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10章 惊惧过度

第510章 惊惧过度

  感谢a5244a打赏。

  程墨翻了翻面前的奏折,有奏报今春雨水充足,适合农田灌溉的,有奏报辖区内风调雨顺,太平无事的,都是些地方上的小事,其中不知有几成是真的,或者地方官报喜不报忧呢,刘询的批示是:“知道了。”

  每天送到宣室殿的奏折,最少满满两大筐,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。程墨在奏折上署了名,加盖丞相的大印,吩咐依程序发送下去,便提笔开始写奏折。

  第二天散朝,程墨去宣室殿见驾,把奏折递了上去。现在大将军依然是霍光,他有扶立之功,但凡有一口气在,刘询都会保留他的官职,这是对待恩人应有的态度,要不然岂不寒了天下人的心?

  这么一来,权力中心便只能重归外廷了,外廷的长官是丞相,要不是出于这种考虑,刘询又何必亲自到永昌侯府劝程墨就任呢?

  奏折上是肃清吏治的方略。刘询看了,细细想了一会儿,道:“大哥需要朕如何配合?”

  程墨道:“臣请求陛下放手让臣全力施为。”

 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,他要做的不仅是断人财路,还要断人前程,只要整肃吏治开始,弹劾他的奏折就会如雪片一般,飞到刘询御案,这个时候,刘询的支持便十分重要了。

  刘询自然明白,道:“大哥只管放心去做,朕一定全力配合。”

  不仅是支持这么简单,有什么需要,只要程墨吱一声,他都会配合。

  和聪明人说话,不用说得那么细,点到为止即可。程墨行礼谢恩,告辞出了宣室殿,赶回公庑。出了未央宫,他便下令收起仪仗,到了公庑门口,不让随从通报,就这么晃晃悠悠地踱了进去。

  门子见是本公庑的主官来了,哪敢阻拦?更不敢往里通报,只深深弯下腰行礼。

  公庑第一进院子的功能是迎来送往,第二进院子是属官们的办公场所,丞相的办公室在第三进,这第三进占地比前两进都大,院子里堆了假山,植了各种奇珍异木,虽没有池塘,却于树林掩映之中有一个亭子,想必是为丞相大人处理公文累了歇息之用。

  当中三间大房,东厢房采光最好,是历任丞相办公之处,程墨的办公室就设在这里,中间是厅堂,机密的事,关系比较好的同僚,会邀到这里叙话,再过去就是西厢房了,里外用屏风隔开,外间空荡荡的,里间床榻被褥一应俱全,却是苏执原来午休的所在。

  程墨接手,自有下面的人更换了床榻被褥,又在外头放了几张红木沙发,两张矮几,一套茶具,一个花瓶,四时鲜花不断。这是投程墨所好了,诏书一下,属官们便打听这位新上司的喜好,据说程丞相最喜喝茶,这些摆设,还是唐劬吩咐人办的呢。

  程墨走过第一进院落,没有属官在这里待客,三间主房都没有人。第二进院落的窗都开着,每间房坐着一位属官,或是低头写着什么,或是低头看着什么。

  他们又有什么公务可办呢?装得这么像。程墨强忍笑意,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。

  程墨昨天拿唐劬立威,把属官们吓得够呛,为了屁股不开花,谁敢不老老实实的,辰时来上衙点卯,然后在班房办公?没有公务,没关系啊,绞尽脑汁总能找点事做。

  就这么着,属官们已在班房坐了一个多时辰了,眼看再有半个时辰便到午时,可以吃些点心休息一个时辰了,人人心情都很不错。

  这个时代的人都是一日两餐,哪怕霍光权倾朝野,也是每天只吃早晚两餐,中午是不吃饭的,他虽然不吃午饭,但不语会呈上从府里带来的点心让他垫垫肚。堂堂大将军,吃两块点心也没人说什么。

  苏执也是如此,每天早上,他要上朝时,厨子会把早起做好的点心装在食盒里,交给跟随的人,一到中午,他在西厢房休息,雨生便提食盒过来。

  上行下效,属官们也从家里带些点心,中午的时候垫一垫,习惯成自然之后,交情好的属官会一起吃,尝尝对方府上的点心,顺便联络联络感情。

  程墨已经走过东厢房,就要迈到厅堂了,何阳猛一抬头,瞥见一个人影过去,不由大奇,今天整座公庑不闻人声,有谁敢不怕挨打,四处乱跑?他起身探出半个身子,伸长脖子望过去,刚好瞧见丞相服的后摆。

  “丞相?”他惊呼出声,随即紧紧捂住自己的嘴,脸上骇得没了血色。老天保佑,程丞相可不要因为他胡乱出声,而发怒。

  程墨听到身后有人叫他,停步转身,回头一看,后面没人。他想了想,走回来,就见何阳双手捂住口鼻,眼睛瞪得大大的。他觉得好笑,温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  “丞相,属下该死,惊扰了丞相。”何阳赶紧以额触地。谁能告诉他,大明天的,程丞相为什么跟个鬼似的到处晃荡,还走路无声?要不是他觉得好象有个人影一闪而过,哪里觉察到有人?

  他惊吓过度,说话的声音不免大了,耳房高迪等人听到,都吓得不轻,赶紧迎出来行礼,道:“丞相仪仗回公庑,我等有失远迎,还请丞相勿怪。”

  其实以前苏执没有传召,他们是不大关心苏执有没有在公庑的,更没有迎接一说,这不是昨天被程墨吓坏了嘛。

  何阳身子不受控制地抖了一下,赶紧补上一句:“属下不知丞相回公庑,有失远迎,祈望丞相恕罪。”

  看廊下以额触地的属官们,程墨敛了笑,道:“你们只管忙你们的,我没事随便走走,不用行礼。”

  “诺。”众人应了,只是心里不大相信,何阳、高迪等人都想,你神出鬼没的,不会是在抓我们的小辫子吧?

  果然,接下来程墨又说了一句:“何司直,以后这考勤便由你负责了。”

  何阳不懂啥是考勤,却不敢问,只好先应下来,等会儿再向程丞相的小厮榆树打听了,说不得,只好送榆树一份大礼,从他那里打听一下程丞相接下来要干些什么了。

  程墨哪知道他竟怕成这样,吩咐完,便回自己公庑了。

  众属官这才松了口气,有胆小的,竟软倒在地,爬不起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2222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