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32章 忙中偷闲

第532章 忙中偷闲

  程墨书桌上摆放茶具的位置堆满了奏折,要问茶具放哪?程丞相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用来处理公务,哪有时间喝茶?茶具早蒙一层灰尘了。此时,他才深切体会到为政者不易。

  他把笔搁在笔架山上,转了转麻木的颈椎,这才发现屋里点了灯,再望一眼身侧的窗,窗纸泛桔红色的光,那是廊下的灯笼照过来的。

  “什么时辰了?”

  门口榆树应声道:“回阿郎,二更一刻了。”

  阿郎处理公务越来越晚回府,他们这些侍候的人已经渐渐习惯了。

  二更是九点,在这个时代,已经很晚了,吃过晚饭收拾收拾上床睡觉的人们,已经睡了小半夜了。

  程墨看一眼书桌上没有批完的奏折,指着正前方那一摞,道:“带上吧。”

  榆树答应一声,兴兴头头找个盒子装了,待程墨上车,马上送到车上。为了下班回家路上能抓紧时间多批几封奏折,现在的程墨已经不骑马上朝了,来回路上,能多批六七封呢,积少成多,积沙成塔嘛。

  他算是彻底佩服霍光了,这样的日子,一过二十年。听说清朝的雍正皇帝每天光批奏折便用了八个时辰,要是他,可做不到,每天用十六个小时批奏折,还要扣除掉上朝、吃饭、洗澡、宠幸嫔妃的时间,哪还有时间睡觉?

  程墨一边胡思乱想,一边打开一封奏折,看了两行,马车轻轻摇晃,已驶离公庑。程墨突然很想知道把这么繁重的政务交给自己,身为皇帝的刘询,在做什么呢?

  这些天,他忙得连走跑都带起一阵风,除了散朝后照旧去南殿安排防务,翻看小本子,听祝三哥汇报之外,实在是没时间关注刘询在忙什么。当然,送去宣室殿的奏折很快就朱批好,送回来了,但是除此之外,刘询还干了些啥?

  程墨决定明天问问祝三哥=。

  车子平稳地驶进角门,在滴水檐下停了,程墨下车,霍书涵已迎了出来,嗔怪地道:“又没吃饭?”

  这些天,她们也习惯了程墨没能在饭点回来。

  程墨点头,苦着脸道:“饿死了。”

  霍书涵心疼他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,不免多唠叨几句,女人嘛,总是很哆嗦的,霍书涵教养再好,心机再深沉,也是女人,也有女人的毛病。程墨明白她的心意,自然不会往心里去,他应付她的唠叨便是装可怜,只要一扮可怜,妻子必然心软,嗔怪的话便说不下去了。

  果然,一听说他“饿、死、了”,霍书涵赶紧吩咐青萝:“吩咐厨房上菜。”

  灶上没有熄火,程墨刚换了衣服,拉过大迎枕,垫在腰下,斜倚在软椅上,现做的四个的菜热腾腾的便上桌了。

  四个菜青的青,绿的绿,全是素菜,但那锅用砂锅炖了两个小时的鸡汤,却是香气四溢,让人食指大动。

  霍书涵亲自舀了汤,放在程墨面前,黄澄澄的鸡汤上面浮着一层油,碗里只有一只炖得骨肉分离的鸡腿。

  程墨吩咐过,他回来的晚,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,可是霍书涵担心他只吃青菜,营养跟不上,便在汤上费些心思了,今天炖老母鸡,明天炖粉鸽,总之所有的营养全在一碗汤里,她对夫君的情意,也在这碗汤里。

  程墨先问两个宝贝女儿今天又有什么趣事,待汤晾得差不多了,才端起碗吃了。一碗汤吃完,再吃菜,也就饱了。

  剩菜撤下去,青萝端了茶具上来,也只有这个时候,程墨能放松下来,喝两杯茶。

  霍书涵把俏脸在他手臂上蹭了蹭,接着刚才的话题,道:“今天人家和佳佳玩了一个多时辰呢。”

  只有在床第之间,她才会自称“人家”,这两个字带着鼻音儿,千回百转,勾人心魄。程墨一听便明白她还有下文,一双大手在她小蛮腰上摩挲,并不接话。

  霍书涵有些情动,后腰被他一摩挲,身子发软,声音更柔媚,道:“小孩子真是可爱。”

  程墨喉咙里低低一声笑,道:“所以呢?”

  霍书涵听出他语气中带了调笑之意,俏脸发热,轻拍他在自己后腰作怪的大手,嗔道:“什么都没有!”

  太讨厌了,她的心事都叫夫君窥了去啦。

  程墨越发笑得促狭了,身子突然发力,把霍书涵压在身下,俯视着她道:“再说一遍!”

  他漆黑的眼眸像两颗发光的黑宝石,又像一面光可鉴人的铜镜,映出她潮红的脸颊,霍书涵只想躲进他怀里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程墨的大手抚在她吹弹欲破的肌肤上,道:“想说什么就说,为夫一定满足你。”

  霍书涵更害羞了,又想要推开她,又想搂紧他,正不知怎么办才好时,突觉一物**地顶在大腿根。两人成亲已快一年,欢爱无数次,她自然清楚那是什么物事,何况那物事炙热,热度透过衣服几欲融化她的肌肤。

  程墨的大手已在她胸前作怪,她嗔道:“还不快去洗澡。”

  程墨如奉纶音,立即起身,道:“谨遵夫人吩咐。”起身之际,还不忘在她唇上吻了一下。她全然没有防备,樱唇被吻,刚要去推他,他却长笑走开了。

  霍书涵坐到程墨身边时,青萝已带领婢女们退了下去,程墨走到门口道:“备水沐浴。”

  要是现代直接开水龙头就好了。程墨低头看了一眼小帐蓬,突起和霍书涵洗鸳鸯浴的想法。

  霍书涵刚从椅上坐直身子,她鬓发凌乱,满面春色,更增娇艳。程墨连哄带骗,她只是摇头,道:“你要荒唐,叫盼儿姐姐陪你。”

  程墨没歇在房里时,顾盼儿一直带着佳佳睡,小孩子睡得早,程墨哪能扰她们母女的好梦。想想霍书涵名门闺秀,他也就释然了,在她胸前摸了一把,道:“等会儿看为夫怎么收拾你。”

  霍书涵没想到他竟然偷袭,要害被摸,娇躯一震,程墨已哈哈笑着走开。

  这坏蛋,可是越来越坏了。霍书涵贝齿轻咬下唇,媚眼如丝,甜蜜蜜地想。rw
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38191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