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66章 不讲理

第566章 不讲理

  白晃晃的太阳照得人睁不开眼睛,青石板的甬道被烤得冒烟,要是赤足踏在上面,只怕连皮都要脱掉一层。

  院子里的气氛让人窒息,婢女们一个个缩着脑袋,生怕一不小心,便会受罚。她们深知霍显的手段,此时她又在气头上,只要让她抓到一点错儿,不死也得重伤。

  霍禹苦着脸跪在能融化肌肤的青石板上,额头、脸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,一个身着鹅黄色曲裾裙的侍妾得了霍显示意,手持油纸伞,走了过来,想为他遮挡烈日,还没走到他身后,廊下一声暴喝:“做什么?”

  侍妾吓得手一颤,绘着美人出浴的油纸伞骨碌碌滚落在地,侍妾双膝一软,跟着跪在霍禹身后。

  霍显带着哭音儿道:“夫君,四郎本是无心之过,你何必当真?稍为惩戒,让他长长记性,以后改了就是,何必如此罚他?若他有个三长两短,妾身也不活了,呜呜呜。”

  她说着,拿锦帕拭了拭没有泪的眼睛,拭眼间隙,不忘瞪了坐在一旁,对这一幕无动于衷的程墨一眼。

  霍光很生气,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,如果不是他的病情趋于稳定,看到程墨送来的那叠供词,他会气得当场到阎罗王那儿报到。

  送给刘询御览那份供词被刘询烧了,留档那份,此刻却在霍光手里。

  “无心之过?你问问他,他都干了些什么!就是当场打凶这逆子,也不冤枉了他。”霍光脸庞潮红,呼呼喘气。

  “快请曾太医。”程墨对在廊下候着的婢女道,又劝霍光:“幸好四舅兄唱了这么一出,陛下才确信岳父忠心耿耿,也算因祸得福了。此事已揭过去,以后休提。”

  霍显连连点头,道:“五郎说得是,四郎有大功呢,要不是四郎如此作为,陛下还不知会怎样胡乱猜疑呢。要我说,当初夫君就不该扶立他。”

  “你还说!咳咳咳。”霍光气得不停咳嗽,程墨帮他拍着后背,他好不容易顺了气,怒道:“要不是你,逆子怎会变成这个样子?此事若不被五郎侦到,难道要让他真把五郎扳倒不成?”

  霍显小声嘀咕:“五郎跟皇帝的关系铁着呢,谁扳得倒?”

  她是不知道这件事,若知道儿子傻乎乎忙活这事,定然劝他不要白忙活了,程墨跟刘询那是一个碗里吃过饭的,就是皇帝跟太子都没这么亲过,她这比喻是不大合适,总之就是两人好得穿一条裤子就是了。那是儿子能扳得倒的吗?

  “你还如此纵容他!”霍光气得扶住了额头,就是拿霍显没办法。两人三十余年的夫妻,自年轻时起,霍显就把他吃得死死的,他的话,她全当耳边风,她的话,他却是全放在心上,那是他心之所系,岂容有失?

  程墨看着不是事,劝道:“岳父还是回房歇会儿吧,天热,四舅兄再跪下去,只怕会中暑,不如让四舅兄回房反省。”

  别拿老婆孩子没辙,先把自己气死了。

  霍显先前对程墨很不满,这会儿总算气顺了些,道:“五郎总算说了句人话。”

  帮你儿子求情就是说人话,不帮你儿子求情,我连人都不是了。程墨腹诽,朝霍显丢个眼色,道:“岳母快扶岳父回去歇着。”

  霍显会意,朝他微微点头,伸手去扶霍光,道:“夫君,这儿太热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大将军府建有水榭,偌大的池子上搭几间大屋,宽敞的回廓,落地窗,房中不用屏风隔断,天气再热,在里头坐卧也凉爽异常。

  霍显伸手去扶,霍光虽然面色不豫,但没拒绝,怒瞪了霍禹一眼,在妻子的搀扶下离去。

  霍光刚转过弯,霍禹已站了起来,顾不得擦拭脸上的汗,便朝程墨怒视。他膝盖硌得生疼,脑袋在大日头底下晒得发晕,想冲上去揍程墨一顿,腰麻了,迈不动步,怒气勃发之际,抬手扇了侍妾一巴掌:“我还没死呢,跪什么跪?还不扶我起来,”

  侍妾身子娇弱,本就晒得眼前阵阵发黑,被他一巴掌直接打趴下了。他憋了半天的火气全撒在侍妾身上,抬腿就踹,侍妾两眼一翻,一声没吭,直接晕过去了。

  曾强听说霍光不大舒服,赶了过来,刚好见到这一幕。霍禹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公子哥儿,自小骄纵,打骂个把侍妾实在不算什么,更加出格的事他都做过。曾强脚步只略停,便向台阶上走去,和程墨打招呼,道:“大将军不在这里?”

  程墨道:“家岳去水榭了。”

  曾强道谢后赶了过去。

  霍光的书房是阖府重地,某些方面来说,它比正堂还要重要,到霍光这地位,除非接诏,已经没什么人能让他在正堂接见了,而书房是他处理政务的所在,这里曾经是国之枢纽,来自全国的奏折就是在这里批阅后发出去的。

  书房的地基很高,三级台阶,环绕院子的庑廊。此时,程墨就站在最高的台阶上,冷眼看着霍禹把好心给他送伞的侍妾活活踹死,鲜红的血淌在青石板上。

  霍禹感觉到程墨阴冷的目光,一提袍袂,几步窜了上来,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?居然到家父面前告状!”

  说话间,他一招黑虎掏心奔程黑胸前而去。踹死侍妾算是活动了跪得麻痹的身子,这一拳,还带着呼呼风声。

  程墨虎口如铁腕牢牢钳住他的手臂,道:“你是不是嫌命长?要不要尝尝诏狱的滋味?”

  今天以前霍禹不知道刘询重启司隶校尉,现在已经知道了,他不怪自己所作所为太过出格,反而怪程墨先是派人跟踪他,接着又把供词交给父霍光,狠狠告了他一状,害得他被罚跪。

  “你敢?”他双眼喷火道。只要母亲健在,他就不信程墨敢动他一根汗毛。

  程墨笑了:“要不要试试?”

  程墨真正在乎的,是霍书涵,而不是那个只会搞事,在本来的历史上把霍家带入灭族深渊的霍显,哪怕这个女人现在成了自己的岳母,程墨对她也只有表面的尊重,而没有从内心尊重她。

  “你敢!”霍禹道,怒瞪程墨的眼睛已少了火药味儿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60383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