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42章 夫人生气了

第542章 夫人生气了

 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。

  夜风拂过院中的花花草草,入夜了,暑气褪去,凉爽多了。

  甬道有灯笼移动,两人迤逦而来。

  “夫人。”廊下垂手而立的榆树和长丰看清来人,赶紧行礼。

  走在前头的是一个美丽少妇,精致的五官,吹弹欲破的肌肤,她气质高雅,如牡丹般雍容华贵,让人移不开眼睛,又不敢对她直视。

  书房重地,闲人免进,可这重地对霍书涵不设防,她一路行来,侍卫们无人现身阻拦。

  霍书涵并不理会两个小厮,而是轻移莲步进门。她身后跟着青萝,手提食盒,也迈步而入。

  程墨和刘询一样,书房门窗尽开,屏风一概撤下,空气形成对流,房中凉爽得很。

  听到门口的声音,程墨从案牍中抬起头,笑吟吟道:“涵儿来了。”

  霍书涵粉面微嗔,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怎么还不歇息?这奏折有批完的时候么?”

  程墨看了奋斗一晚上,堆得高高的三大摞奏折一眼,笑道:“你可别说,我效率还不错。”

  刚开始他不了解朝臣们在奏折上使的花招,拿起奏折逐字逐句仔细认真地看,然后才发现,这些不着调的也不嫌麻烦,前面洋洋洒洒一两千字废话,辞藻华丽,却言之无物,最后一段才说正事。现在他对前面大段大段显摆文采的文字一目十行扫过了事,只认真看奏折末尾那一段,效率果真提高不少。

  霍书涵看他那得意样,不禁翻了个白眼儿,道:“天色不早,吃点宵夜,赶紧睡吧。”

  眼看快三更天了,还在这里熬夜看奏折,长此下去,身体可怎么吃得消?霍书涵见程墨有越来越晚睡的趋势,实在忍无可忍。

  程墨伸了个懒腰,道:“还真有点饿了。”

  这不怪他啊,晚饭不能吃太油腻,几盘青菜吃下来,加班干活到这时,不饿才怪。程墨招呼一声,榆树和长丰进来,把三大摞奏折分别装入不同的箱子,空出书桌中间的地方。

  青萝不用吩咐,从食盒里取出吃食,一小砂锅煮得不见米粒的縻粥,两个青翠的小菜,还有一条煎得香喷喷的,约莫一斤左右的鱼。

  青萝放下宵夜,收起食盒,连同榆树和长丰,一并退到院中。

  那一小砂锅粥盛了两碗,锅也就见底了。霍书涵把一碗放在程墨面前,瞟了他一眼,道:“快趁热吃。”

  灯光照在她脸上,更增丽色,此时含嗔薄怒,更增风情。她倒不是对程墨忙于公务,疏于陪她们几人有意见,而是担心程墨的身体,铁打的人,也顶不住一天只睡一个时辰呀。

  粥的清香扑面而来,程墨深深吸了一口,赞道:“老杜熬粥的本事越发见长了。”

  老杜原是醉仙楼的大厨,做得一手好菜,程墨很喜欢吃他掌勺的菜。有一次他家里有事,请了假,程墨和张清等人刚好去醉仙楼,端上来的菜味道不一样,一问,才知不是他掌勺。

  酒楼掌柜正愁没有机会巴结这位当朝权贵,得知程墨看重老杜,便有了把老杜送给程墨的想法,一问老杜,自然是千肯万肯了,在酒楼当大厨,哪有去当朝卫尉、永昌侯府上做厨子风光?他要得了这份差事,以后老了足以向子孙夸耀了。

  下次程墨到醉仙楼,掌柜的便亲自招呼,末了,说出让老杜到府上侍候的话。程墨一问,老杜自己愿意,便同意了,月例银子比在醉仙楼当大厨还多一倍。

  自程墨当了丞相,霍书涵吩咐每晚为他做宵夜之后,老杜便抢下这份差使。

  霍书涵白了他一眼,道:“是你教得好。”

  用平凡的食材做出美味,才显大厨的本事,老杜自然是深谙此道的,不过这熬粥可不是老杜的绝活,老杜感念程墨知遇之恩,利用程墨御用大厨之便抢下这份活计,程墨告诉他,怎么熬粥才美味,他的功底摆在那儿,一点就通。

  另一碗粥放在霍书涵面前,她却不就吃,而是看着程墨吃。

  程墨刚端起碗,榆树在门口通报,黑子来了。

  “叫他进来。”程墨抓紧时间吃一口粥,两口小菜。

  黑子一见主母也在,忙长话短说,把跟踪唐劬到张勉府上,听到两人的对话,然后唐劬在回家路上被张勉派人追杀,自己出手相救的事说了一遍。

  他一边说,程墨一边吃,眼看一碗粥快见底,听到张勉派人追杀,程墨神色一动,停筷道:“人呢?”

  “已经带来了,就在书房外。”

  书房重地,不能随便擅入,黑子让他在外面等着。

  “快带进来。”程墨一口把碗里的粥拔拉进嘴,放下碗筷道。

  唐劬又悲又怒,一路上只是想着借程墨之手报了此仇,直到在院门口站定,凉爽的夜风一吹,头脑渐渐清醒,想到自己为了陷害程墨,藏起那封奏折,以致豫章的灾民不能及时得到救援,不由有些赧然,不知程墨会不会帮他。

  “丞相,属下该死。”唐劬进门跪倒,放声大哭。

  程墨道:“起来说话。”

  桌上的吃食已撤下,程墨身着家居常服,端坐在大书桌后,脸上看不出喜怒。

  唐劬只是哭,涕泪横流,上气不接下气,哭得闻者伤心,听者落泪。

  榆树站在书桌边,看他哭得悲切,也跟着脸有戚色,心想,莫不是死了父亲,要不然不至于哭成这样啊。他却不知,唐劬一只耳朵没了,身有残疾,已不能出仕,前途尽毁。他本是家族新一辈最有希望出仕的人,事实也如此,他已为丞相长史,前途一片光明,是家族的骄傲,可现在却如天使折翅,从此与官场无缘,让他如何不伤心?

  程墨见他不起来,只好让黑子:“扶他起来。”

  黑子走过去,手上略一用力,把他拉起来,道:“快别哭了,有什么话赶紧跟我家阿郎说,再迟,他就要上朝了。”

  “啊?”唐劬顾不得再哭,赶紧伸袖擦擦眼泪,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。说到底,就是一个阴谋夺权的故事,不过程墨是被阴的那一个。

  程墨待他说完,吩咐榆树带他去客房休息。

  带他进来前,已把撤下的屏风重新摆好,这时霍书涵从屏风后走出来,俏脸带熬,妙目怒气腾腾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50280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