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45章 报案

第545章 报案

  感谢天涯游子盛投月票。

  半夜巷子里惊心动魄的马蹄声呼救声惊呼声惨叫声,把钱老财吓得半死,后来外面寂静无声了,他依然抱紧小妾抖个不停,还是小妾胆子大,听马蹄声远去,便抖抖索索下了床,轻手轻脚开了门,来到大门口,趴着门缝往外张望。

  她将一只眼睛拼命往门缝处挤,突然一声惨绝人寰的惊叫响起,吓得她一哆嗦,掉头就跑。

  钱老财的家位于巷末左侧,对面是邻居周东,周东半夜被吵醒后,不敢出来,刚才听马蹄声远去,估摸着没什么危险了,于是开门出来察看。他怕灯光引起贼人注意,不敢持灯,好在东方现鱼肚白,目能视物。

  他打开院门,探出脑袋张望,见没有什么人,便迈出一条腿,可脚不是落在地上,而是踩在一样软软的物事上,他低头一看,一个人趴在台阶上,身下一片黑色的血迹,他刚好踩中这人后背。

  这一声不似人声的惊叫,吓得左邻右舍的胆子都没了,鬼鬼祟祟要出来察看的人,扔下手里的东西,一气儿跑回房中,有的钻进床上,有的钻进床下。

  “杀人啦。”周东声嘶力竭地叫着。太可怕了,这人怎么能死在他家台阶上呢。

  钱老财听了一阵,奇道:“是周东?他做什么?”

  小妾心有余悸地抱住他,把脑袋往他怀里拱,道:“阿郎,贼人还没走,别去。”

  “哦。”钱老财应了一声,道:“睡吧。”要是贼人追杀周东,钱老财是不可能牺牲大我,去救他的。

  钱老财抱紧小妾,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,渐渐有胆大的邻居出来了,巷子里说话声渐渐多了,大家七嘴八舌的,都劝周东报官。

  人死在他的地界,不报官是不行了,周东只好自认倒霉,怀揣银两,朝京兆府赶去。

  伍全还在睡梦中,便被击鼓声吵醒,有人报在东平街发现三具身着夜行衣的尸体,他立即召差役到衙门集中,然后洗漱着官袍,带领三班衙役赶了过去。

  仵作查验一番,写了文书,签了名。

  这情形一看就是黑帮聚众斗殴,这三人眼看是一伙的,却不知为何同伴没有把他们的尸体带走。伍全心头火起,吩咐衙役把尸体抬回去,自己在附近查看,因为报案得早,路上来往的百姓不多,再说三人倒地哪儿,到处是血,也没人敢往前凑,现场得以保留。

  伍全很快看出三具尸体周围有马印,这儿原先是有马的,只是不知马是死者骑来的,还是凶手骑来的,现在去了哪里。

  他正细心察看地面,一个眉心有痣的差役把周东带来,道:“大人,这人报案。”

  来回奔波一路,日已出,阳光热烘照着在头上,周东还是觉身浑身直冒汗气,结结巴巴把一具尸体倒在家门口的事说了。

  伍全眼睛眯了眯眼,道:“走,看看去。”

  从东平街到周东家,这一段的马蹄印早就被行人踏平了,不过,死者一身黑色夜行衣,倒是跟其他三具死尸相同,伍全很快归为同一伙。

  周东被带回京兆府做笔录。

  伍全看着呈上来的口供,眉头皱成一团,这案子很棘手啊,现场没有人证,周东光听到惊叫声,那管什么用?

  “大人,丞相府的人求见。”差役凑上来道。

  伍全抬眸,道:“快快有请。”

  黑子换了一身衣裳,和伍全见礼毕,分宾主坐下。

  “大人,某昨晚路经东平街,恰好见一伙黑衣人和一个身着青衫的汉子斗成一团,前面还有一辆马车急奔,车上有一人,连声呼救。某追上去一看,见是丞相长史唐子浦唐大人,唐大人满身是血,一只耳朵被削掉,幸得义士相救,才得以保全一命。某救唐长史回丞相府,听他说,有人刺杀于他。”

  “什么?有人刺杀唐长史?”伍全惊呼失声,他真想骂娘,煌煌京师,竟然有人胆大包天,使出刺杀的手段,要是让他查出是谁,一定判为死刑。

  唐劬是丞相长史,又受了伤,伍全只好上门慰问了。

  唐劬没有回租住的小院,伍全到时,太医正在为他敷药,亲眼见了他耳朵的位置光溜溜的,殷勤的态度也就稍稍冷了些。

  唐劬脸色灰白,没有一丝血色,一是失血过多,又受了惊吓,二便是心理作用了,从此以后只能当个废人,再也无出仕的机会,真心让他无法接受。

  问询了事情的经过之后,伍全便去丞相公庑求见程墨。唐劬是丞相长史,这件事,他得去向程墨禀报一声才是。

  他在门房等了一个多时辰,眼看太阳高挂,热气逼人,程墨才回来。

  “丞相,唐长史陡遇恶人,致有意外,下官十分痛心。”伍全情真意切地道。京城高官云集,勋贵多如狗,如果不是十分会做人的人,如何能在京兆尹这个位子上呆得长久?程墨为相之后,他一直想和程墨攀上关系,只是一直不得其便,没想到今天机会来了。

  程墨自然要问案情,看唐劬的“供词。”

  黑子只是一个“路人”,唐劬自然不知幕后指使者何人,更不知道追杀他的有几人,反正他慌不择路,一路狂奔,最后更是被削下一只耳朵,吓破了胆儿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伍全和程墨说话之际,有个乞儿把一卷竹简掷进太常府,下人拾到后,一看上面有字,赶紧呈报给焦躁的张勉。

  张勉展开竹简一看,上面只有一行字:“你要找的人在京兆府。”

  夏二等人好端端的为何会去京兆府?难道逛街走错地方?当然不是,他们去执行刺杀任务,却一夜未归。虽说他们不是专业的刺客,但张勉对他们的身手还是很有信心的,因而并没有想到四人已成了四具僵硬的尸体。

  张勉脸上阴晴不定,沉吟半晌,叫过汪六,道:“你去一趟京兆府,叫伍无缺过来一趟。明白?”

  汪六当然明白,不就是去看夏二等人是否真在京兆府嘛,至于把伍全叫来做什么?张勉位高权重,心系京城治安呗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50280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