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12章 目的

第512章 目的

  感谢a5244a打赏。

  印书局最末进的东厢房,一排排烧制好的铅字铺得整整齐齐,欧阳蛰蹲在地上,像看珍宝似的看着一个个的铅字,眼中泛出灼热的光芒。

  章布带了两个抬铅字的杂役,快步朝这里走来,眼看几千个铅字就要烧制完成了,刺杀程墨的目标就要实施了,却在这时传来程墨成为丞相的消息。

  得知这个消息,章布真不敢相信,就凭他?丞相?笑话!可是茶楼酒肆到处在谈论这位年轻的新丞相的过往,猜测他可能实行的施政方政,由不得他不信。

  别人关心的是程墨的施政方针,他关心的是能不能刺杀程墨,想起曾为丞相长史,后被贬回老家的黄霸,愤懑便充塞了他的胸口,如果黄霸还任长史,有他在程墨面前提上一句,程墨到印书局的机会定然大增。现在程墨成为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丞相,小小的印书局还放在他心上吗?他还会抽出时间亲临视察吗?

  章布不由患得患失起来,当他向师傅王老汉问起,丞相会不会来印书局时,王老汉却让他好好干活,别想那么多。

  他能不想吗?要是程墨不来,他干嘛把大好时光耗在这里?早就撂挑子不干了。

  王老汉不肯向欧阳蛰进言,他只好弄点巴豆,磨成粉,下在送给王老汉吃的点心里。几块特为王老汉准备的点心,说是亲戚给的,把王老汉稀罕得不得了。然后,王老汉一上午跑了十八次厕所,拉得快虚脱了,这会儿已被送到白大夫那里去了,不送不行啊,拉稀会死人的。

  既然王老汉不在了,铅字的制作又接近尾声,他是王老汉的徒弟,代替师傅进言,建议欧阳蛰请丞相莅临一观印刷的成效,总可以吧?

  又有两个杂役抬铅版过来,欧阳蛰忙起身往里让了让。铅字分常用字和不常用字、生僻字三种,先前赶制的都是常用字,同一个字有可能制几十个铅字备用,现在制作的多是生僻字,他打算一旦制作完成,留两个字写得好的匠人,随时制作生僻字,其余的匠人都解散了。

  这一版全是八百年难得用上一次的生僻字,因为笔划多,每一个都比别的字大了少许。欧阳蛰有些遗憾的拿起一个细细看起来,发现这一个字结构紧密,和笔划少的字一样大小。

  他拿起一个再看,这一个笔划松散,字便显得大了些,再拿起一个,又是结构紧密的,如此看了六七个,恍然道:“原来这一版是两个匠人所制。”

  不用说,结构紧密的便是出自章大郎之手了。这个章大郎,写得一手好字,当匠人倒是可惜了。

  他正想着,留下的两个匠人中,无论如何得算章大郎一个,门口便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:“小的见过大人。”

  欧阳蛰虽然只有八品,但那是皇帝御封,又是印书局的主官,所以大家人前人后,都以“大人”呼之。

  “哦,是大郎啊,快快免礼。”欧阳蛰手里还拿着章布刻的字呢,刚刚还觉得这人是可以好好栽培的人才,看向章布时,脸上便有了笑容,一双眼睛像看手里的铅字似的,发着光。

  “诺。”章布应着,直起了身,并不进屋,屋里也没地方让他站,就在门口道:“王师傅病了,临就医之前,吩咐小的向大人禀报,只余百八十个生僻字,这活儿便完成了。”

  和泥、刻字、烧制,各有一个头儿,王老汉便是刻字的头儿,手下十多个刻字的匠人,多是略微识字,练过几天字的匠人。这些匠人家境大多不富裕,粗浅识得几个字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学得的,正因为如此,上过学堂,得大儒教导的章布一进印书局,便成了闪光的金子了。

  百八十个字,十多人,不用到天黑,便都刻完了。

  “哦,这就完成了?”欧阳蛰老脸乐开了花,总算要完成了,可以印一页书呈给程丞相啦。

  杂役们对谁当丞相不大关心,但欧阳蛰从一个投亲不遇的乞儿成为一个八品官,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,全靠程墨。程墨是他的恩人,一举一动,他岂能不关心?得知程墨为相的消息,昨晚他难得的没有在厢房看着这些宝贝铅字,而是去沽了二两浊酒,切了一盘卤猪肉,庆祝一番。

  章布见他笑得眼睛没了缝,心知大事成了,道:“是。大人,眼看我们印书局就要成书了,是不是请程丞相过来瞧瞧?”

  这可是印书啊,开时代之先,若能做成这项史无前例的壮举,不要说程墨,只怕皇帝也会关注一下吧?

  这个时代所有的书,只能手抄,抄在竹简上,所以任何著作,都传诵不广,传世不多。但一旦能印书却两说了,虽说绢贵得很,但只要能印,有钱人还是买得起的。

  章布并不知程墨同时也着人研究造纸,而且初见成效,已经能成纸张了,只是粗糙了些,程墨提了几个建议,吩咐匠人们重新研究。

  欧阳蛰哪想到章布包藏祸心,呵呵笑道:“只要我们能印几张呈给丞相,就已经足够,何必劳动丞相拨冗光临?”

  程墨当了丞相,一定很忙吧,那能麻烦他?

  章布忙道:“印刷之术一成,世人震惊,大人必定名垂青史,不要说丞相,只怕陛下也会召大人御前奏对。”

  欧阳蛰笑了笑,一点不相信。

  他到底见识比不上章布,虽是受命研究印刷术,一点没想到这项技术面世,带给世人多么大的震撼,推动文明的进步,意义多么巨大。

  章布诚恳地道:“大人不妨跟丞相说说,或者丞相能来呢。”

  “大郎啊,不该你管的事,不要管。”欧阳蛰好心提醒,对这年轻人,他是有心栽培哪,说不定再过几年,他干不动了,这印书局就会交到这个年轻人手里呢。

  章布还要再说,欧阳蛰已吩咐道:“你带两个人,先印一版书来我看看。”

  忙了这么久,总得看看印出来的效果怎么样。

  章布无奈,只好应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22227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