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23章 串联

第523章 串联

  程墨等人常去的醉仙楼,是城中第一等的酒楼,但是跟元殷楼比起来,档次、环境、装潢、服侍的婢女、菜肴,都差了很多。更新最快

  元殷楼位于高官云集的北阙,楼高三层,进门转过照壁,是一个占地五六亩的花园,园中布局精致,可谓五步一景,比大户人家的花园也差不了多少。花园北边,一座高楼拨地而起,雕梁画栋,华丽非常,便是元殷楼了。

  在楼上饮宴的贵客若想移席亭中树下,只消吩咐一声,俏婢自会把席面移到花园中指定的位置,贵客可以一边赏雨赏雪,一边吟诗作对,一边高谈阔论,一边猜拳喝酒,总之,只要你尽兴。

  但有一点,元殷楼不接待布衣,哪怕你家财万贯,豪富异常,只要没有官身,元殷楼一概不予不接待。

  能进得了元殷楼,让雪肤凝脂、丽色照人的俏婢端菜喂酒的,都不是一般人。

  这会儿已过午,元殷楼刚刚开张,客人并不多,三楼更是只有靠窗一桌上坐了三个男子。主位上坐的是一个青年,约莫二十七八岁,面白无须,容长脸儿,眼睛有些朦胧,但高高的鼻梁生得极好。此时他一只保养得比少女还娇嫩的大手正探在为他斟酒的俏婢怀里,那俏婢脸蛋儿红红的,为他斟满杯中酒,急急便要退下,没想他长臂一伸,揽住俏婢的纤腰,把她揽进怀里。

  这位轻浮的郎君,满朝文武无人不识,正是霍禹。

  坐在他左下首的是一个五旬开外的老者,国字脸,颌下三络长须,乃是大司农吴渊。吴渊为人方正,见了霍禹放荡的行径,只是摇头。

  他右下首坐的是一个年过六旬的老者,须发皆白,但脸色红润,精神瞿烁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,乃是光禄卿吴塘。

  吴渊和吴塘,虽同姓吴,五百年前是一家,却不是同一堂号的族人,在成为霍光的人之前,他们甚至没有交集。他们都是霍光任命的重臣,也是霍光忠实的追随者。

  霍光退隐,权力棒交到刘询手里,吴渊便把对霍光的忠诚转到刘询身上。司农主管全国的财赋钱粮,相当于明朝的户部尚书,现代的财政部长,如今他依然一丝不苟地替刘询掌着财政大权。

  而吴瑭则不然,他是三朝元老,自武帝时便出仕为官,为官三十多年,掌光禄勋十余年,可以说,现在京中二千石以下的官员,有一多半出自他的门下。前面说过,光禄勋是皇帝的智囊班子,又是候补官员集中训练营,相当于现代的党/校。

  他走在路上,很多看到他的官员都要下马让到路旁,向他行礼,候他过去,才能上马继续前行,而他只须点点头即可。

  他位高权重,霍光在位时,还压得住他,可刘询一个来自民间的毛头小子,只不过入了宗室族谱,机缘巧合之下便得以登基为帝,他哪能心服?刘询亲政以来,一来顾及霍光扶立之恩,二来也要博一个明君的名声,霍光当政时的官员,一个也没动过。这么一来,更让他瞧不起了,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懂,什么都不会的小子,有什么好怕的?

  他身为皇帝智囊之首,若皇帝有事相询,他是要出主意的,可刘询宣了他几次,他都是不阴不阳,模棱两可,一番对答下来,听着富丽堂皇,实则一点意见也没给。

  刘询又不是傻子,哪还看不出他心系旧主?

  霍禹下贴子邀两人过来饮宴,吴塘提前到。他很关心霍光的现状,几次到大将军府求见,门子通报进去,霍光都以养病为由,没有见他。

  他在三楼坐定,霍禹才到,两人叙了一番世伯和世侄的深厚情谊,吴渊才到。

  吴渊接到贴子,犹豫了,霍光已不问政事,皇帝保留他大将军的名号不过是给他尊荣,这个时候去见他的儿子,合适吗?

  他本不欲赴宴,还是他的心腹小厮道:“那毕竟是大将军之子,阿郎若是不去,只怕有人说阿郎忘本。再说,若是大将军有事,又不方便出面,让右将军出面,也未可知。”

  霍光退隐后,刘询加封霍禹为右将军,所以小厮以右将军称呼他。

  猜测有可能是霍光有事找他,他才决定赴宴,可酒菜还没上,霍禹便一副急色样子,不断对侍酒的俏婢上下其手,这是霍大将军有事吩咐的样子吗?吴渊想找个借口告辞了事。

  吴瑭也看不过眼霍禹这个样子,不过作为霍光的心腹,他对霍老四还是很了解的,一看吴渊脸色不好,马上提醒霍禹道:“四郎邀我等前来,有要事相商,怎么让这等侍酒的女子坏了事?”

  就是自己府上的侍婢,只要不是心腹之人,商议要事时也不能让这等人在座,何况是元殷楼的婢女?在吴瑭看来,这等女子抛头露面,跟娼/妓也差不了多少。

  霍禹打个哈哈,在俏婢胸前鼓囊囊的地方用力揉了两把,才放俏婢离去,然后道:“今天邀两位过来,确实有事相商。陛下糊涂,为程五所糊弄,无端端任命他为相。

  想那程五,不过是一个年轻小子,何德何能,得以为相?国事在他手里,定然会坏掉,不久的将来,定然民不聊生。张太常和我商议过,都觉得应该趁大祸未成,把程五拉下丞相之位。不知两位意下如何?”

  程墨为相,吴瑭一万个不服,小陆子宣读诏书时,吴瑭当廷反对,据理力争,为的就是要刘询收回任命程墨为相的诏书。可惜刘询一意孤行,不听“忠言”哪。

  现在一听霍禹串联扳倒程墨,正中下怀,立即道:“我也正有此意,这事,我们好好计议一番。”

  他话音刚落,吴渊便起身道:“我公庑中还有急事,告辞了。”

  霍禹和吴瑭愕然抬头,见吴渊面有怒色,掷下这句话,也不待两人回答,袍袖一拂,扬长而去。

  直到吴渊的背影消失在门口,霍禹才怒道:“岂有此理!”

  他好心邀吴渊商议要事,吴渊居然给他脸色看,真是胆大包天哪。

  吴瑭阴恻恻地道:“这人,留不得了。”

  得闻他们的机密,留他便是祸端哪。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30673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