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47章 悔之晚矣

第547章 悔之晚矣

  一连发现四具尸体,又有官员被追杀,此等大案发生在天子脚下,身为京兆尹的伍全面上无光,发狠要尽快破案,这会儿把周全、钱老财等人传来,正在问案。汪六赶到京兆府,哪里见得着他?

  汪六本就是打着请伍全过府的借口来探消息的,听说伍全在审案,他想踱进去听审,可是被拦住了,他是太常府的仆从,差役客气地请他去厢房用茶。

  差役们进进出出,脚步匆匆,厢房连个鬼都没有,哪有茶喝?不过是说得婉转些儿,让他别在这里碍手碍脚罢了。

  他也不恼,离开审案的二堂,四处晃荡,差役们忙得脚不沾地,哪有人管他?他晃了半天,夏二等人没见着,倒是在停尸房里见到四具盖着麻布的尸体,吓得他赶紧跑开,差点和迎面而来的仵作撞上。

  仵作进停尸房,拉起靠门一具尸体身上的麻布,不知查验什么。

  汪六跟在仵作后面来到停尸房门口,犹豫了一会儿,按捺不住好奇心,眯了眼往里张望了一下,只这一眼,立即呆住,那具死尸颧骨如刀,几与鼻梁齐高,可不正是侍卫中的沈八么?他吃惊地道:“你!”

  他神志错乱间,想问沈八为何会躺在这里,仵作却以为他跟自己说话,奇道:“我怎么?”

  他的差使,便是和这些死尸打交道嘛,有什么好奇怪的?

  汪六瞪眼看了沈八两眼,突然胃里乱江倒海,喉头呕呕作响,扶着墙根直呕,仵作见怪不怪,只管在那尸体上摸来摸去,查找还有没有查不到的刀伤。

  汪六一路呕回太常府,脚步虚浮,眼前晃来晃去尽是沈八死后的样子。

  “你说什么?四人全死了?”张勉不敢相信,吃惊地道。怎么可能,他四个身手不错的侍卫,全被人干掉,一个逃回来报信的都没有?

  汪六真心没勇气翻麻布一个个去看,既见到沈八,想必夏二也在里面。

  “呕……”汪六忍不住又呕了,胃里呕无可呕,只剩酸水。他年纪还小,从不曾见过死人,也不曾见过被人杀死的死人,晚上一定会做恶梦了。

  张勉厌恶地挥手让他滚出去,在房里踱步转起圈圈,四个侍卫身亡,也就是说唐劬安然无恙了?难道他对自己隐瞒身有武功的事实,他不是一个文弱书生,而是文武双全?不不不,张勉连连摇头,就算唐劬会些拳脚功夫,也断然无法以一敌四,把夏二等人杀死,最大的可能,只能是他被人救了。

  “小六,滚进来。”

  汪六在院子里扶着树干接着呕吐,在他呕吐的间歇,旁边一个小厮适时递上一杯水。听到房里的叫声,汪六顾不得涌到喉头的酸水,赶紧过去。

  “即刻去请左太史令和赵祭酒,就说阿郎我有要事急事,让他们无论如何立即过来一趟。”

  张勉脸色有些狰狞,汪六心里害怕,不敢多问,赶紧答应一声,出去吩咐套车,坐车赶去叫人了。

  张勉又在房里踱起了步,转了一圈又一圈,事到如今,只能先下手为强了。

  他们要对付程墨,虽然事涉机密,应该避人,但皇帝也有几门穷亲戚,是人就有亲朋好友,不可能孤伶伶一个人,所以左丰对自己常往太常府跑的举止并不太在意,大不了说两人以文论交。赵丹就小心多了,如果事成还好,若是事败,难保没有性命危险,小心总是没错。

  左丰接到消息,处理了手头的公务,跟同僚说一声,马上往太常府赶。赵丹就不然,打发走汪六,装模作样磨蹭到天快黑,才溜出班房,绕了半个京城,才到。

  这个时候,天已经黑透了,书房点了灯,两个男人相对无言。

  张勉为了不寒左丰的心,派人追杀唐劬的事是不能说的,只说事情有了变化,必须尽快动手。左丰惊讶极了,忙问接下来的行动,却被告知,张勉打算弑了皇帝,扶皇长子继位。

  张勉思之再三,刺杀唐劬的事迟早包不住,程墨是文官之首,若是得知此事,定然会奏报皇帝,而皇帝肯定无法容忍刺杀官员的行为。事到如今,只能杀人灭口,杀程墨还是刘询呢?显然,杀刘询的收益高得多。

  左丰同意帮助他把程墨拉下马,那是因为两人有交情,张勉又许以高官厚禄,利益在前,谁不动心?

  再说,程墨表面风光,实际上升得太快,老成持重者都觉得他根基太浅,左丰也是这样认为,他是一步步走出来的,根基扎实,加上有张勉这个带头大哥,要把程墨拉下马,只要细细谋划一番,还是大有希望的。

  可刘询不同,他是根正苗红的凤子龙孙,武帝曾孙、废太子刘据的孙子,那是霍光亲自验证过的,这身份比真金还真。左丰是读书人,忠君思想根深蒂固,他从来没想过要对皇帝做什么,突然某一天有人告诉他,要把皇帝搞死,他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人疯了。

  为此,在赵丹没来这段时间,两人已吵了一架,要不是三人此时共同进退,他早就拂袖而去了。

  赵丹见房中只有两人,便问:“子浦呢?”

  难道唐劬比他还晚?这么一想,赵丹便坦然了。

  张勉不好说唐劬不知生死,遮掩道:“子浦母亲病了,他今早启程回乡探望母亲。”

  吴朝以孝治国,母亲病了,当然要在母亲榻前侍奉汤药,要是得知母亲病了,还在京中留连不回老家,那是会被人弹劾的,这个人的前途也就毁了,哪怕能继续为官,政敌也会时不时拿这一点攻讦。

  张勉跟左丰这么说,跟赵丹也这么说,两人都没多想。

  赵丹坐下后才发现左丰脸色苍白,汗出如浆,不由关心地道:“世美兄可是病了?”

  看这样子,是风寒吧?

  左丰心中又悔又恐惧,要是知道跟着张勉走,会落到诛九族的地步,他哪会上这贼船?现在得知张勉的秘密,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了,现在可怎么办?面对赵丹的关心,他眼泪差点掉下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50280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