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01章 亲临

第501章 亲临

  一泡茶喝完,程墨起身走了,看着他施施然消失在花木之后,霍书涵也沉下脸,走了。更新最快顾盼儿赶紧吩咐婢女收拾收拾,然后抱起佳佳去追程墨了。

  程墨没有回她的院子,而是去了赵雨菲那儿。

  赵雨菲已经睡下了,孩子没有跟乳娘睡,就睡在她身边,眼睛紧闭,长长的眼睫毛像扇子似的,轻轻颤动。

  屋角留了一盏灯,房中有光,听到推门声,赵雨侧身一看,待看清程墨的身形,忙掀被起身,道:“这么晚,你怎么来了?”

  程墨“嗯”了一声,先去看床上的宝贝女儿。小女孩儿好象感觉到母亲起身,也跟着睁开漆黑的眼睛,小嘴打了个呵欠,看也没看父亲一眼,又阖上眼,沉沉睡去。

  赵雨菲出去吩咐歇在隔壁的翠花打水来,侍候程墨洗漱更衣。程墨穿中衣往床上一躺,她便轻轻靠了过去。

  两人依偎了一会儿,程墨道:“睡吧。”

  丞相之事闹得沸沸扬扬,赵雨菲也听翠花说了,她不懂为官之道,却也希望程墨能接受皇帝的任命,成为本朝最年轻的丞相。程墨不提,她便不会主动提起这件事,温顺地应了一声:“好。”两人歇下了。

  她坐月子时,程墨歇在这里,两人并没有敦伦,如今她出了月子,刚躺下不久,程墨的手便不老实起来了。

  一番欢爱,酣畅淋漓,程墨卧在她身上,舒服地吁了口气。还是她好啊,不似霍书涵非得说服他,也不似顾盼儿会察言观色,首鼠两端,一想起他们两个,程墨就烦得不行,又轻轻叹了口气。

  赵雨菲自怀孕至今,始得雨露滋湿,刚才沉浸在满足里,程墨轻吁时,她没注意,这时缓过劲儿,听到程墨的叹气声,一双白白嫩嫩的手环住他的脖子,轻声道:“船到桥头自然直,五郎何必不开心?”

  程墨伏在她饱满的酥胸上,轻笑道:“嗯,雨菲说得对。”一张口,便含住了唇边那棵红樱桃。

  赵雨菲嘤宁一声……

  一夜无话。程墨早上起床,在院中练习拳脚时,只见一个身着粉红衫子白曲裙的少女婀娜多姿地走了进来,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,像随风摆动的杨柳。

  少女在离他三尺处站定,行了一礼,道:“锦儿见过东家。”

  程墨定睛一看,可不就是那个很有个性的华锦儿?她长高了半个头,身子骨长开了,脸上稚气不再,有了少女的沉静温柔,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黑白分明,望向程墨时,小脸一红,便有些妩媚的样子。

  程墨收拳道:“一大早的,你这是干什么呢?”

  华锦儿扬了扬手里小盒子,道:“我给二姑娘送衣衫呢。我娘说,我们在府中白吃白住,实在过意不去,一有空闲,便给二姑娘做几件衣衫。”

  说着,把小盒子打开,上面整整齐齐叠了六件婴儿衣衫,比巴掌也大不了多少的衣衫,衣襟上却绣着丝线,可见用了不少心思。

  程墨看了,故意道:“都是你娘做的?”

  其实收留华掌柜的妻儿,只是因为华掌柜为宜安居的生意四处奔波。这个时代家里没有男人,只有两个女子过活,会受地痦无赖勒索欺负,上次华掌柜一去一年多,便有人趁夜爬墙,意欲调戏华掌柜的妻子何氏,幸好何氏叫喊起来,把登徒子吓走。要不然程墨也不会把何氏母女接进府中住下。

  霍书涵明白程墨的心意,拨了四个婢女和两个粗使仆妇侍候她们,又按月支付她们月例,何氏过意不去,才想着给刚满月的孩子做衣衫。

  华锦儿邀功道:“我和我娘一起做的。”

  她抽出第二件小衣裳,衣襟和袖口都绣着一朵朵含苞欲放的桃花,栩栩如生,跟真的似的,好象一阵风过来,就能嗅到芳香。

  “这是我绣的哦。”她得意地扬了扬小衣裳,小脸神彩飞扬。

  “不错不错。”程墨装模作样的点头。府里有裁缝绣娘,哪里用得着她母女做什么绣活?不过人家一番好意,他不忍拒绝罢了。

  华锦儿得意洋洋把小衣裳放进盒子里,雪白修长如天鹅的脖颈一扬,道:“我进去啦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程墨继续练他的拳脚,屋里说话声有一句没一句地传进耳膜,赵雨菲过意不去,说了很多客气话,又拿一对赤金手镯戴到华锦儿的腕上,华锦儿一个劲在推辞。

  想到华锦儿这丫头着急忙慌的模样,程墨唇角不知不觉勾了勾。

  院子里又有人进来,程墨并没在意,直到那个熟悉的声音道:“大哥好兴致。”

  普天之下,会叫他大哥的只有一个人。

  程墨一拳打出去,听到这一声,惊吓之下,收势不及,手肘差点脱臼,转头望去,只见一个中等身材的青年静静地站在那儿,好象已经站了很久,又好象刚到。

  “陛下光临,臣有失远迎,罪该万死。”程墨赶紧行礼觐见,又骂跟在刘询后面的翠花:“怎么不禀报?”

  刘询曾在程府住过,府里的老人谁不认识他?

  翠花嘟着嘴,委屈地道:“陛下不让说。”

  刘询含笑道:“是我不让她禀报的。大哥把这套拳打完,我们兄弟到书房叙话吧。”

  哪能让皇帝在这儿等着?程墨道:“臣已经打完了。陛下恕罪衣冠不整之罪,请到书房奉茶。”

  刘询道:“大哥不用客气,朕旧地重游,倍感亲切。好久没在府上用早膳了,不知大哥吃过早饭没有?朕可是一心过来蹭饭的。”

  “臣也没有吃。陛下请。”程墨束手做请,只穿家居常服,和一身禅衣的刘询去了书房。

  翠花收到程墨离去时的眼神儿,再笨也懂得飞奔去厨房传话了,很快,包子、稀粥、点心、小菜等吃食便送到书房。

  刘询提起筷子先夹包子吃,叹道:“御厨怎么也做不出府上包子的味道,还是这里的包子好吃啊。”

  说话间,大大咬了一口。

  程墨干笑道:“若陛下不弃,就让厨子进宫侍候陛下好了。”

  “君子怎么能夺人所好?朕想吃,自己过来就行。”刘询说着,又大大咬了一口。

  程墨额头的汗唰的一下下来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13938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