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52章 弑君进行时

第552章 弑君进行时

  刺杀的风险实在太大了,刺杀一位食俸一千石的长史,都没能成功。要刺杀皇帝,又应该用什么方法呢?自以为逼上梁山的张勉紧张思索了一夜,最后决定用毒药,只要能在刘询的饮食中下毒,让他死得无声无息,便大功告成了。

  这件事,动作要快,功成之后,动作更要快,趁程墨悲痛万分,思绪混乱,霍光还没有得到皇帝驾崩的消息,一举控制朝政。他有点担心,这么短的时间,能否控制住未央宫,可刘询身边有他收买的一个小内侍,事急之时,用得上。

  张勉决定冒险,虽然时间匆促,成功的机会不到三成,但不搏一搏,只有死路一条,万一万功了呢?

  早朝时,坐在席子上,看着认真听政的刘询,他唇边不时露出一丝讥讽的冷笑,次数多了,以致刘询或有所觉,瞥了他一眼。

  张勉也时时注意程墨,见谁出声奏事,程墨便望向谁,什么都没有发觉。

  他像猴子屁股似的,身子在席上扭来扭去。

  程墨一直没有正眼看他,上朝路上,他收到黑子送来的消息,太常府整晚没有人进出,左丰和赵丹进府后一直没有出来。他吩咐黑子等人继续监视,然后跟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,施施然上朝了。

  早朝上议了什么事,张勉全然没听进去,挨到散朝,他没有立即出宫,而是估摸着刘询到东殿了,马上赶过去求见。

  宣室殿中,程墨先他一步而来。

  “他想干什么?”刘询已经察觉张勉早朝举止异常,得知左丰赵丹没有出府,不禁皱眉。

  张勉平时对他还是恭敬的,虽然只是表面上,但相比于吴瑭的不假颜色还是要好得多。这人先是刺杀官员,接下来又想干什么?

  程墨道:“陛下,臣的人已经跟着他,且看他要做什么再说。”

  一句话没说完,内侍来报,张勉求见。

  刘询和程墨对望一眼,程墨笑道:“臣避开。”

  “好,大哥就到屏风后避一避。”刘询所坐的位子背后是一幅屏风,屏风后是一幅没有窗的墙,墙和屏风之间,有可容两人站立的宽度。

  程墨应了,起身走向屏风。

  张勉进来时,见刘询大书桌上正中摆一套茶具,茶具旁一个小泥炉,小泥炉上一个白瓷壶,不由多看那壶两眼。

  早上出门,他怀里揣了毒药,急切之间,他没有时间寻找无声无味的上等毒药,怀里揣的是砒/霜,吃了七孔流血,不过也无妨,只要控制住刘询贴身的内侍,把他脸上的血迹一抹,谁能知道。

  皇帝的饮食把关极严,有专人试毒,想在饮食中下毒,是做不到的,他圣宠不显,刘询也没有留他用过膳。他已经想好啦,最好的办法,便是求觐见,然后在茶杯里下毒,那么小的杯子,只要指甲大的一点,便能致人死命了。

  刘询已经对他很是警惕,一双眼眨也不眨地看他。他行礼参见毕,飞快睃了瓷壶一眼,尽在刘询眼中。

  刘询没有赐坐,道:“张卿有何事奏朕?”

  皇帝日理万机,哪有时间陪你闲扯,面圣一定得说正事。张勉早想好了,又飞快睃了瓷壶一眼,道:“陛下,陶太常丞赴豫章赈灾多日,没有消息传来,臣以为,应该再派人去瞧瞧,或者出了什么意外也不一定。”

  这就胡扯了,你负责宗庙祭祀,不好好打理自己那一亩三分地,瞎掺和赈灾的事干嘛?

  刘询脸一沉,道:“赈灾事自有丞相处理,卿这是越俎代疱么?”

  这事真不怪张勉,最近这段时间,没有节日,不用祭祀,他不负责行政事务,匆促之间,他让他找什么话说?

  张勉又睃了一眼瓷壶,只是想,水怎么还不沸呢?他听那内侍说,刘询很喜欢喝清茶,每天下朝后,必然会喝两杯清茶吃两块点心,然后才开始处理政务。所以他才赶这个点来,这是唯一能确定的,刘询喝茶的时间。

  “臣惶恐。陛下,臣小时候家乡也曾遭遇水灾,曾有亲人丧身水中,豫章大水,臣感同身受,对灾区的灾民深表同情,陶太常丞很多天没有消息,臣担心不已。”

  “此事不用你理,下去吧。”

  “陛下,臣还有事启奏。”一听刘询让他出去,瓷壶的壶嘴又冒出丝丝白烟,张勉心中大急,这水就要沸了,他怎能出去?他却不想,刘询没有赐坐,他站的地方离椅背尚有一丈多,离书桌有两丈,就算让他留在这里,这么远,他又怎有机会下毒?

  “你还有什么事?”刘询明显不耐烦了。

  屏风后,程墨听出张勉支支吾吾言不由衷,一定会有所动作,偏偏他躲在屏风后,不能出来,好在,刘询并没有坚持让张勉滚蛋。

  张勉搜索枯肠:“再过一个多月就是七月半了,臣请问陛下,今年的祭祀可还是跟往年一样?”

  去年是霍光当政,祭祀准备工作,都是在霍光的关注首肯下完成的,刘询只是和霍光一同乘车去太庙祭祀而已。

  张勉情急之下,灵机一动,总算找到一个可以详谈的话题,要是刘询问起祭品、器皿等细节,祭祀时演奏何乐,谈的时间就长了。

  这时瓷壶的水沸了,程墨提壶泡茶,道:“一个多月?要提前这么久准备么?”

  “是,七月半乃是大节,要准备的东西很多。”张勉看着那倾倒出清澈水线的细长壶嘴,两眼发光。

  刘询心知有异,略沉吟一下,放下瓷壶,道:“朕去如厕,你且在这里等着。”

  皇帝也是人,也要吃喝拉撒,上上茅厕实在正常得很。

  张勉大喜,点头哈腰道:“诺,陛下请便,臣在这里候着。”

  屏风有八幅,用的时候展开,不用的时候合上,每扇之间,有一条细缝,虽然缝极细,但要看外面,还是做得到的。

  程墨眯缝一只眼,看着张勉鬼鬼祟祟左右张望一下,见殿中没人,急急走到桌边,揭开瓷壶的盖子,把一掇粉末放进去。

  张勉本想把毒下在茶杯里,既有从容下毒的便利,便直接下在壶里了,只要刘询喝一口,小命难保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51156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