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49章 得陇望蜀

第549章 得陇望蜀

 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。

  考功司提前一千余年横空出世,又关乎众官员的切身利益,更是程墨第一个施政方策,不仅聚集所有文官的目光,就是武将、勋贵们也密切关注,甚至京城周边的地方官,听说这一新政后,也忐忑不已,谁知道这条政策以后会不会推广开来,跟官字沾边的,都要评一评,来个择优去差?

  知道刘询用这样温和的方式清除死硬派的,只有程墨和武空两人,武空得了程墨提点,废噎忘食几天,总算把标准做出来了。

  怎样算优,怎样算差,怎样是中,总得有迹可循嘛,要不然怎么安文官们之心?各衙门官职不同,评选的标准自然也不同,亏得武空出身勋贵,自小受的是接班人的培养教导,京官的品级职能那是从小熟记在心的,这时把精力放在标准上,总算事半功倍。

  这份标准,重点“照顾”了那些必须被撤被贬的人,武空有顾虑,担心会成定例,对以后的官员不公。程墨道:“下届再改回来就是了,我们这不是摸着石头过河嘛,有些微差池也很正常,谁敢说什么?”

  三年评一次,下一次评选是三年后,那些被撤的官员早就成昨日黄花啦,谁还记得他们?严厉的标准稍稍改宽松一些,只会更受欢迎。

  武空一想也是,基调就这么定下来。程墨修改确定后,武空上书皇帝,请求以此标准评选。

  消息灵通者得知,松了口气,有规则可循就好。

  那些急吼吼跑去送礼,又被拒的官员中,拿着送不出去的礼物,或是着急忐忑,或是焦躁不安,也有个别脾气不好又觉得一定会被撸的,已经纠集了人,准备待下岗名单公布,便和武空来个鱼死网破,没想到,名单没出来,倒是皇帝以下诏的形式,把这份标准公之于众了。诏书上特别说明,先在文官中实行。

  文官们对号入座,再就关心的人逐条对比一番,自己是去是留,大多心中有数。考功司在武空的带领下,开始有条不紊地运作,为每个官员打分。

  这时,那些自我估计在中差之间徘徊的官员携重礼再次上吉安侯府的门,依然吃了闭门羹,于是转而到丞相府送礼。

  狗子已养好伤,神气活现出现在大门口,打着官腔,把那些送礼者一概拒之门外。不过,一来一往的对答中,狗子还是收了不少好处的,人家小匣子塞到自己手上,不收就太不讲人情了嘛,狗子是很通情达理的。

  程墨政务繁忙,却还是把一部份精力放在考功司的运作上,武空送上来的报告他都认真看了,有时还会在脑中把这个官员的作为细细捋一遍。虽说成立这个新衙门的本意,是为了让对刘询有异心的人离开朝堂,但若真有才学不足以胜任的官员,也会借此清除出官员队伍,绝不手软。

  如此过了两天,这天下午,程墨刚把武空送来的报告看完,挑出两个有疑议的官员让武空重新核评,安国公气呼呼来了。

  张清即将任丞相长史,众兄弟已在醉仙楼为他庆贺过,张清被灌得酩酊大醉。现在就差一封举荐信,走完这道手续,张清就能走马上任。

  安国公脸庞红通通的,大步走进来,呼呼喘气儿。

  武空公事已请示完毕,他最近忙得团团转,也就乘机告辞,给安国公留下说话的空间。安国公也巴不得他快点走,朝他点点头,并没说话。

  程墨起身走到沙龙边,道:“伯父先喝杯水缓一缓,我们再喝茶。”

  看他这样子,程墨几乎要怀疑他得高血压,脸色红得太不正常了,这血压怕得上两百吧?前世,程墨的父亲就是多年高血压病患者,最后因为脑血栓卧床一年多,与世长辞。对这病症,程墨还是有些了解的。

  榆树端了一杯凉白开过来,对自家阿郎下的,阖府上下不许喝冷水,只许喝烧开的沸水的规定,榆树早就习惯了,天气热,他会先把水烧开晾凉,要喝的时候就方便多了。

  安国公正在气头上,哪有注意那么多,端起来就喝,一口饮尽,拿出帕子拭拭嘴巴,道:“气死老夫了。丞相,那个腐儒简直不可理喻。”

  茶具已移到这边几案,程墨一边打火石点燃小泥炉,一边道:“哦?”

  “第一次去,我送了一份价值连城的重礼,他不肯写这封信,也不肯收礼。第二次去,连门都不让我进了。”安国公气得胡子一翘一翘,根根竖起。

  程墨早料到了,杜大儒是一匹倔驴,他不答应的事,就是八匹马也拉不动他,要不然怎么会因为昭帝年轻轻驾崩,他心怀愧疚,拒绝再为帝师呢?

  “伯父,其实不是非杜大儒的举荐信不可啊。我看,你让武伯父写一封就行。”

  武伯父便是吉安侯了,以武空和张清的关系,让他写一封举荐信,不过举手之劳。吉安侯是勋贵,他的举荐信一样管用。

  安国公瞪眼道:“那怎么成!”

  举荐信一旦被采用,是会封存入档,随官员一生的,吉安侯的举荐信能和杜晴的比吗?

  程墨挑眉:“伯父的意思?”

  如果你非要在杜大儒这棵树上吊死,那也随你了。

  安国公就是来求计策的呀,他又骂了杜晴几句,一双狡黠的小眼睛看着程墨道:“丞相位高权重,只要肯开口,杜腐儒这个面子一定得给,还请丞相成全。”

  官职是他安排的,举荐信是他求来的,天下哪有这样的事?程墨似笑非笑瞟了安国公一眼,道:“要不,我给十二郎写一封?”

  安国公狡诈如狐,程墨的反话如何听不出来?他干笑道:“不敢当,不敢当啊。我再想想办法。”

  生怕再说下去,程墨收回让张清当丞相长史的话,火烧屁股似的跑了,小泥炉上瓷壶里,水还温,没有沸。

  程墨摇了摇头,叫榆树进来,吩咐他给张清传话:“不要太拘泥于形式。”

  举荐信是敲门砖,能否在官场上走得长久,还是看能力情商呀,一封举荐信由谁写,有什么打紧?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50281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