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65章 真相如此可笑

第565章 真相如此可笑

  元殷楼灯火通明,远远望去,如一座金碧辉煌的水晶宫,楼下偶有车马到来,客人到这里,都变得斯文有礼,由衣着光鲜的小二引进去,寻一清静座头坐下。

  丝竹之声若隐若现,既不打扰客人们的谈兴,也不显得冷清。

  靠窗的座位,坐着两个年青男子,左首一人年约三十,皮肤白哲,唇上留两撇八字胡,保养得极好的手轻握酒杯,偶尔送到唇边呷一口。这人正是霍禹,约罗安到元殷楼赴宴。

  罗安得罪了程墨,在羽林卫呆不下去,让整个靖海侯府备受冷遇,这是父兄们无法原谅的。勋贵之家表面上看起来风光,却有可能一个不慎,就此败落,成为勋贵圈中的笑话。靖海侯哪能让家族沦落到这种地步?只好费尽心思巴结上程墨,而作为得罪程墨的家族罪人,罗安被父亲放弃了,在家族内部,成了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

  这三四年,程墨顺风顺水,风光无比,罗安却颓废苦闷,连昔日的朋友都弃他而去。

  霍禹约罗安到元殷楼,自然不是发善心,行善举。

  “难道你不想把他踏在脚下吗?”他眉目含笑,说话间又呷了一口酒,还别说,程墨研制出来的烈酒味道可真香醇,他越来越爱喝这种酒了。

  罗安默默挟了一筷菜,放进嘴里慢慢嚼着,良久,轻轻摇头,道:“四郎说得不错,我已成废人了。可是他的权势如日中天,我如何撼得动?此事休提。”

  他曾愤怒,曾怨天忧人,可这些,都不能改变他的现状。备受白眼这很多个日日夜夜,他时时刻刻在反省自己,若不是自以为少年得志,举止轻浮,何至于羞辱程墨?若没有羞辱程墨,又何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?

  霍禹是谁?那是程墨的小舅子,和程墨的正室夫人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,打断骨头连着筋,自己一个外人,何必掺和到里头?罗安总算识相了一回。

  霍禹最近频频出击,已联络多人,意图进行倒程运动,之前几人看在他是霍光之子的份上,又不愤程墨年轻轻身居高位,假以时日又是一个霍光,经他多番劝说,已经同意了。他本想罗安和程墨有旧怨,让罗安做出头鸟再好不过了,没想到罗安却如此答复。

  “十八郎,你这么想就错了……”霍禹不断劝说。

  罗安只是摇头。

  夜色渐深,有七八分醉意的霍禹被小厮扶上马车,罗安落寂地站在元殷楼高高的台阶上,目送他的马车在侍卫的簇拥下离去,人与人就是不一样,自己只不过做错一件小事,却落得如此下场,霍四郎成天吃饱没事干,上窜下跳的,只为扳倒妹夫,却没人理他。

  他站了很久,直到店里的小二送客出来时,奇怪地看了他一眼,这一眼如沸水溅在他的肌肤上,把他烫得回了神。

  马已牵来,他的小厮没精打采站在街旁,不知想什么。他走下台阶,翻身上马,朝靖海侯府而去。

  路上黑蒙蒙的,小厮没有挑灯笼,他也不在意。他不急着回那个呆腻了的院子,回去也只是呆望四四方方的天空,并没有挥鞭急驰,而是信马由缰,任由马儿慢腾腾往前走。

  后面几匹马急驰而来,他欲待避到路边,马上乘者呼啸一声,把他围住了。

  霍禹这些天接触的人,都被带到司隶校尉衙门问话。

  云可把这些人的供词呈到程墨案前时,低垂着头,不敢去看程墨的脸色。

  程墨的表情很怪,有些震惊,有些不敢置信,还有些不可思议。要知道这个时代,家族的力量无比巨大,维护家族的权益是家族中每个成员的义务,若是背叛家族,在社会上没有立锥之地。

  自打霍书涵嫁过来,霍家和程墨便紧密联系在一起了。霍光隐退,总归会越来越远离朝堂,他又是上了年纪的人,说不定哪天便驾鹤西去,程墨年轻轻为相,随着时间地推移,权柄会越来越重。总有一天,霍家须靠程墨才能维持以往的荣光。

  而霍禹这个脑袋被驴踢了的家伙,却到处串联,要把父亲的接班人,自己的亲妹婿扳倒,这叫什么事儿?

  这些密报,程墨一如既往呈到御前。

  刘询看完,难掩惊讶,供词上有罗安等人的签字画押,而且这些人暂时押在诏狱,随时可以提审。

  诏狱是成立司隶校尉时,刘询特准司隶校尉具缉捕审问之权而设的监狱,与廷尉署的大狱有所区别。

  廷尉署审理大案要案,而司隶校尉只审理谋反案,即如果皇帝认为你有谋反悬疑,可着司隶校尉审理。

  鉴于朝中遍布霍光耳目,第一宗案子查的又是霍光,为防霍光反击,根基未稳的皇帝死无葬身之地,只好暂时隐瞒重启司隶校尉之事。所以,诏狱还只是几间耳房,房外有人看守,而那所大院子,也没有挂牌子,刘询还没有下诏。

  “证人确实如此招供?”刘询看了半天,问出这句话时,表情也很奇怪。他一直担心霍光会废了他,没想到霍光没有任何动作,反而是霍禹到处活动,四处串联,想把妹婿扳倒。

  若消息属实的话,程墨断然没有向霍光通风报信的可能。刘询最后一丝疑虑消除了。

  “是。”程墨苦着脸道。

  刘询看看他,再看看面前的供词,终于忍不住露出笑容,安慰道:“霍四是骄横惯了的,看不惯大哥为相,也有可能。想必不是霍大将军授意。”

  俗话说,虎毒不食子,霍光再狠心,也不可能扳倒女婿,再说,若他出手,会是这个样子么?霍禹找的,都是平素来往密切的人,这些人大多不得志,奉承霍禹,希望图个晋身之阶。这样的人,能成什么事?

  程墨翻了个白眼,应了一声:“是。”

  现在你相信我岳父没有废你之心了?揭出我们小舅子妹婿不和,你很开心?

  刘询把密报递到小泥炉上烧了,道:“把那些人放了吧,别让霍四知道我们在查他。”

  “诺。”

  这件事,算是到此为止。rbsp;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59226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