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27章 呆萌武空

第527章 呆萌武空

  感谢spr打赏。

  武空自今天起在丞相公庑办公,他的班房便安排在第三进院落的左侧耳房。这一侧有耳房四间,一直空置,得了消息,早有人收拾干净,抬了一应办公的家具安放停当。武空和程墨说完话,回到班房,唐劬已在那里等着了。

  “武郎中,以后你我同衙办公,可就是同僚了,昨天些些误会,切勿见怪。”唐劬笑得像弥勒佛,说话间,从袖里取出一个小巧的匣子,借着大袖的遮掩,递了过去。

  这匣子三寸长,两寸宽,是黑檀木所制,上面及四周皆雕图案,武空匆匆一瞥,并没看清雕的是什么,可也一眼看出匣子的贵重。连匣子都这么贵重,可见匣子里所盛的东西不是庸物了。

  武空一怔,还没说话,唐劬已笑道:“郎中若是不与在下计较,还请收下在下一点小小心意。”

  两人同级,他又是长史,丞相最得力的助手,何以送自己这个新设立衙门,新进入朝野视线的郎中重礼?武空并不傻,此时却两眼直直,一副傻样,道:“哎呀,长史何必客气?武某初来乍到,正想请诸位同僚去醉仙楼一聚,何敢劳动长史破费?”

  话说得客气,手却没有动。

  唐劬以为在廊下,他不好意思伸手,咧嘴一笑,道:“请郎中入内说话。”

  武空也想看看唐劬搞什么鬼,脸上依样呆呆傻傻的样子,看在唐劬眼中,还以为这个武将有些缺心眼,不懂官的行事做派,心里更有底了。

  两人入内坐下,唐劬把匣子放在桌上,又说了一番恭维的话,然后转入正题,唉声叹气道:“郎中想必听说了,我因不合丞相眼缘,以致受了笞刑。唉,丞相看我不顺眼,我这长史可就难做了。”

  做秘书的,被领导厌恶,这日子还能好过得了吗?

  武空呆头呆脑地道:“你跟丞相可是有过节?”

  “哎哟,我的武郎中,我以前可从来没见过丞相,这还是丞相赴任,才得以见到这位陛下跟前的大红人,没想到,我还没看清他的长相,他便下令把我拖下去,施了笞刑。”唐劬也不怕丑,说话间,还伸袖拭了拭眼角并不存在的泪珠儿。

  “那是为什么呢?”呆萌版武空像好奇宝宝似的,还在追问。

  唐劬心里那个鄙视,就这智商,也敢领考功司的差事,敢评论官们的政绩?他是嫌死得不够快吧?想是这样想,脸上还得继续装,他一脸无辜地道:“我哪里知道啊?一见面便受刑,我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啊,还请郎中救我,我情愿到郎中手下做事,只求能活命就好。”

  故意不说他迟到,被程墨杀一儆百,反而说程墨不待见他,生怕以后会见他一次笞他一次。武空要是信了,那就真是傻子了。

  “唐长史啊,我这考功司,庙太小了,我是主官,才食俸一千石,你身为长史,也是食俸一千石,我俩是同级。”武空很为难,一脸国字脸皱成了苦瓜脸。

  唐劬赶紧表态:“我情愿不要这食俸一千石的差事,只求活命就行。”

  你真只想活命,干嘛不辞了长史之职,回家务农?武空心里那个鄙视,暗暗决定,等会儿得提醒程墨一声,这个长史对他心怀怨怼,要不得。

  唐劬见武空一脸为难,就是不表态,便道:“我情愿在你这里做一个主事,只求郎中收留。”

  严格说起来,主事不是官,只能算吏。

  可不要以为平时老百姓说起来,总说官吏,好象官和吏没什么区别似的,其实区别可大了。官须朝廷任命,有正式的程序,吏却不用,只需一衙主官一句话即可。

  历史上,汉朝实行举察制和征僻制,很多豪门士绅通过关系,把家中子侄举荐到地方衙门为吏,成为地方官自己的势力,到最后尾大不掉,以致在地方上形成大大小小的“诸侯”,朝廷政令难以得到贯彻实施。有感于此,程墨才上诏刘询,废除举察制,实行科举制,让天下士子都成为天子门生。

  唐劬运气好,去年底得到举荐,成为苏执的长史,要是迟两个月,他想出仕,只能和无数士子去挤那条独木桥了。这会儿只怕正在苦读,为参加院试做准备呢,哪能如此轻松自如地在坐在这里说程墨的不是?

  “不行不行,那怎么行?”武空头摇得像拨浪鼓,道:“要不,我把这郎中之位让给你?”

  他一脸呆萌,倒像真是这么想的。

  唐劬一怔,两人这才第二次见面,连交情都谈不上,他就把官位相让?这人是真傻吧?程墨让一个智力不全的主持考功司,是要把自己变成官公敌吗?

  唐劬却没去想,丞相也是官,还是官之首,程墨会自找麻烦吗?

  他脸上的轻视再也掩饰不住,道:“那怎么成?我只任一主事足矣。”

  主事是吏,武空可以委任。

  武空心里愠怒,他几乎可以确定这人是来拆台的了。可他生性谨慎,不会当场发作,却也不愿和唐劬浪费时间。他装作为难的样子,道:“这个,我得问过丞相。”

  唐劬心想,自己是程墨的长史,肯不肯放人,还得程墨说了算,便点头道:“还请郎中周旋一下,在下只要为一主事足矣。”

  话音刚落,门口一人道:“武郎中可在这里?”随着话声,慢慢露出一张清癯的脸,颌下微须,却是何阳。

  程墨一来便给唐劬一个下马威,众属官都嗅出不同寻常来了,这位年轻的丞相,跟苏老丞相的行事风格大不相同呀,在他手下混日子,是办不到的。再说,何阳觉得考功司是个肥差,若是干得好,日子定然过得滋润,可比当个丞相司直好多了。他有意投向武空,因而忙完手里的事,便过来了。

  唐劬和何阳互相看了一眼,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些什么,何阳进来,唐劬便借口还有公务要处理,告辞了。

  武空却没心思听何阳说什么,道:“我还有事,等会儿再去何司直处叙谈。”待何阳走后,马上去找程墨,把唐劬有异心的事说了。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33402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