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30章 光宗耀祖的心愿

第530章 光宗耀祖的心愿

  刘询把这个世上第一本印刷书带回宣室殿,从头看到尾,确认没有一处出错,字迹清晰后,马上宣程墨觐见,道:“大哥,这本书,你花了大心费吧?”

  印刷在现代司空见惯,可供选择的各种印刷技术和纸质层出不穷,可在这个时代,却是首次面世,刘询的手轻轻抚在纸上,像抚在珍宝上,脸上一副喜不自胜的表情。更新最快

  程墨奏,欧阳蛰研制印刷术,高阳研制纸张,现在研制出来的纸还太粗糙,勉强能印刷,但很费墨。

  “虽然粗糙,但比用竹简写字却是简便多了,传诏,宣欧阳蛰和高阳进宫见朕。”

  欧阳蛰和高阳听说皇帝宣他们进宫见驾,激动得不得了,赶紧梳头抹面,把自己打扮一新,随宣诏内侍进宫。宣诏的内侍先去丞相府宣高阳,再去印书局宣欧阳蛰,会齐两人一齐进宫。

  两人进了宫门,俱不敢抬头,只是低头看着脚前的路面,和走在前面引路的内侍的袍袂后摆,以防走错了路。到了宣室殿,更是一进门便五体投地趴在地上,颤抖着声音道:“小臣(贱民)欧阳蛰(高阳)拜见陛下。”

  清朗温和略带笑意的声音自头顶传来,如同仙乐:“平身,起来吧。”

  见驾其实不用跪,文官只须躬身长揖,武将只须抱拳即可,两人第一次见驾,畏惧于皇帝的威严,哪敢造次,自然自然地下跪,不五体投地不足以表达他们对皇帝的忠心,和甫见皇帝的激动之情。

  两人齐声道:“小臣(贱民)不敢。”

  他们自称不敢,刘询也不勉强,问起他们怎么研究出印刷术和造纸术来。这些天,他们全副身心投在这个上面,说了一会儿,渐渐进入状况,倒忘了一睹天颜的紧张,话也说得顺溜起来。

  刘询问得很细,不时提笔记下要点,问了小半个时辰,才问完,勉励两人两句,各有封赏,欧阳蛰封印书局丞,高阳封造纸局丞,俱食俸六百石。这两个官职都是前所未有,由两人担任的新衙门而得封。

  两人大喜,叩头谢恩。

  “下去吧。”刘询说着,转头对程墨道:“大哥可着人拣一批书籍先行印刷,发行天下。”

  皇帝问话,程墨自然不会插话,只是坐在一旁旁听,这时才道:“诺,可着应考的书籍先行印刷刊行。”

  欧阳蛰和高阳爬起身,低着头,在内侍的引领下倒退走了几步,陡然听到程墨的声音,才知道他一直在殿中。

  程墨和刘询说完公事,安排好宫中防务,翻看了记录的小本子,然后出宫。刚走出宫门,两条人影飞奔过来,在他面前一丈处站定,也不管宫门口人来人往,车行马踏,又是车辙又是马印,直直就跪了下去,磕头道:“谢丞相提携之恩。”

  程墨看清是欧阳蛰和高阳,笑着扶他们起来,道:“好好干,便是报答我了。”

  “下官一定肝脑涂地,尽心尽力把书印好。”欧阳蛰立即拍胸脯表态道。

  高阳也不甘人后,他刚从一介匠人晋升为食俸六百石的官儿,无异于一步登天,这时心还怦怦乱跳,脸色红得吓人,有点语无伦次地道:“小人一定肝脑涂地,把纸造好,让天下的读书人都用小人造的纸。”

  他因为不肯好好读书,小时候没少挨父亲的打,父亲一心盼望他能光宗耀祖,为他请先生,为他省吃俭用,希望能多省些钱,以备他长大后走门路,为他救得一封举荐信,可他一碰竹简就打瞌睡,实在不是读书的料,只好随自己的心意,做一个匠人养家糊口。没想到父亲死了二十年,他反而因为手艺好,从一个地位低下的匠人,一跃成为一个官儿,这叫他如何不激动?从宫里出来至今,他双脚如踏在云端,感觉像是做梦。

  程墨看他双眼迷离,脸色潮红,呼吸急促,像吃了春/药似的,也不跟他计较,微微一笑,道:“你们好好做,只要做出成绩,陛下自然皆有封赏。”

  两人能有今天,既靠程墨提携,又靠程墨在皇帝面前举荐,功名利禄全靠程墨,对程墨的信任实是无以复加,程墨这么说,他们深信不疑,当下满口答应,恭送程墨离开,然后才脚步飘浮地回去。

  程墨回到公庑,刚坐下,武空便来了,开口便道:“丞相,我能去你府上暂住几天吗?”

  他有些局促,又有些无奈,一脸苦笑。

  程墨道:“有事?”

  “还不是评优评差的事,这些天,一到天黑,大家一窝蜂地去我府上求见,不见他们不行,见也不行,送的礼一个比一个贵重,我和家父费了很多唇舌也推不掉,可这礼,不能收啊。唉!”武空叹气。

  到现在为止,除了沈定这个廷尉,和程墨这个丞相之外,文官们几乎都往他府上跑,有的每天都去,一去就赖在府门口不肯走,管家急得满嘴冒泡,劝了再劝,也劝不走他们,没办法,吉安侯只好亲自出马,也无济于事,武空实在躲不过,只好硬着头皮出来。可这些人一见他,围住他,又是送礼,又是求情,弄得他左也不是,右也不是,实在为难。

  程墨问明情况,略一沉吟,道:“这个容易,你放出风声,谁到你府上送礼,定然评谁为差,且看谁还敢再去。”

  “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?”武空一拍大腿,满天愁云顿时消散,喜笑颜开道:“还是丞相有主意。”

  他笑容满面地走了,迎面碰见唐劬捧几卷公文过来,见了他,脸色便不大好,加快脚步,只当没他这个人似的,直直走了过去。

  武空无奈地摇了摇头,他在组建自己的班子不假,可唐劬这种人,他是不敢用的。自从那天婉转拒绝他后,他对武空再也没有好脸色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武空现在干的,不就是得罪人的活儿么?

  唐劬越过武空,走了几丈,回头瞪了武空一眼。武空已经走远,只能瞪他的背影。进不了考功司,不能让考功司被文官们唾弃,只能另想办法,坏程墨的事了。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36227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