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41章 原来是你

第541章 原来是你

  深巷中,一辆孤伶伶的马车,一个手持长剑、凶神恶煞、满面狰狞的汉子,在唐劬的惨呼声中,一剑削下他半只耳朵,鲜血顿时染红他半边脸颊。

  车夫不管不顾冲上来从后面死死抱住蒙面骑者的腰,口中来来去去只是狂呼:“休伤阿郎!”

  这车夫自幼在唐家为奴,和唐劬一起长大,感情深厚,此时听到主人惨呼,心如刀割,拼着一死,也要救下主人。

  唐劬只觉耳朵上凉嗖嗖的,脸颊上湿糊糊的,因为惊,倒也不觉得有多痛。

  一团光晕下,带血的剑向后一插,一声惨呼随之响起。

  “六子!”唐劬目呲欲裂,顾不得脸颊上的血直往下淌,扑了上去,意欲救下车夫。

  蒙面骑者看都没看,随手一剑,就把不会武功的车夫刺死了。见唐劬扑了上来,他冷笑一声,拨出长剑,复又架在唐劬脖子上。剑尖上的血一滴滴滴在唐劬的脖子上,和他的血混在一起。

  “张勉派你们来的?”唐劬心里那个恨哪,眼珠子都红了。

  蒙面骑者看唐劬如看死人,不屑道:“说那么多干嘛?去阎罗王那儿告状么?”

  这就是承认了。唐劬激怒欲狂,暴喝一声:“我跟你拼了。”

  他少年时也曾习过六艺,真发起狠来,就跟这刺客拼个同归于尽又如何?哪怕是死,也要咬下他三两肉。

  蒙面骑者长剑向下压,道:“磕头!只要你磕头,我让你死个痛快。”

  一股大力从剑尖传来,唐劬双腿便使不了力,想要揉身扑去,却哪里做得到?

  “贼子!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。”唐劬恶狠狠地咒骂。

  “你去找我家阿郎吧。”蒙面骑者狞笑一声,剑尖扬起,唐劬只觉脖子一痛,血流了出来。

  “快磕头,要是不磕,老子先斫断你双手,再斫断你双腿,把你做成人彘,慢慢折磨你,再送你归西。”

  唐劬悲愤莫名,哪肯低头?他倔强地梗着脖子,任由脖子上的血流了下来。此时他已浑身是血,有他自己的,也有车夫的。

  蒙面骑者一见他的神情,怒火大炽,暴喊一声:“快磕!”

  巷尾左侧是一座两进的院落,厢房床上的女主人年约五十,不知外面发生什么事,早吓得簌簌发抖,把外间侍候的婢女叫进来壮胆,男主人歇在后置房的小妾房里,两人抱成一团,跟抖糠似的抖个不停。

  蒙面骑者这一声暴喝如平地起惊雷,那年方二八的小妾惊呼一声,晕过去了。

  唐劬的耳鼓也震得嗡嗡响,只是这刺客已激起他的驴性子,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,何况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,自小的玩伴又叫这人活活刺死了,他如何肯善罢干休?

  就在这时,巷口马蹄声响,随着马蹄声越来越近,剑风呼啸而来。原来锦帕蒙面者抢了马匹追下来,追了好远一段路,还没找到唐劬,估计唐劬往岔道去了,于是圈马从来路寻找,已经从这巷口经过,听到这声大喝,追了过来。

  昏黄惨淡的灯笼下,一人倒在地上,一人持剑刺向另一人,这情景,还用得着说吗?

  风声袭向后背,吹得衣角扬起,蒙面骑者赶紧一脚把唐劬踹开,举剑迎敌,两人乒乒乓乓打了起来。

  唐劬跳上马车,取下车上的灯笼,高高挑起,为锦帐蒙面人照亮。

  蒙面骑者的身手本就差锦帕蒙面人甚远,巷道狭窄,又无处躲避,不到三招,便中剑倒地,鲜肉从他喉咙潺潺流出。

  唐劬扔下灯笼,抢过去探他鼻息,见他两眼圆睁,没有鼻息,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,便狠狠在他腰上踢了一脚,再回头抱住车夫的尸体放声大哭。

  不知哭了多久,站在旁边的锦帕蒙面人道:“好了,别哭啦,赶紧走吧,再迟官差就要来了。”

  唐劬放下车夫的尸体,起身向锦帕蒙面人跪下磕了三个头,道:“恩公救命大恩,子浦没齿不忘,请受子浦一拜。”

  刚才唐劬心情激荡之下扔出的灯笼被这人接了,他把灯笼挂回车前的钩里,再把唐劬扶起来,道:“唐长史快快请起。”

  唐劬感到一股力量扶起他的双臂,上身被拨了起来,再也跪不下了。

  那锦帕蒙面人脸上的帕子已除去,露出本来面目。唐劬微一抬头,看清他的面容,不由“啊”的轻呼出声。这人皮肤黝黑,一对眉毛却长得极好,鼻梁不高,嘴唇红润,不是程墨的侍卫长黑子又是谁?

  唐劬这几天一直觉得有人窥视,并不是错觉,确实有人跟踪他。程墨吩咐黑子,监视他的一举一动,又要让他知道,让他着慌,不得不去找盟友。

  酉时唐劬坐车离开,黑子依然蹑在后面,直到他进了太常府,又跟进去藏在树上。张勉府中防备并不甚严,要不然也不会匆忙之间只派出四个侍卫追杀了。

  黑子跟到这里,见有人杀唐劬灭口,想到还须靠唐劬找到他的同伙,于是出手相救。他是安国公举荐给程墨的,身手着实不凡,以一敌四,稳占上风,杀了张勉四个侍卫,身上一点伤都没有。

  黑子微笑道:“我路过这里,刚好遇见有人行凶,本想路见不平,拨刀相助,没想到救下唐长史。唐长史还请把头上的伤包扎一下。”

  他一头一脸的血,看着实在吓人。

  唐劬依言拿出锦帕包扎了头颅,然后抱起车夫,道:“请带我去丞相府。”

  他心思灵敏,本不应该被张勉利用,只是两人有渊源,又受张勉举荐之恩,走错了路。黑子说什么刚好路过这儿,他半丁点不信,不过人家救了他,指责人家跟踪的话就说不出口了。

  事已至此,他只能向程墨坦白,才能保住小命。一息之间,他便想通此节,做出决定,实是一个有决断的人,苏执任他为长史,原没有看错人。

  黑子唇角上翘,道:“好,唐长史请随我来。”

  黑子示意唐劬把车夫的尸体放在车上,然后上车,他则在马股上拍了一掌,把马赶走,坐上车夫的位置,驾车离开。至于路上和巷弄里的尸体,相信天亮之后,附近的百姓会报官,这些人都是张勉的人,该怎么处理,是官府和张勉的事,他何必多管闲事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50280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