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02章 劝说

第502章 劝说

  感谢帅哥の浩浩投月票。

  包子再好吃,两个大包子下肚,也饱得不行了。

  刘询现在就饱得差点打嗝,好在吃食撤下,茶具也端了上来,程墨煮水烹茶,几杯浓茶下肚,解了饱涨感,他眼望程墨,希望他先起话头,问问自己此来的用意。

  程墨专注泡茶,好象世间除了泡茶,再没有别的事了。

  眼看茶水色作淡黄,程墨续水换茶,准备再泡第二泡,刘询沉不住气了,轻咳一声,道:“这清茶消食,再喝,朕可就饿了。”

  程墨抬眸看他,一双如深潭般的眼睛一眨不眨,很有天然呆的气质,道:“臣疏忽了,陛下稍等,臣这就让人上点心,有臣府上自己做的玫瑰糕、绿豆糕,也有素芳斋买来的糕点。”他认真说完,还不忘解释一句:“素芳斋最近新出了一种点心,叫什么枣泥糕,盼儿很喜欢吃,常叫人去买。”

  刘询哭笑不得道:“朕是来尝糕点的么?”

  玫瑰糕宫里也有,还是许平君喜欢吃,派御厨到永昌侯府学了半天,算是比较正宗,他吃着觉得还不错。可是他今天来,有更重要的事,主动要求在这里吃早饭,不过是为了亲近,消弥冷战留下的痕迹。这个大哥,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。

  果然,程墨接下来一句:“那陛下来做什么呢?”

  要不是早有心理准备,刘询就要坐不住,滋溜一下,掉椅子下了。他来做什么,程墨不是应该心知肚明吗?

  看着那双故装不明所以的眼睛,刘询心头打了个转,似笑非笑道:“大哥病了,朕来探病,没想到大哥生龙活虎在院中练拳,唉,朕为免大哥背负欺君之罪,只好装作不知了。”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程墨被口水呛着了,咳了好几下,才起身行礼,道:“多谢陛下关爱,臣前几天偶感风寒,确实是病了,请医延药,今天才好些,刚能起床,就练练拳,出出汗,希望能好得更快呀。”

  你就骗鬼吧。刘询腹诽,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只是看着程墨。

  程墨心里有鬼,尴尬得不行,右手握成拳,凑到唇边,低低干咳一声。

  桌上的瓷壶水沸了,水蒸汽蒸腾而上,模糊了刘询的视线,程墨有些发热的脸庞才感觉好了些。他坐下假装泡茶,低下头,不去看刘询的视线,没办法啊,皇帝威权越来越重,气场越来越强大,自己可真有点吃不消了。

  程墨来自现代,没有皇权至上的思想,可他睁眼说瞎话,被人当场识破,做不到无所谓,唉,还是脸皮不够厚呀。

  刘询见他到这时候还不肯低头,便重重“哼”了一声。

  程墨不解,停了手里的茶壶,抬眸看他。

  刘询为人谦和,当了皇帝后,谦和不改,那时霍光还大权在握,程墨以为他能忍,没想到霍光退后,他对待朝臣们依然谦和,对他这个大哥更是没有一句重话,两人难得有分岐,他也不仗着自己是皇帝,拿威权压人,而是心平气和的讲道理,商量出妥当的办法。没想到今天他摆起了皇帝的谱。程墨有些想笑,唇角刚向上勾,一看他那张没有表情的脸,又赶紧敛了笑意,站了起来。

  皇帝没让他坐呢,他自作主张坐下,难怪皇帝要“哼哼”了。看来,今天不表态是不行啦。

  刘询不再理他,自顾自端了刚泡好的热茶喝了一口,刚换的茶泡出来的茶水就是不一样啊,刘询喝得津津有味,一脸陶醉。

  刚才两人你一杯我一杯,喝了一泡茶,也没见他脸上露出这种表情,程墨状似恭敬,心里很不以为然,做作揖行礼状站着。

  刘询把一杯茶慢慢喝完,程墨还是没有任何言语,他心里极是不快,脸一沉,把茶杯重重往黑檀木茶盘上一搁,薄薄的唇紧紧抿成一线。

  这是生气了?他难得生气,一生气便是这副臭德性。皇帝一怒伏尸百万,何况是跑上门来伏低做小,面子挂不住的皇帝?天知道惹得他老羞成怒时,又会发生什么事?程墨打定主意,陪了笑,道:“陛下,臣自问没有处理政务和经验,甫一转为文官,便是文官之首的丞相,这民政,臣真的没有信心做好,与其勉力而为,最后落得万人唾骂,还不如一早袖手。”

  要是在史书上留下一个无能的名声,遗臭万年,那还不如不做呢。虽说小时候老师让写长大后的理想时,他也曾想当科学家,当政治家,可事实摆在面前,前世他是打造了一个超级商业王国,跟政治家科学家一毛钱关系都没有。

  刘询翻了个白眼儿,道:“我继位前,也没当皇帝的经验。”

  他一向少年老成,为人端方,这时陡然做起翻白眼的动作,不见轻松,反而把程墨恶心到了。可一细想他的话,又何曾不是呢,没有做到,谁能一锤定音,自认不行?

  刘询见把他说得哑口无言,开始循循善诱:“霍大将军几个儿子已不在朝堂,唯有你这个女婿,难道他不会动用手中的人脉支持你?你有难以决断的事,难道不能请教于他?现在你又成了苏卿的女婿,他根基虽不及霍大将军,这人脉也不少吧?他只有一个女儿,偏偏嫁了你。”

  程墨总算明白了,皇帝不想霍光大权独揽,却想得到他的人脉,想要得到他处理政务的经验,那通过什么方式得到呢?他便是桥梁了,如果这么看这件事的话,或者他这丞相将就着当个一两年,待皇帝坐稳龙椅,也就可以挂冠离去了。

  程墨道:“陛下容臣想一想。”

  这件事,他真的得好好想想。

  刘询见他不再坚决拒绝,算是让了一步,只要肯让步就好,他脸色稍霁,道:“大哥快请坐下说话。”

  你一会儿端皇帝的架子,一会儿又跟我谈兄弟情义,累不累啊?这回轮到程墨哭笑不得了。他道了谢刚坐下,便见窗外人影一人,攸忽不见。

  这幢府邸原是赵王府,建造时为了通风采光良好,窗户开得极底,只有半人高,这时天气暖和,窗又开着,刚才过去的女子身材高挑纤细,不是青萝是谁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13938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