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11章 升官发财

第511章 升官发财

  众属官刚缓过气,小陆子便赶来宣诏,诏书上说,如今朝廷乃至地方多有冗员,着丞相考察,可用的留用,有功的、能干的擢升;才学不符、品德不佳的,着即遗回故里,修身养性,再修学问。

  丞相有掌承天子,助理万机,辅佐皇帝总理百官之职,这整肃吏治的重任交给丞相,再合适不过了。

  程墨接过诏书,邀小陆子入内喝茶,众属官目送小陆子落后程墨半步,两人说说笑笑去了第三进院落,不由相顾骇然。

  何阳左右看看,干笑两声,声音生涩难当,道:“诸位赶紧回班房吧。”

  老大就在公庑坐镇,可别让他抓住把柄,反正诏书已下,想必很快就有活干了。

  他话音一落,众属官立即作鸟兽散,何阳反而落在后面。他摇了摇头,心情沉重地回自己班房了,看来新官上任三把火,第一把火烧在公庑,第二把火就要烧在百官身上了,以后他们也不用担心没事干了。

  厅堂里,小陆子道:“丞相以后怕是没有多少时间喝茶了。”

  程墨面前的小泥炉炭火烧得正旺,炉水将沸未沸。程墨闻言,笑了笑,淡淡道:“怎么会?只要想喝茶,总能抽出时间的。”

  小陆子刚要接话,榆树进来禀报,祝三哥来了。

  程墨还兼着卫尉呢,这一散朝就出宫到公庑,宫里的防务可怎么办?祝三哥忝为卫尉丞,这些天宫里的防务一直由他负责,他每天战战兢兢,就怕万一在他手里出点什么事,一天挨过一天,盼星星盼月亮,就盼程墨销了病假上衙,他能交了这份重任。没想到程墨第一天上朝,便被委以丞相的重任,他得到消息,正心绪万千,各种想法纷至沓来,黑子已奉程墨之命,他请过来。

  “丞相,你可不能丢下兄弟们不管啊。”他一进门先嚎上了,眼睛没一滴泪,硬是被他用一双大手揉得通红。

  “行了行了,别嚎了。”程墨笑骂道:“你小子只是卫尉丞,却手握卫尉的权力,还不知足?还有脸跑我这里嚎?”

  祝三哥一听,登时满脸笑容,一双揉得通红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,瞄了旁边的小陆子一眼,背过身去,鬼鬼祟祟嘀咕道:“我这不是怕哪天陛下另派一个卫尉来嘛。”

  “派一个卫尉来又怎么了?你不是怕担责任吗?”说话间,水沸了,程墨看都没看他一眼,提壶泡茶。

  祝三哥又瞄了小陆子一眼。他对这位日夜跟在刘询身边的大太监实是忌惮得很,就怕自己的小心思落入他眼中,他会向刘询说些什么。

  小陆子是什么人?能跟在皇帝身边,得皇帝引为心腹的内侍,哪个不是机灵百出?他轻笑一声,起身道:“丞相公务繁忙,咱家这就告辞了。”

  小陆子跟程墨交情好,又有干爹黄安的渊源,关系非同一般,程墨没什么表示,他便一直坐着,祝三哥防着他,他便乖觉地起身告辞。

  程墨送到大门口,道:“中常侍慢走。”

  “丞相留步。”小陆子停步转身道,待进了马车,便摇头叹气:“程丞相一身兼两职,可怎么忙得过来。”

  小陆子走了,祝三哥没了顾忌,亦步亦趋跟在程墨身后,待进了第三进院落,忙道:“丞相啊,万一皇上下诏,任命一个卑职合不来的卫尉,卑职可怎么办好?”

  程墨白了他一眼,道:“你别用话挤兑我,不就是想要我在陛下面前保举你吗?我倒是保举了,陛下没答应。宫中防务非同小可,你可不能有丝毫大意。”

  “陛下没答应?”祝三哥咀嚼这句话,一时分神,落后几步,待回过神,程墨已在椅上坐了,端起面前的热茶,慢慢呷了一口。

  祝三哥赶紧追过去,陪着笑脸在他身边站了,点头哈腰道:“陛下可是有更好的人选?”

  卫尉位列九卿,是朝中重臣,身负皇帝以及后妃的安全,更是皇帝的心腹,本来这个职位祝三哥是做梦也不敢想的,只是程墨告病时,把宫中的防务交给了他,这些天谁也不见,唯独时常派人唤他过府,询问宫中防务,不免让他想入非非。

  散朝时,他第一时间得知程墨升任丞相,一颗心便怦怦乱跳,或者这十几天,程墨的所作所为大有深意?他本来是没有机会的,可要是程墨举荐,说不定刘询会答应呢?

  程墨派人来唤他时,他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胸膛了,想必程墨已在刘询面前举荐他了,刘询也应允了,叫他过去,是要告诉他这件事啦。

  他心怀升官发财,光宗耀祖的梦想,打马跑得飞快,黑子落在后面,怎么也赶不上。

  可现在,程墨居然说,确实举荐他了,只是刘询没有同意,这是为什么?

  程墨示意他坐,把一杯茶放在他面前,道:“陛下觉得,你还须多多磨练,让我再兼一段时间卫尉。三哥啊,以后我的精力会放在处理政务上,宫中防务就交托给你了,你可大意不得。”

  “再兼卫尉?”祝三哥怔了怔,惊叫道:“丞相,你可真行啊!”

  丞相为百官之首,多少人眼热,这位子让你坐了也就算了,还牢牢把着卫尉不放?实在太狠了。

  程墨道:“你以为我愿意?宫中防备事关陛下安危,责任重大,一个不慎,是会掉人头的。我既不能时时盯着,岂不便宜了你?”

  你虽然没有卫尉之名,却有卫尉之实,还不乐意?

  其实刘询不准程墨辞去卫尉一职,说到底还是心里上对程墨依赖,宫中防务有程墨过问,他便觉得安全很多。在朝中,他唯一全心全意信任的,只有程墨一人,对祝三哥的信任度,可就差得太多了。

  祝三哥一想,确实也是,程墨只能安排轮值,布置防务,大不了抽空在宫中巡视,却没办法把更多时间放在防务上,日常事务可不是由他说了算?想通此节,他便眉开眼笑道:“只要不另外委派别人,压在我头上就好。”

  幸好由程墨兼任,要是重新派一个跟他不对付的,或是提拨了武空、张清等跟程墨更亲近的人上来,他依然得屈居人下啊。他却不知,程墨第一个举荐的便是武空,刘询说他:“魄力不足。”予以否决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22227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