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06章 有如菜市场

第506章 有如菜市场

  今天的早朝,陶然本来有本要奏,可是百官行礼参见毕,皇帝立即宣诏,接着乐圆跳出来反对,朝堂上乱了套,有说程墨太年轻,资历不够,不能为相的,有说程墨年轻有为,乃是年轻一代的代表,丞相之位舍他其谁的。

  总之,殿中乱成一团,一大半朝臣都撸袖子上前论战了,人声鼎沸中,皇帝的声音都被掩没了,最后只好作壁上观。

  陶然无奈地捏了捏袖中的奏折,这可是他准备了三天才写好的啊,看来今天是递不上去了。他轻轻叹了口气,望了一眼正慷慨陈词的晋安侯,准备随时出战,支持程墨。

  今天是大朝会,勋贵们也要参加。晋安侯听说程墨病了,每天去永昌侯府探望,每次都被拦住,只好焉焉回去。没想到程墨的病居然好了,来上朝了,接着皇帝第一件事就是宣布任命程墨为相,这是刘询继位后任命的第一任丞相,而原来大权独揽的大将军只领工资不干活,那么,是不是可以说,程墨成为继霍大将军之后,权倾朝野的人物?这条粗腿,他得紧紧抱住才是啊。

  晋安侯拿定主意,要成为程墨的急先锋,这会儿正卖力地反驳反对派乐圆的话:“……你说程丞相没有处理政务的经验,难道谁生来就会处理政务不成?你也不是一出生就是太中大夫嘛……”

  只因为乐圆一句程墨没有处理政务的经验,便被晋安侯一方再三拿出来反驳,开始他还会解释一下,程墨是卫尉,位属武将系统,虽说武将转文官在本朝是常事,可这一转过来,便高居丞相之位,也是不大合适的,但是几人拿他的口误说事,他便烦了,厉声道:“下官当然不是一出生便成为太中大夫,可下官也没有不自量力……”

  他老羞成怒,声色俱厉,坐在勋贵第三位的安国公不乐意了,打断他道:“你既自称下官,何敢如此穷形恶相对晋安侯说话?”

  晋安侯好歹是列侯,那是世袭的勋贵,乐圆只不过是食俸二千石的文官,身份地位跟晋安侯差了不止一条街,如此和晋安侯说话,难怪被安国公抓住错处了。

  安国公刚才也反驳了乐圆阵营,乐圆自然明白他是自己的对手,打叠起十二分精神应对,可他一针见血,乐圆只好勉强行礼道:“下官知罪。”

  安国公并不想就此放过他,一副上官教训下属的口气道:“晋安侯的爵位是太祖皇帝所封,自祖上传下来的,你这么不尊重他,便是不尊重他的爵位,不尊重他的爵位,便是不尊重太祖皇帝,知道了么?以后切切不可如此。”

  就因为他情急之下一句口误,连太祖皇帝都搬出来了,东拉西扯地扯到不尊重太祖皇帝头上,这叫什么事?乐圆气得眼前阵阵发黑。

  光禄卿吴瑭虽然一向不喜乐圆古板固执,可大家同为文官一脉,站在大局上考虑,他也得拉乐圆一把,再者说,吴瑭是光禄勋的长官,光禄勋既是皇帝的智囊团,又是候补官员集中营,说一句文官们出自光禄勋也不为过,他也是竞争丞相的有力人选之一,现在皇帝不声不响把这位子给了程墨,他心里也极不舒服。

  看安国公摆出勋贵上官的派头,他轻咳一声,似笑非笑道:“安国公爷,扯远了。”

  安国公能对一个太中大夫摆派头,对吴瑭可不敢,当下微微一笑,道:“某也是就事论事。吴大人公务繁忙,可不要疏于对属下的管教才好。”

  乐圆跟他分属不同衙门,哪肯往自己身上揽,马上道:“此乃丞相责职。”

  众朝臣齐唰唰把眼睛投向程墨。朝堂上吵成一团,唯有一人高坐首位,却眼观鼻,鼻观心,有如老僧入定。

  程墨好象意识不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他脸上,连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  殿中难得安静一下,刘询赶紧道:“此事无须再议,退朝。”

  也不管臣子们有没有事要奏了,先把这件事定下来再说,待明天程墨走马上任,已是既成事实,这些人再反对也没用了,如果他们阴奉阳违,那就是程墨的事了,他最多在必要的时候配合一下。

  群臣正说得兴起,突然听到“退朝”二字,不由一怔,就这一怔的功夫,刘询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

  皇帝都站起来了,你好坐着?于是臣子们什么表情都有,赶紧站起来行礼:“恭送陛下。”

  刘询朝殿门口走去,小陆子却留下,来到程墨身边,悄声道:“程丞相,陛下宣。”

  程墨点了点头,也顾不上见皇帝走出去,马上论战起来的同僚,立即出殿,跟了上去。他到宣室殿,刘询刚刚坐下,面前摆了四碟子点心,小泥炉烧得正旺,看这样子,是等程墨过来,一起煮水烹茶了。

  程墨行礼毕,坐了。

  “大哥可看出来了?他们没把朕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啊。”刘询道。

  他高高坐在上头,看着底下像菜市场一般吵吵闹闹,心里一团火越烧越旺,如果坐在龙椅上的人是他的祖父武帝,这些人敢当着他的面吵成一团么?敢把他的任命不当回事么?越看他们吵得凶,他越想好好清洗一番,把那些对自己不忠心的臣子剔出去,再一个,这些人是霍光任命的,是旧臣,要用,也得挪一挪位置,让这些旧臣变成为他效命的臣子,而不是领着他的俸禄,却自认为是霍光的人。

  清洗迫在眉睫啊。

  程墨理解他的心情,因而在朝堂上,他明明是旋涡的中心,却一副置事身外的样子。

  “陛下,哪些人可用,哪些人不可用,可有什么吩咐么?”

  你要保什么人得提前跟我打一声招呼,要是不打招呼,我就用我的方法来处理了。

  刘询深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勋贵暂且别动,武将也不宜大动,文官却是非动不可的。”

  “诺。”

  “只要处理公正,无人不可动。”

  “诺。”

  刘询一锤定音,文官非得大动,哪怕忠于皇权的,也得敲打敲打,让这些人变成忠于他。程墨心领神会,也就按昨晚自己想好的方法来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2222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