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07章 计谋

第507章 计谋

  张勉只这么犹豫一下,便再也插不上嘴了,他堂堂太常,九卿之首,难道跟一群小弟抢发言权不成?不过他一双眼睛可自始至终从没离开过程墨,见程墨连眼皮都没动,不禁暗暗佩服,如此年轻,能这么沉得住气,实在出乎他的意料。

  散朝后,群臣三五成群议论纷纷往外走,他慢悠悠走在后面,出了宫门,并没有去公庑,而是立即回府,并派心腹小厮把几个同僚叫来。

  太常府占地几十亩,亭台楼阁美仑美奂,做为书房的院子曲桥假山应有尽有,景色极美,方便张勉处理公务、会客之余,在院中散步,欣赏美景。

  书房门隐藏在翠绿的藤萝之中,极是隐蔽,陌生人要闯进书房,还真办不到。

  张勉坐在主位上,左手边是接替黄霸担任丞相长史的唐劬。唐劬今年三十二岁,正是年富力强的年龄,他受举荐成为丞相长史,上任才两个月,却没想到他正要大展鸿图时,对他有提拔之恩的苏执突然病倒了。这些天他天天往丞相府跑,不过同样不得通报,只是好不容易探听到,出阁的苏妙华回府侍疾。

  他是张劬的同乡,受张劬举荐进京为官,一接到消息马上赶了过来。

  张劬右手边是太史令左丰。左丰长相俊朗,颌下三络长髯非常飘逸,这个时代,男人的审美观一是皮肤白哲,二是胡子长得好,他两样都齐了,更兼一双丹凤眼,顾盼之间神采飞扬,虽已年过四旬,但面如冠玉,玉树临风,还是让怀春少女心折。

  他少年时曾和张勉一起游学,两人相交莫逆。

  张劬对面是祭酒赵丹,虽然食俸只有六百石,却是当世闻名的大儒,祭酒主管教育,他为人师表,可以说桃李遍天下。

  赵大儒一向对程墨不满,说他少年得志,总归不是好事,因而,今天张劬也把他请来。

  四人坐定,张勉道:“今天朝堂上的闹剧诸位都看到听说了吧,不知有何感想?”

  他不提还好,一提起这个,赵丹便气愤愤地道:“真是笑话,一个年方二十的小娃儿,居然忝为丞相,难道我上邦天朝没有人才了么?怎能任命这样一个臭未干的小子为相?”

  早朝上的事随着朝臣们的离去,已传得沸沸扬扬,赵大儒一听胸膛都要气炸了,只恨自己没有上朝的资格,要不然一定成为反程斗士。他踏进太常府时才努力克制下来的怒火,被张勉一句话点燃,不由得连珠炮般攻击刘询这新的人事任命。

  那是能连续讲两个时辰课不喘一口气的人才,他一开口,哪有别人说话的余地?

  张勉只是说说开场白,没想到一个时辰过去了,赵大儒牢骚还没发完,只好打断他,道:“世美,今天请你们过来,是想商量商量,怎么打消陛下的想法。”

  你只会发牢骚有毛用,重点是怎么让皇帝收回成命啊。

  左丰看赵丹像炮仗一点就着,也道:“就是,且听听太常怎么说。”

  赵丹只好气愤愤地闭嘴,可脸色涨红,胸膛起伏不停,却是气还没消,而且有越说越气愤的趋势。

  张勉赞赏地看了左丰一眼,道:“诏书已下,想来他不日就要上任,让他政令不能下行,还须子浦出面呀。”

  赵丹字世美,唐劬字子浦。唐劬是丞相长史,说白了,就是总理的秘书长,重要性不言而喻,所以现阶段,张劬把搞乱的任务交给他。

  左丰看了唐劬一眼,道:“太常邀我们过来,只是请子浦出面么?”

  早朝时,左丰可是反程急先锋,他真心觉得程墨没有军功,没有处理政务的经验,又实在太年轻了,一个二十二岁的青年,能成为这么大一个国家的丞相吗?开玩笑吧。

  其实不只是他们,很多朝臣都认为,刘询公器私用,只为程墨对他有恩,便把程墨扶到力所不能及的高位,他们这些自认为对皇帝忠心耿耿,一心想上达天听的人来说,这是无法容忍的。

  可是张勉把任伤交给唐劬,左丰和赵丹却没有任务,不免让左丰心里不快。

  张勉微微一笑,道:“我请诸位过来,是想商量怎么扳例程五郎,只有子浦一人出面怎么够呢?我们要结成同盟才是。”

  左丰心里那点不快立即烟消云散,脸上有了笑容,道:“太常有话但请吩咐。”

  外面有心腹小厮把守,任何人不能靠近,可张勉还是压低声音,说了几句话,道:“如此一来,他纵然厚颜无耻,知难而不退,也会成为笑话。一个成了笑话的丞相,就算陛下想扶持他,也扶不起。”

  左丰和唐劬都低声笑了起来,只有赵丹道:“这样所为,有些不大光明磊落。”

  张勉道:“对小人,自然得用小人的手段,无需事事讲大道。”

  “是啊,世美,你也不希望姓程的霸住丞相之位不放吧?”左丰道。

  赵丹思忖良久,长叹一声,道:“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吧。”

  张勉等三人见他没有异议,都抚掌大笑起来。

  四人在书房商议的时候,程墨到了丞相的公庑,召各属官议事,如丞相司直、丞相长史、丞相征事、丞史史、丞相史等人都到了,只有丞相长史唐劬缺席。

  “唐长史去哪儿了?”程墨高坐上首,扫了一眼各属官道。

  昨天他答应刘询之后,马上去苏执府上,跟苏执说一声,又细细询问雨生一番,对丞相公庑各属官的脾气性情来历有个大致了解,然后再赶去大将军府,和霍光细详谈一个时辰。

  据雨生说,唐劬兢兢业业,从没迟到早退过。想来也是,他刚上任两个月,要搁现代还没过三个月试用期呢,哪敢松懈?可是程墨第一次点卯,这人却没在公庑。

  丞相办公的公庑位于御街,在未央宫左侧,出了宫门左走,不过一刻钟也就到了,公庑是一座三进的院子,除了丞相的办公场所,便是各属官的办公室。上班时间,唐劬能去哪儿呢?

  丞相征事高迪想了想,道:“下官刚才恍惚见唐长史出去。”

  他要去茅厕,遇到唐劬匆匆往外走。唐勉瞧见他,还跟他打招呼来着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22226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