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29章 意料之外

第529章 意料之外

  一家人吃完饭,坐在厅中闲谈,苏妙华眼巴巴地看着程墨,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欲说还休。更新最快顾盼儿瞧在眼里,促狭地朝赵雨菲拐了拐手肘。赵雨菲顺着她唇角一瞧,也笑了。

  青青在程墨怀里吐着泡泡,一双点漆般的眼睛骨碌碌地转,只是盯着父亲看。佳佳手脚并用,用力攀着程墨一条腿,想要挤到父亲腿上,去抱妹妹。她爬了几次,还是爬不上去,嘴角的口水倒全抹在程墨的常服上,程墨伸手托了她的小屁股一下,她借力爬了上去,站在父亲腿上,便去亲青青,抹了青青一脸的口水。

  青青虽然只有几个月大,却极爱洁,最讨厌人家亲她,不管是谁,只要一碰她的小脸蛋,必定哭得惊天动地。

  佳佳刚得手,咧开小嘴偷乐,青青嘹亮的哭声响彻整间屋子,那泪珠儿跟不要钱似的滚滚而下。

  青青怯了,赶紧顺着父亲的腿溜下来,一溜烟逃到母亲怀里。

  赵雨菲正和顾盼儿说悄悄话,听到哭声转头一看,程墨正抽帕子给小家伙擦眼泪。

  “五郎忙了一天,也累了。”赵雨菲赶紧过去把女儿接过来,抱在怀里哄着。

  青青从母亲怀里探出小脑袋,飞快瞟了青青一眼,又把头藏回母亲怀里。

  “过来。”程墨板着脸道。

  佳佳长得粉妆玉琢,是天生的美人胚子,但不知怎么的,一向怕程墨,只要见程墨板着脸,小脑袋便垂到胸前。她耷拉着小脑袋,怯生生走过去。

  程墨一把抱起她,给她擦了唇角的口水,在她脸上亲了一下,道:“偷亲妹妹了?”

  “嗯。”她乖乖在父亲怀里坐了。程墨换了家居常服,腰带上光溜溜的,什么东西都没佩,她雪白的小手在程墨腰间摸索了一阵,什么也没找到,便把小手插进程墨腰带间,玩起了父亲的腰带。

  苏妙华一双眼睛落在程墨腰带上,再也离不开。

  程墨拍开女儿的小手,放她下来,一直没有说话的霍书涵道:“好了,天色不早,都回去歇了吧。”说话间,朝程墨丢了个眼色。

  苏妙华神思不属,程墨全瞧在眼里,却不愿在这时和她同房。他的实际年龄已经三十多了,不像外貌看起来那么年轻,更不是毛头他有妻有妾,夫妻恩爱,阴阳调和,可不愿接受一个纯粹有报恩心理,想献上自己的女子,哪怕这女子名义上是他的妻子。

  霍书涵当先走出厅,赵雨菲哄好女儿,顾盼儿牵了女儿的手,带了婢女乳娘回自己的院子,厅中只有程墨和苏妙华两人,苏妙华依然欲言又止,一双水洼洼的大眼睛看着程墨,红唇微张。

  程墨温声道:“你侍奉岳父多日,累了吧?早点回去歇了。”

  “五郎!”她贝齿轻咬下唇,犹豫了一下,道:“谢谢你。”

  要说一个“谢”字可比杀了她的头还让她难受,可这个家无条件接纳她,又让她心怀感激,一个谢字实是不足以表达她的感激之情。

  程墨笑了,道:“一家人何必言谢?这里是你的家,想去哪儿都行,以后不要再离家出走了。”

  “嗯!”苏妙华重重地点头,道:“以后不会了。”

  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真是鬼迷了心窍,怎么就想一走了之呢?这些天,守在苏执病床边时,她有时也会想起这件事,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当时是怎么了。这里是她的家,她何必受仆妇一句激便如此生气?仆妇有不是,交给管家处理便是。

  “你的院子日日有人打扫,卧榻被褥都是干净的,回去好好睡一觉,别想那么多。”程墨道。这意思,明确表示自己不去她院里安歇了。

  苏妙华情商欠缺,虽然顾盼儿和赵雨菲都看出她的意思,她自己竟迟钝到没往某方面想,也就没听出程墨话里另一层意思,乖巧地应了一声儿,道:“亏得你交待她们,她们才没笑话我。”

  这句话声细如蚊,她实是拼尽勇气才说出来。

  程墨眨眨眼睛,道:“说什么?我什么也没说呀?”

  苏妙华难得地红了脸,垂下头。

  程墨轻笑一声,故意促狭地道:“你不会滴水之恩,以身相报吗?”

  “哎呀,才没有呢。”苏妙华羞红了脸,忸怩着身子否认,一个飞檐走壁的女侠顿时变成含羞草。

  程墨哈哈大笑,去了书房。

  接下来几天,除了赵丹、左丰上书弹劾程墨外,还有几个朝臣也在张勉授意下上书弹劾,刘询一概留中。

  这天散朝,程墨去宣室殿和刘询谈完政务,闲谈时,说起火药:“爆炸时威力极大,声势惊人,只是制作使用这东西的火铳比较难。”

  枪支的构造制良,以现在的技术只怕难以制作,但是程墨又想趁自己有穿越之便,让这东西提前面世,思之再三,只当趣事讲给刘询听。

  刘询讶然道:“大哥从哪儿得知有这东西?”

  “以前在一本杂记上看过,据说制作不难,只是使用时比较麻烦。”程墨笑道。

  从杂记上看到的,也有可能只是某个文人的臆想,刘询便不以为意,君臣俩说了一会儿话,程墨告辞出宫。

  程墨见刘询并不排斥火药,把张清叫来,细细描述一番火药的形状以及大致的配方,让他安排心腹匠人研制,特别交待要注意安全。

  张清听说这东西爆炸起来能让人筋断骨折,哪敢大意,道:“五哥放心,我在后山盖一幢屋子让人专门研究这个。”

  程墨原想让他不用如此如临大敌,转念一想,这个时代的人不知火药的厉害,小心无大错,便同意了。

  欧阳蛰连续赶工多日,总算把《论语》印好了,呈了上来。

  程墨看这本书装订整齐,字迹清晰,确实不输于手抄,连声夸奖,第二天早朝,待行礼参见皇帝毕,便把书本呈上。

  “陛下,印书局已能印制成书了。”程墨喜孜孜道。

  小陆子过来接了蓝面书本,呈到刘询书案上,刘询翻了一下,两只眼睛立即亮了,道:“这是印的?”

  果然能印刷成书了么?这可是大喜事啊。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36227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