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05章 几岁可为相

第505章 几岁可为相

  霍禹回应他的,是重重的一声:“哼!”提起面前的洒杯,一仰而尽后,冷笑道:“我看他八字太硬,娶谁克谁,娶了我家小妹,害得家父退隐,娶了苏氏,苏执差点连命都没了。”

  总算说到重点了,张勉忙道:“这是怎么说?”

  一边说,一边目不转睛地看他,竟忘了为他斟酒。

  霍禹好色,喜好胸大的女子,莳花馆的伎子身材冠盖京师,腰细胸大,没别处可比,要不然张勉怎么会约他在这里见面?他已为莳花馆的红伎香香姑娘赎身,这香香姑娘一双,偏生腰肢细细,不盈一握,深得霍禹欢心。

  香香姑娘这会儿就在隔壁,只待他一声呼唤便进来,没想到杀手锏没出,霍禹却说出苏执生病的真相,于张勉不异石破天惊。

  霍禹嘲笑道:“还不是苏执见家父已退,急于另找靠山,程墨深得圣宠,他不上紧着巴结,把女儿嫁给他,要巴结谁?可笑人算不如天算,程墨八字太硬,成亲第二天就把苏执克成了风疾,只好巴巴地到我府上请了曾太医过去诊治。”

  他原先对苏执印象还是不错的,可苏执竟然把女儿嫁给程墨,和他妹妹争宠,这就不能忍了,他开口闭口直呼两人的名,实是对两人再无半点好感。

  “风疾!”张勉很清楚,得了风疾是什么症状,有什么后果。这么说来,苏执是真的病了,而且再无重返朝堂的可能。那他接下来要做的,就是把程墨拉下马了。深得圣宠又怎么样?男人心,海底针,何况高高在上的皇帝。

  霍禹冷笑道:“是啊,风疾,也不知是不是他暗中搞鬼,要不然,为何陛下要他接任丞相一职?”

  谁是最大得益者,谁有作案动机嘛。霍禹满心眼里认为程墨一定用了什么手段,把苏执弄成这样。昨晚他向父亲请安时,也是这么说,不过挨了父亲一顿训。

  别人不知道,霍光却是清楚的,自从听程墨的劝退隐,他的头痛之症可是好久没有发作了,以前几乎每天都要发作,疼得他死去活来,只好把曾强留在身边,发作时有曾强施针,才好受点。

  三天回门后,程墨特地过来一趟,既是探望霍光,更是把苏执的病情详详细细地告诉他,两人在房中谈了一个时辰,程墨离去后,霍光暗呼好险,自己若继续操劳国事,说不定就要步苏执后尘了。

  因而,他训斥霍禹的语气严厉了些,霍禹心头的火气到现在还没消呢。

  张勉强忍心中的惊涛骇浪,挤出笑容道:“生辰八字之说终究虚幻,作不得准,难道程墨曾对苏执做过什么?”

  最好的办法,莫过于下药了,他是新姑爷,要下药有的是机会啊。

  霍禹可没想那么多,抢过张勉手里的酒壶,给自己斟酒,随口道:“我怎知道?”

  一切,不过是他的猜测而已。

  酒壶已经空了,霍禹看了看从壶里倒出来的半杯酒,瞟了张勉一眼。

  张勉干笑两声,道:“我这就让人送酒来。”赶紧起身去外面叫人送酒菜来,又把香香喊来。

  香香姑娘身着素白色曲裾裙,胸前两颗大圆球直欲裂衣而出,走动间触目惊心,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  “见过四郎君。”她讨好地笑着,向霍禹行礼。

  张勉趁机退了出去。他盘算一夜,想着怎么趁程墨请假这段时间放出风声,明面上看,程墨没有什么好弹劾之处,可只要是人,一定有缺点,有拿不到台面上的事,只不过他没有发现罢了,先把程墨的名声搞臭,再着人弹劾他,让皇帝生了芥蒂再说。

  第二天,上朝之前,他把心腹家人叫来,细细叮嘱一番,然后才上车出府,朝未央宫赶去。到了宫门口,遇上程墨,还主动打招呼:“卫尉,早啊。听说卫尉病了,某正要去探望,没想到卫尉却销假上朝了,不知病可痊愈了?”

  因为要叮嘱心腹家人,他比往常来迟了一刻钟。

  程墨几天没上朝,今天车驾陡然出现。候在宫门口的同僚们少不得问个好,说上两句,这会儿围着他说话的人刚散了些,露出一点空隙,便被张勉盯上了。

  “多谢太常关心,不过是风寒,没什么大病,养了几天,也就好了。”程墨笑吟吟道。

  “是啊,这天气,时冷时热,最易着风寒了。”张勉打个哈哈道。

  旁边听到这句话的人脸色便有些古怪,这都初夏了,天气一天比一天热,哪有时热时冷?这位太常大人莫不是没睡醒?

  偏偏程墨还笑着应道:“是啊是啊。”

  两人互相打哈哈之际,时辰到了,宫门开启。

  文臣那一列,第一个位子空着,张勉跽坐时,不免多看了那张席子两眼,目中光芒一闪而过。

  刘询乔装改扮去永昌侯府的事,并没人知道,不过能当官的都不是傻瓜,既然程墨上朝,想必朝中要有人事变动了。

  果然,在百官奏事之前,中常侍小陆子出来宣诏,皇帝准了苏执请辞的折子,任命程墨为丞相。

  小陆子宣完诏退到刘询身后站定,殿中众臣还没回过神,消息灵通的朝臣虽得到消息,皇帝有可能要封程墨为相,但也只是有可能,消息不灵通的人基本就没听过,很多人津津乐道的是苏执刚嫁完女儿,便病了。

  程墨行礼道:“臣领旨谢恩。”

  本来只是答应先肃清吏治,皇帝倒好,干脆把丞相的官帽给他戴上,这时候就不好再辞了,要不然皇帝的脸面往哪搁?

  程墨谢恩毕,走到文臣之首那个空位坐下,刚好坐在张勉前面。张勉一双眼珠子快凸出来了,他刚得到确信,要图谋这个位子啊。

  他心里骂娘的功夫,已有人出来反对了,乐圆第一个跳出来,道:“陛下,程卫尉虽于陛下有大恩,只是实在太年轻了,他才二十二岁吧?如此年轻,何以担此重任?”

  刘询见程墨接旨,心情大好,也不跟乐圆计较,笑吟吟道:“甘罗十二岁为相,程丞相已经二十二了,比甘罗还年长十岁,如何不能为相?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22226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