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46章 随便打骂

第546章 随便打骂

  丞相公庑的人大多都知道唐劬被追杀了,被追杀的理由五花八门,有人说是情杀,有人说唐劬欠下巨额赌债,债主讨不到银子,派人杀他泄愤。而唐劬也就此再没有出现在同僚面前,程墨对众多议论一概不予置评。

  唐劬还在丞相府养伤呢,小院子是不敢回去了,谁知道张勉会不会丧心病狂到再派人到他家中刺杀?再有下次,可就没人救他了。

  众属官议论纷纷之际,张清从供暖局来了,这些天他要兼顾供暖设备的安装,又要兼顾城外的作坊,两边来回跑,大热的天,日头又毒,白净的脸都晒黑了。

  一进门,他先倒杯水仰脖喝了,抹抹嘴巴,道:“五哥找我什么事?”

  他还得出城一趟呢,天气热,工匠们铸的管道就少了,他得去看看,尽可能把产量提高起来。

  程墨道:“十二郎,如果给你一个长史做,你能做好吗?”

  “长史?什么长史……”张清一句话没说完,眼睛瞪得像铜铃,怪声道:“不是吧?五哥,你要让我当丞相长史?”

  父亲倒是希望他跟着程墨有出息,能正儿八经的出仕,要不然上次看到武空有官当,也不会吹胡子瞪眼地找武空地麻烦了,老父那是吃醋了。可一下子给他一个丞相长史……希望来得太突然,张清被砸晕了,张着嘴,不知说什么好。

  现在是举察制和科举制交替时期,院试还没有举行,第一届举子还没有考出来呢,属于青黄不接,如果有人举荐,程墨又觉得合适,任命他为丞相长史也说得过去,张清没有功名,待明年第一届的进士名单新鲜出炉,就不能这么干了。

  什么是举察制?就是地方官可以任命有才学、贤名的士子为自己的属官,先决条件便是有才学贤名了,只要大儒、官员肯写信证明这人确实才学不错,人品高尚,地方官便可以任用。什么才是有才学呢?那就见仁见智啦,所以给那些世家子弟大开方便之门。

  征僻制是什么呢?皇帝自然是求才若渴的,只要听说某地有德高望重的人学富五车,是一定要请他出仕为官的。霍光当权时,以皇帝的名义派使者执礼请地方名士、大儒进京为官的不少,刘询亲政至今时日尚短,还没有人向他举荐贤才。

  张清要求一封举荐信轻而易举。程墨担心的是他的性子还须磨练,先让他做做看,实在不行,再回供暖所。

  “你回府和伯父商量,三天内答复我。”

  张清迷迷糊糊地回府了,他从没想过这么重要的一个官职会落到自己头上,那可是一步登天哪,他没做梦吧?

  安国公的反应就很激烈了,二话不说,马上吩咐婢女取官袍侍候他换上,然后坐车直奔丞相公庑,一进门对程墨纳头便拜:“丞相,你真是十二郎的大贵人哪。”

  考功司郎中算什么,他儿子可是丞相长史,说不定再过十年八年,有机会坐上丞相的位子呢。安国公脸上的褶子都是笑,武空为官的不快早被他抛到九霄云外了。

  国公爵位尊贵,太祖封的国公能安稳世袭到现在,真的不多,可吴朝风俗,国公再尊贵,没有实职,也是枉然,就像曹国公祖上还曾尚过公主呢,现在不也得夹着尾巴做人?吴朝风俗,实权才是实实在在握在手里的东西。

  因而,安国公张宁的爵位比程墨高,但连闲职都没有,空有一个袭自父亲老安国公的爵位,在程墨这等皇帝跟前的红人、朝廷中的重臣面前,便有些不够看,加上他习惯奉迎人,拍起程墨马屁来,那叫一个自然,丝毫没有自己位尊爵高的觉悟。

  张清回家一说,他立马跑来向程墨道谢,顺便把此事敲定下来,省得儿子不懂事,还真“考虑”起来,万一考虑来考虑去,把丞相长史给考虑没了,那就连哭的地儿都没有啦。

  长子袭爵,幼子仕途得意,安国公走路都带一阵风,心情如三月春风,舒爽得不行。

  “伯父来了,快请坐。”

  程墨放下手里的公文,走到一侧的沙发边,示意安国公坐。这是要闲聊的样子了,安国公笑容更盛,眼睛成了缝。

  他匆匆而来,可不代表空着手,坐下之前,先把一个精致的黑檀木盒子放在几案上,道:“丞相啊,十二郎承蒙您成全,您可别跟他客气,该教的时候教,该骂的时候骂,该打的时候不要手软。”

  这话说得程墨瀑布汗,道:“伯父说笑了,十二郎只是缺少处理政务的经验,只要用心,什么学不会?”

  勋贵子弟哪个是笨蛋?这些人比普通百姓高得太多,从小耳濡目染的都是权谋之道,真要谋划起来,哪会差了?

  张清平时性子冲动,一言不合便先打一架再说,可是管理供暖所这些天,事无巨细一一过问,手下工匠民夫几千人,何曾出过差错?可见无事便罢,有事他是能挑起来的,要不然程墨也不会任命他。虽说有举荐信则可,不需参加科考,但也要量才而用才是。

  哪个父亲听别人夸奖自己儿子会不高兴?安国公一听程墨这么说,脸上的褶子如菊花盛开,嘴都咧到耳根了,抚须道:“还须丞相多多教导。”又和程墨商量:“由杜子牧杜老先生举荐可好?”

  杜晴是当世大儒、昭帝帝师,桃李遍天下。下个月院试即将举行,自实行科举制后,杜大儒越发炙手可热了,如果由他举荐,既显得张清有才学,又应景,最好不过了。安国公交流广阔,要求一封举荐信的话,大把的人选,不过他在来的路上想来想去,都觉得任何人都不及杜大儒有面子。

  程墨欣然道:“可以啊。”

  只要你能让杜晴写举荐信,没有什么不可以的。

  杜晴是真正的大儒,学识渊博,品德高尚,严于律已,对昭帝忠心耿耿,简直可以媲美圣人了。他轻易不与人写举荐信,除非那人确实是他的学生,而且品学兼优,深得老先生欢心。这两点,张清半点也挨不上。

  看安国公信心满满的样子,程墨有些纳罕,不知他何以如此自信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50280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