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80章 有人欢喜有人悲

第580章 有人欢喜有人悲

  感谢西风清扬投月票。

  周进蓬头垢面,一脸疲惫走出考场,只觉苦读十年,都被掏空了,茫然四顾间,旁边一个旁若无人的声音道:“这一科,某必中,这道题我是这么答的……”

  那人随即念起他写的八股文,举子们慢慢走了过去,在他身边聚拢。

  周进听了一会儿,觉得写得很一般,阵阵喝彩声入耳,那人又得意洋洋地道:“诸位也觉得某写得不错吧?”

  那人大概二十七八岁年纪,长相一般,胜在皮肤白哲,吴朝以肌白为美,因此按时人的审美观,这人长得还是很不错的,他站在阳光下,仰望天空四十五度角,十分的骄傲。

  有识得这人的举子大声道:“高兄做得一手锦绣文章,想来是必中的,且看为弟的文章写得如何。”

  第一次举行科举,学子们心里没底,考官们心里也没底,大家都摸着石头过河,什么样的文章才会被录取,大家心里都没底。

  周进心里一阵茫然,看着那姓高的举子品评别人的文章,更加地沮丧,大概好文章不一定会高中吧?总要中考官的意,才能榜上有名啊。

  姓高的举子名叫高贤,出身世家,家里原想让他举察入仕,他觉得自己满腹才学,若是拿举荐信当官,未免脸上无光,像他这样的世家子弟人人得举荐,举荐怎能显出他的本事?这些年,他一直走马章台,就没干过一件正经事。

  刘询下诏,废举察制为科举制,他觉得自己总算有了显摆才学的机会,这一科,他报名考试,自认为必中。

  高贤素喜夸夸其谈,是个赵括之流的人物,他的出身摆在那儿,身边还是少不了追捧他的各色人等,三人成虎嘛,他的才名也就这么传开了。

  他又事先放出风声,不齿于举荐,不靠家族,要凭真本事考上,并大言不惭地道,这科,必中。

  周进看着高谈阔论的高贤,一张脸越苍白,他家里贫穷,若是不能考中诸生(秀才),只能下地种田或是去做伙计,家里实在无钱供他读书了。

  想到不中的机率实在太大,他头顶像罩了乌云,脚步也倍加沉重。

  此次科举,是程墨参考明清时代的科举制度,向刘询进言实行的,规则在诏书上写得清清楚楚。程墨穿越了,科举也不用像原来的展轨迹,自隋代开始出现,经过千年演化,制度才成熟。

  因而,周进早就知道,此科若中,便是诸生了。

  三天后的清晨,县衙前的空地上人山人海,有来看榜单的举子和亲朋好友,也有打算让家里的子侄参加下届院试,过来看热闹了解行情的士绅。

  周进忐忑不安站在人群中,远远地看着高贤被无数人围在中间,大声传授他参加科举的经验。他虽然只参加一次,也比很多人先行一步了。

  衙门中门大开,两个差役一人提红绸,一人拿浆糊,很快把红榜贴在墙上。

  高阳造出来的纸,还只在京城以及京城周边流行,虽有向州郡扩散之势,但还没有普及到吴朝的每一个州郡,这一次张榜,用的是大红色的绸,红彤彤的,分外喜庆。以后纸张普及,自然不会用绸,这个倒不用担心。

  一群人涌了上去,周进身板单薄,不仅挤不上去,反而被越挤越远,被挤到了街对面,站定后才现,鞋被踏掉了。

  周进着急啊,可是没办法,只能抻着脖子朝榜单前望,希望人少点,他能挤过去看看。突然,乱嘈嘈中一个响亮的声音道:“主考官以一已之私,录取县中举子为已所用,我等不服。”

  周进听出是高贤的声音,不觉奇怪,难道他没有考中吗?

  还真让周进猜着了,高贤以中举者自居,扬言院试不算什么,就是乡试、会试,于他也如探囊取物,手到擒来,没想到来来回回看了十几次榜单,愣是没看到名字,他立即怒了。他怎么可能不中?定是考官,也就是郡守作弊啊。

  他这么一嚷嚷,很多人都怔住了。这才第一届院试,大家都不熟悉套路,不比明清时期,放榜时每每有不中的举子嚷嚷不公,若被有心人利用,还会酿成科举舞弊案。

  高贤见没有人响应,大感不满,指着榜单上一个名字道:“这人一定是考官的人,要不然何以之前从没听说这人的名头?”

  他身边的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都道:“周进是谁?确实没有听过。”

  议论声一波接一波传来,周进隐约听到自己的名字,一问才知,自己榜上有名,不禁欢喜得快疯了,道:“在下就是周进。”

  真是一举成名天下知,不,全县知,人群自动闪开一条道儿,让高贤和周进隔街对望。高贤身边的人一看周进身上洗得白的粗布衣,都摇了摇头,有人低声道:“这人分明出身寒门,哪有可能是郡守的人?”

  寒门没有人脉,没有资源,要见有权有势有名望的人一面,难如登天,除非你在当地闯出偌大的名声,或有贤名,或有才名,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物才会礼贤下士,见你一面,可出名,于寒门子弟来说,无异于天方夜谭,才名贤名也须运作,运作得有钱。

  一切,都离不开一个钱字,看周进的衣着,他们便料定所谓的作弊、内定,全是笑话。

  高贤身边的人悄悄挪开脚步,离高贤远些。周进周围的人都笑着朝他道:“恭喜高中。”

  按照朝廷颁布的规则,只要考中诸生,便有功名在身,见了郡守不用下跪,可以每月到县衙领五石米,米是小事,重要是是脸面,能跟郡守平起平坐,可了不得。这是鱼跃龙门啊,岂能不小心巴结着?

  有差役往榜单旁一站,把手里的锣用力一敲,大声道:“各诸生明天辰时到县衙拜见郡守。”

  这一声,把高贤的不平论给掩盖了,有人大声应:“诺,我等自当去拜会郡守。”

  却是考中诸生的举子欣喜若狂地应着。

  能继续读书参加乡试了,不用下去种田了,周进欢喜得一颗心快炸开来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70260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