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09章 恨意

第509章 恨意

 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。

  唐劬被两个粗使仆役强行拖下去,杖了二十下笞刑,后背、屁股、大腿鲜血淋漓。

  他奄奄一息被抬上来的时候,何阳、高迪等人的脸色都变得惨白,望向程墨时,有惊惧,更多的是敬畏。这位年轻得不像话的丞相,可真够狠啊。

  唐劬仰起头恶恨恨地盯着程墨,如果眼神能杀人,他早把程墨杀死了。

  厅中寂静无声,众属官都忘了呼吸,程墨的眼睛扫向哪里,哪里的属官便低下头。倒不是他们没骨气,实是他们没有想到,程墨会拿唐劬立威。唐劬在地方上素有才名,受太常张勉举荐,苏执亲自任命为长史。

  程墨清朗的声音打破了厅中的寂静:“以后若有违反者,本官一律严惩不怠。”

  “诺。”这一声应诺很整齐,只是未免中气不足。

  “好了,送唐长史回家歇息吧,先请大夫上上药,敷敷笞伤。本官特准你三天假。”程墨难得地露出笑容,这笑容看在唐劬眼里,就跟给鸡拜年的黄鼠狼似的。

  高迪因为自己无意中一句话,害得唐劬被笞,不免内疚,先向程墨请示:“丞相,唐长史的家眷没有在京,可否容属下送他回去,为他请个大夫瞧瞧?”

  笞刑就是用规定好尺寸的竹杖行刑,受刑者趴着,受刑的范围有屁股、腰背、腿,一般都是对着屁股招呼的,瞧唐劬这伤,屁股上渗出血,后背也血淋漓,却是不知为何。

  程墨立完威,当然要示之以恩,他脸部线条柔和了些,笑容明亮,道:“本官准了。”

  “谢丞相。”高迪松了口气,丞相大人准了,他送唐劬回去,就不算早退,不用吃竹杖了。

  唐劬腰下、屁股、大腿辣地疼。他家境殷实,自小没挨过父母一根手指头,长大后更是养尊处优,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?屈辱如蛇般吞噬着他的心,疼痛处又让他恨恨咬住下唇,不让自己呼叫出声,他丢不起那个人。

  程墨道:“今天就到这里吧,都散了。”

  总算散了!何阳等人长长吁了口气,只觉中衣都湿透了,待程墨起身走了出去,他们想迈步,只觉两条腿软绵绵的,像踏在棉花上,何阳心想,这位程丞相,可比苏丞相厉害多了,以后得打起十分精神,好好侍候。

  众属官同样觉得程墨难侍候,大家互相看看,连相约坐一坐,抒发一下心中感想都不敢,互相拱拱手,回各自班房了。

  这个时候,高迪才敢叫唐劬的小厮进来,把唐劬送回家,又让小厮去请大夫。

  一路上,唐劬紧闭双眼,想着张勉在书房中说的话,心里暗暗冷笑。张勉相邀,他赴约,还是看在张勉举荐之恩的份上,待张勉说出让他利用丞相长史的身分,拖程墨后腿的话,他心里还很不以为然,想他堂堂一方名士,进京在丞相公庑屈居长史之职,已经够闹心了,怎么能做此卑鄙之事?他答应张康,也是不得已。

  现在程墨一言不合便把他打得鲜血淋漓,叫他怎么不恨?还好有张勉撑腰、主事,以后有的是机会把程墨扳倒。决心既下,便觉得伤处不那么疼痛了。

  高迪见他闭目养神,以为他伤着筋骨,心里越发内疚,只是路上人来人往,他被程墨吓得狠了,生怕隔墙有耳,一句安慰的话也不敢说,直到进了唐劬的家,让小厮去请大夫,才关上门,叹着气道:“为兄实是未料到丞相会整治属官,问起你时,曾说你刚外出不久。没想到丞相为此为由,拿你杀鸡儆猴。子浦啊,为兄对不起你啊。”

  高迪比唐劬年长三岁,私下来往,都是以兄长自居。

  他这一番话声泪俱下,实是内疚不已。

  唐劬微微张开眼睛,看了浊泪滚滚而下的高迪一眼,故意有气无力地道:“高兄切切不可如此自责,我们一向懒散惯了,丞相要严明纪律,也是应该。现在不是苏丞相在位的时候了,以后高兄行事务须小心,不可叫丞相抓住痛脚。”

  高迪内疚的同时,也有同样的想法,好在程墨颁布了规定,只要遵守规定,想必他拿自己没辙,听唐劬这么说,他连连点头,道:“正是,以后我们都小心些,别违反他那规定了。”

  唐劬闭了闭眼,像是养了会儿精气神,然后道:“只是为弟刚为长史两个月,便受此处罚,想来为弟才疏学浅,不称职啊。”

  其实他任丞相长史两个月,处理的公务加起来不足五件,都是些小事,转到他这里时,只需他签个名。这些天,他也常感叹这个职位清闲是清闲,只是抱负难伸。程墨深得圣宠,既任丞相,想来是皇帝要放权,要恢复丞相的职能,可是他能让程墨如愿么?他唇边禁不住闪过一丝冷笑。

  高迪再三安慰,又待小厮请来大夫,看大夫敷了伤药,他为唐劬掖好被角,看着唐劬沉沉睡去才离去。

  这一天,高迪没有流连青/楼,而是回了家,把自己关在书房。

  高迪刚走,唐劬便叫小厮磨墨,趴在床上写起了什么。他受的是皮肉伤,并没有伤到筋骨,手臂手腕更没有伤到丝毫,笔还是能拿的。

  他写好一封信,派小厮送到太常府,然后才真的睡去。

  散会后,程墨便回了办公的公庑。这间公庑一直是苏执的办公室,摆设布置有些老气,程墨吩咐把博古架上的古玩收入库房,重新拿几件出来摆放,空出一些地方,放了两盆植物,然后吩咐把积压的文件抬上来。

  全国送来的奏折并不是一开始便送往宣室殿,由皇帝批示,而是先送到丞相公庑,由丞相看过后,附上处理意见,再送进宫中,由宫中的内侍分拣,分门别类送皇帝批示。要是所有的奏折一古脑地送到刘询那里,刘询就是一天看十二个时辰,也看不过来啊。

  不过,自武帝设外廷,外廷的最高长官为大将军后,大将军代替了丞相的职能,这丞相就成为摆设,所有的奏折都送到大将军的公庑了。

  刘询继位后,霍光继续揽权,连他都是摆设,何况苏执?因而,抬到程墨面前的奏折并不多,只有十多本,都是刘询批示后发下来,还没送回地方的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22227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