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44章 失算

第544章 失算

 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。

  刘询脸色铁青,手在矮几上狠狠一拍,道:“欺朕年轻么?”

  组朋党阴谋干掉他的丞相,眼里还有他这个皇帝吗?这让刘询如何不怒?摊上这样的事,脾气再好的人,也要怒发冲冠了。

  他们在御辇上,抬御辇的是内侍,先前两人说话一直注意声音,此时刘询发怒,又拍矮几,声音不免大了。抬御辇的内侍多少听到些声息,心头俱是一跳,不知程大丞相这个时候跑来跟皇帝说些什么,以致皇帝龙颜大怒。

  程墨道:“陛下息怒,此时我们只有这一份供词,证据不足,暂不宜动。”

  刘询十分机警,赶紧道:“大哥有何妙计?”

  两人在御辇中说话,内侍们抬着御辇前行,转眼到了宣室殿门口。朝臣们已在正殿中候着,一个个做目不斜视状,不过所在位置对着窗户的人还是时不时朝窗外睃一眼的,眼见御辇停了,皇帝先下辇,然后程大丞相也步下御辇,不由愕然。

  皇帝一举一动牵动群臣的心,能被皇帝叫上御辇,那是极大的荣耀,足以向子孙后代夸耀了,而和皇帝同辇到殿门口,这是什么政治信号?心思活泛的人早就不知想到哪里去了。

  张勉一直心神不宁,一双眼睛一直往右侧张望,他的位子在程墨之下,不对窗户,可若不顾官场仪态,非要抻着身体歪到一边,朝外面张望,倒也没有人敢当面指责他。程墨进宫好一会儿了,上朝的时辰也过了,为什么还没进来呢?他淡定不能啊。

  待见程墨随刘询进来,他心中一沉,一股不祥预感油然而生,他们说什么话,一说这么大半天,连上朝的时辰都误了?

  小陆子尖细的声音响起:“陛下驾到。”

  群臣如牵线木偶般立即正襟危坐,整齐划一地躬身行礼:“参见陛下。”

  刘询走到御案上坐了,才道:“平身,赐坐。”

  “臣谢主隆恩。”群臣谢恩毕,各各在位子上坐下。程墨也走到文官之首,跟着行礼如礼,然后一拂袍袖,端端正正跽坐下去。

  群臣上朝,不能直视皇帝,要不然怎么有圭这东西呢?玉圭的原始作用便是奏事的时候挡在面前,避免直视皇帝,后来有聪明的朝臣在朝内的一面贴了绢,写些要点提要,方便奏事时不致遗忘要说的内容。

  张勉趁有朝臣奏事,吸引刘询注意,飞快瞟了刘询一眼,见他正认真听那人说话,脸色如常,与往日并没有不同,很放心的同时,又有些不屑,心想,他继位这么久,就只昨天威风过一次,一向都是这样一副老实人模样,想来昨天是吃错药了。又起了轻视刘询之心。

  这两天他把自己关在书房冥思苦想,在弑君扶立傀儡皇帝和干掉程墨之间摇摆不定,风险与收益成正比啊,还真不知要如何选择了。这时觉得刘询是老实人,易糊弄,而程墨凶名在外,不那么容易对付,弑刘询的念头又强了些。

  刘询平静地听政议事,散朝时,把程墨叫到平时处理政务的东殿说话。宣室殿位于未央宫前殿,是皇帝上早朝、处理政务、批阅奏折、会见朝臣的地方。这东殿程墨早就来惯了,跟在仪仗后面,踱了过去。

  参见毕坐下,刘询把殿中服侍的内侍都遣了出去,只留小陆子在门口候着,然后道:“大哥的意思是?”

  让他当什么事没发生过,那怎么成?张勉今天可以刺杀丞相长史,明天便可以刺杀丞相,后天便要弑君了吧?知道他秘密的人要杀,阻他路的人要杀,留这个祸害,是要放任他杀人吗?

  刘询心里堵得慌,可素知程墨有心计,他既这么说,自然有他的道理,只好暂且忍下,依他的脾气,有了唐劬的血书供词,当场就叫沈定拿下,带到廷尉署审问了,哪会让张勉继续蹦哒?

  程墨道:“据唐子浦招认,他们的团伙还有太史令左丰、祭酒赵丹,竟然如此,自然要一网打尽。陛下昨天刚拿下吴瑭,今天又拿下张勉、左丰、赵丹、,就算两人罪证确凿,死有余辜,可这些人在朝中日久,门生故旧众多,陛下又亲政未久,不得不防狗急跳墙。”

  刘询根基尚浅,在群臣眼中还是受气的小媳妇,突然一反常态,拿下几个重臣,怕会危及帝位。霍光扶立刘询,可是访查过他的人品学问的,若是朝臣有不朝之心,发动政变,废了他,随便再扶一个宗室,又有何难?

  武帝的子孙没有活着的不多,可高祖的子孙很多,其中有一位就听信神棍的说辞,自认为命中应当天子,天天眼巴巴等着天上掉馅饼,砸到他头上呢。

  程墨的话,刘询一下子懂了。这件事,不应该由他下诏,而是应该让伍全去查,慢慢把线索指向张勉,由沈定定他的罪,这样群臣便不会恐慌,也不会有人盅惑不明真相的朝臣,从而危及他的帝位。

  “就依大哥。”刘询脸色稍霁,拿出几封程墨昨天送过来的奏折,和程墨商议。

  恭送刘询出殿后,张勉便朝未央宫北门飞奔,有人在后面叫他,他也充耳不闻。出了北门,立即上车朝府中赶去。

  汪六哭丧着脸道:“阿郎,夏二等人还没回来。”

  张勉脸色铁青,厉声道:“怎么可能?”

  这几人断然不会私自潜逃,到这时还没回来,只能有一种解释,可是怎么可能,唐劬虽不能说手无缚鸡之力,但也是个文弱书生,他是没有能力反抗,也没有能力逃跑的。要不是求稳,他只需派夏二一人就够了。

  夏二就是昨晚的左首骑者了,他是张勉的侍卫副队长,本家又姓夏,因而以夏二称之。

  汪六显然也想到了,道:“要不,派人沿路去找?”

  反正从太常府到唐劬家中,总共也就那么几条路,派人分段搜查也就是了。

  张勉皱眉道:“大白天的,人来人往,能查到什么?”

  他实在后悔,要是知道他们一直没有消息,昨晚就该派人沿路寻去,这么长时间了,还找什么啊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5028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