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15章 机会

第515章 机会

  “……”武空吓得脸无人色,逃也不是,留下也不是,只觉汗出如浆,不知怎么办才好。更新最快

  程墨见竹简右下角熏焦食指大小的一片,上面的字一个没事,便把竹简放在桌上,招手道:“坐呀,我们是兄弟,难不成我会害你?怕成这个样子做什么?”

  武空也不知为什么,只要一想到程墨现在的身份,就觉得威压扑面而来,压得他气都喘不均匀。

  “……”他嘴唇动了动,只觉喉咙发干,一点声音也发不出。

  程墨见他脸色白中带青,双眼惊恐不已,不由失笑,道:“我们出身羽林卫,平素在宫中轮值,见了陛下也没怕过。你这是怕什么呢?传出去,说你不怕陛下,反而怕我,岂不是为我引来杀身之祸?”

  说得也是,武空当了几年羽林卫,权倾朝野的霍大将军是见惯了的,昭帝也经常得见,现任皇帝刘询更是没得说,他还是一个寄居在程府的穷小子时,自己曾对他呼来喝去,后来他成为皇孙,最终成为皇帝,自己可从没怕过他,只是碍于礼节,不敢对他直视罢了,为何在程墨这个兄弟面前,却怕成这样呢?

  武空定了定神,深深呼吸几息,总算说出一句话了,只是声音晦涩难听:“丞相说笑了。”

  程墨再次招呼:“坐,我们兄弟俩好好商议一下,这考功司怎么运作。”

  这份标准只能交给考功司郎中掌管,别的人谁也无权过目,刘询打着肃清吏治的旗号,实则行清洗之实,所以有些人,便不能按上面的标准来评分了,这个底,必须交给武空才行。

  程墨灿烂的笑容人畜无害,让武空惶恐不安的心慢慢安定下来,无论怎么说,五郎是不会害他的。

  他在椅上坐了,瓷壶里的水也沸了,程墨提壶泡茶,把一杯热茶放在他面前,然后慢慢对他说出一番话。

  武空神色不停变幻,他出身勋贵,自小被吉安侯当成接班人培养,有些事,本就是自小耳濡目染,不足为奇,只是没想到现在手握屠刀的人是自己罢了。

  程墨说了足足一个时辰,房间里光线渐渐暗淡,外头榆树未得他呼唤,不敢进来,两人就在黑暗中把要借考功司之手撸下来的官员一一说了,武空记性甚好,倒不用记下来。再说,这份名单也不能留之于笔墨,房间中虽伸手不见五指,倒也无碍。

  “下官明白了。”武空对刘询的计划,自己的重任已经完全了解,他也不是那起子婆婆妈妈的人,再说,他得闻机密,再无脱身的可能,只能上了程墨这艘船了,他和程墨是兄弟,就算不上船,也没别的退路。

  程墨在黑暗中点了点头,道:“拿位高权重的人立威,才能树立你的威信,你可以拿我立威,我刚才不是教过你了么?”

  想起刚才为程墨评分,把他吓得差点尿裤子,武空轻笑起来,道:“诺,下官明白。”

  “你明白就好。”程墨话中已有笑意,扬声喊榆树:“进来点灯。”

  外头榆树望着乌漆麻黑的房间,急得不行,只是自家阿郎吩咐不得召唤不能入内,他不知在门口转了多少圈了,总算听到程墨如天簌般的声音,赶紧推门走了进去。

  刚才屋子里黑了下来,武空全神贯注地听程墨说话,一时忘了他的身份,屋里灯火通明后,他猛然想起,程墨已贵为丞相,不由又踌躇起来。

  这完全是他自小所受的教育影响所致,吉安侯一向教导他处事要慎重,导致他养成遇事瞻前顾后的毛病。这件差使,要搁张清身上,完全没问题,定然一口应诺下来,可张清生性率直,易冲动,做不了水磨功夫。

  程墨见他额头汗涔涔而下,笑问:“怎么了?”

  “……没事,丞相。”武空犹豫了一下,咬了咬牙,决定把这差事揽下来,有这么好的机会,要是推掉,父亲不打断他的腿才怪呢,何况程墨对他信任有用,把这么机密的事交给他,他也不能拆了程墨的台。

  “没事就好,你回去吧,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,任命哪些人为属官。”

  “诺。”

  武空告辞离去,回府一说,吉安侯大喜过望,身子前倾,忘形地攥住他的手腕,道:“当真?”

  “父亲,这可是会与满朝文官为敌的事,您不反对吗?”骑马回府的路上,武空还很忐忑,就怕父亲得知这件事,大为恼火,不敢找程墨辞了这差事,把他臭骂一顿却少不了,没想到父亲居然是这样的反应,实是大出他的意料。

  吉安侯一共有十三个儿子,两个庶子一个嫡长子,都在八岁前没了,武空是他第四子,也是活下来的嫡次子,他受够了丧子之痛,武空五岁前,把他打扮成女孩子儿养活,直到五岁要上学,才改回男装。

  可是,男孩子玩的东西,如爬树掏鸟蛋之类,他却不许武空玩,灌输给武空的思想,多是慎重、稳重,弄得武空从懂事起,就像一个小老头,这个也怕,那个也怕。现在一想到要与所有文官为敌,魂没吓没,已经很不错了。

  “与满朝文官为敌怕什么?不是有丞相为你撑腰吗?你只要按照丞相的吩咐去做就行。”吉安侯大隐隐于市,多年没有得到差使,又担心权力更替之间自己站错队,把全族带入深渊,不敢主动表态站在哪一边,可这么大一个家族,不能没落呀,现在政局稳定,有了机会,哪能不牢牢抓住?

  武空还想说说自己的疑惑不安,吉安侯已耳提面命起来,一番话说得武空恍然大悟。

  “丞相要让你组建属官,你把七郎、八郎一并带进去。”

  七郎是武空一母同胞的兄弟,八郎是叔父的长子,他的堂弟。这是要安插族中子弟入仕为官了。武空犹豫道:“这样不好吧?”

  现在已经不实行举察制,要通过科举才能为官了。

  吉安侯把眼一瞪,道:“丞相给你机会壮大我们家族,你还往外推,是要气死为父吗?”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2483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