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72章 灰头土脸

第572章 灰头土脸

  不得不说,书房里有一个可爱小萝莉晃来晃去,还是很养眼的。小萝莉很快学会泡茶,学会捶腿,学会把瓜果切好,用银签子插了,送到程墨的嘴边,程墨只要张嘴即可。

  五天过去了,乐圆还在家“休养”,估计在没有想到反击的办法之前,他是不会出门的。

  又过了两天,狗子禀报,府门前多了些乞儿。

  江俊常到丞相府向程墨禀事,已落入他们眼中,不方便出面。程墨派云可乔装成一个失去父母的孤儿,混入他们中间。云可简直是表演的天才,扮什么像什么,不过一天,就跟他们打成一片,发现他们倒真是乞儿,不过有人雇他们到这儿蹲点,把每天来往进出的人一一记下来,向雇主汇报。

  据这些人说,雇他们那人,年约五旬,瘦瘦小小的,满脸的皱纹。

  云可嘴甜,一口一个叔叫这些人的头儿朱六,把朱六哄得眉开眼笑,天黑后,朱六去向雇主汇报时,把云可一并带去。

  云可一眼认出那人,正是乐圆的老仆顾叔,哦,乐圆叫他老顾。据他们所查,老顾的父亲是乐圆的父亲乐循的仆从,老顾自小服侍乐圆,陪伴乐圆读书,与他形影不离。

  程墨看着报上来的密报,笑了,真没想到,乐圆有这脑子,手头没有密探,便雇一群乞儿到他府门口守着。吴朝风俗,商贾只能在东、西两市开店经营,不准沿街摆卖,也不准小商小贩占路经营,若不是如此,想必他会雇一群小贩到丞相府门前摆卖,把丞相府门口的空地变成菜市场了。

  江俊请示:“丞相,接下来我们怎么办?”

  程墨道:“这么简单的事还用得着我吩咐吗?”

  江俊眨了眨眼,道:“诺,属下明白。”

  第二天,又有两个身强力壮的乞儿加入,细数下来,赖在丞相府门前的乞儿已经有十三、四人了,再这样发展下去,丞相府门前的大路,就要成为乞儿一条街了。

  新加入的乞儿,二十岁左右的自称姓雷,叫雷二,另一个估摸着有二十三四岁了,自称姓廖,廖三,反而叫雷二为二哥。

  雷二到没一刻钟,便为了地盘和朱六打起来。朱六是老大,最好的位置自然应该归他,大家都无异议,偏偏新来的雷二不服,一脚把朱六的破碗踢翻了。

  朱六当了几天老大,真以为自己了不得了,破碗被踢,面子挂不住,不还手能行吗?双方一开打,云可赶紧劝架,先把朱六抱住再说。雷二膀大腰圆,拳头跟钵似的,一人打五人完全没问题,朱六被抱住,其余人等被打了个落花流水。

  眼看兄弟被打翻在地,急红了眼的朱六挣开云可的手,赶上前干架,不知从哪儿冲出一群差役,二话不说把朱六一伙都锁了,雷二和廖三一见差役来了,早撒开两条腿跑得没影了。

  朱六要是忍心丢下兄弟们,倒也跑得了,可惜他是个讲义气的主儿,等他被锁到大狱,才发现云可那个孤儿鬼机灵得很,居然趁乱跑了。

  乐圆得知乞儿们全被伍全锁了,不禁长叹一声,人家手里有司隶校尉,连情报工作也不能和人家斗啊。

  老顾看着困守府中,好些天不敢踏出府门一步的主人,心疼地道:“阿郎,不如认输吧。”

  连他都看出皇帝不愿意罢免程墨,自家主人这是何苦呢。

  乐圆摇了摇头,道:“陛下被姓程的所惑,我若不提醒他,他会滑向深渊的。”

  “可是陛下……”老顾话到唇边,改口道:“这很多天,陛下可没差人问过您一声儿。阿郎,不如向陛下销假,上朝理事吧。您越是这样,越让程丞相得意啊。”

  弹劾乐圆的很多奏折中,有一些是光禄勋的备用干部上的,特别是官职低的主事、谒者、常侍谒者、主事谒者、中散大夫,这些人刚进官场不久,年轻气盛,很是看不惯乐圆为了打击政敌,摆出这么大的乌龙。

  老顾虽然不清楚这一点,可光禄勋人员众多,这些天前来探望的,只有光禄丞、车郎将、户郎将几人,可见乐圆任光禄勋时日尚短,部下不归心,再这么折腾下去,人心都要散了。

  乐圆何曾不明白这个道理,可他现在骑虎难下,出门就得被人嘲笑,除非有台阶下。

  这个台阶,程墨不可能递给他,刘询没递给他。所以他只能在府里窝着。

  又一个月过去,赴乐圆老家查他底细的密探回京,和程墨在书房密谈了一个多时辰。

  乐圆严于律已,密探没有查到他什么把柄,程墨考虑之后,决定暂时不动他。要把九卿之一的光禄卿拿下,必须有一击得手的证据,现在没有证据,只能徐图之了。

  因而,退朝后,程墨去宣室殿汇报政务时,状似无意地提到,乐圆已经请了很多天病假了,不知现在病体如何,请皇帝派人关心关心他。

  不提起乐圆还好,一提起乐圆,刘询就火大。闹出这么大的笑话,不说向他请罪,反而在府里装死,一装就一个多月,让他这皇帝也面上无光。

  他叫过郑春,道:“传朕口谕:你明天要不来上朝,以后都不用来了,朕准你告老还乡。”

  郑春忍笑领诏出宫传口谕,刘询和程墨抱怨:“这么大年纪了,还不着调,亏得他天天嚷着忠君,这就是他的忠君?”

  程墨假意劝道:“乐大人喜好面子,他不好意思嘛。”

  “他也会不好意思?”刘询余怒未息,道:“难道非得朕求他,才肯上朝?小陆子,你派个人去,告诉他,朕罚他三年俸禄。”

  小陆子应了,派了小内侍去传话。

  乐圆先是接到刘询递过来的台阶,接着接到罚俸的通知,发了半天呆,只能感叹天恩难测,皇帝这是想什么意思呢?

  程墨出宫时,刚才还晴朗没有一丝白云的天空,突然乌云密布,白天犹如黑夜,伸手不见五指。眼看暴雨倾刻即至,他没有出宫,而是去了南殿,和祝三哥说说闲话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64051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