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81章 一起睡

第581章 一起睡

  感谢窈窕舒女投月票。

  榜单前几人欢喜几人悲的当口,苏妙华也时喜时忧,那心情跟二八少女怀春时节,一样一样的。

  她好几天没见到程墨了,想念得紧。苏执病体已愈,她回苏府陪父亲,说没两句话,苏执便赶她回来,可回来又无聊得很,她只好四处晃,这会儿又晃到书房门口。

  书房她进不去,只好在门口等程墨回来,坐久无聊,拿了根草径,逗蚂蚁玩儿,正玩得入神,身后一个声音道:“四夫人,你做什么呢?”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每天这个时辰,华锦儿便会到门口等程墨回来,她也说不清为什么,可看着房里的光线渐渐暗了,心里空落落的,只有听到他的声音,见他坐在那儿批奏折,心里才踏实。

  今天她刚迈过门槛,便看到苏妙华坐在台阶上玩蚂蚁,不由好奇地问一声。

  苏妙华把运食物的蚂蚁截断,正玩得高兴,冷不防被人喊一声,吓了一跳。

  华锦儿自打在书房做事,府里的奴仆们多对她另眼相看,上次差点把小厨房烧掉的事,她自然听说过了,对奴仆们的闲言碎语,她很不以为然,为心爱的男人下厨学做菜,又怎么了?谁没有个真爱的时候?

  她客客气气地道:“四夫人,你且等会儿,我去搬两张椅子过来,陪你说说话儿。”

  “……”苏妙华茫然点头,不知华锦儿怎么这样客气。

  华锦儿很快搬两张小杌子出来,程墨回来时,看到的便是两女的脑袋凑在一起说悄悄话的情景。程墨很惊奇,府里跟苏妙华说得来的人真心没几个,华锦儿这丫头是怎么跟她同一频道的?他放轻脚步走过去,就听苏妙华幽幽道:“……你天天在他身边侍候,我却是很多天难得见他一回。”

  程墨大汗,轻轻咳了一声,两女一齐转身,同时起身行礼。

  迎着苏妙华幽怨的目光,程墨干笑两声,道:“妙华啊,今晚我去你那里吃饭。”

  “好。”苏妙华没问为什么,温顺地应了一声,道:“我这就吩咐厨房加几个菜。”

  不错,这就挺好,如果她女侠病不作的话,还是挺居家的。

  华锦儿目送两人一前一后离去,突然很不开心。

  吃过饭,程墨并没回书房,而是留在苏妙华院里,两人下了半天棋,还别说,苏妙华虽然不着调,到底自小受苏执教导,棋艺高,十盘中倒有七盘赢了。程墨见她棋路大开大阖,走的是勇猛路线,道:“涵儿的棋也下得不错,你们没事可以对奕。”

  霍书涵比她腹黑得多,赢棋也赢得很有技巧,总让他略占上风,哪会像她这样,一味求赢?不知两女对奕,又会是怎么样的局面,程墨突然很期待。

  苏妙华道:“涵儿走的是阴柔一路,一小心就被她阴了,我不去。”

  论心计,她哪是霍书涵的对手,倒是输多赢少。

  程墨晒然一笑,道:“二更了吧?收拾安歇吧。”

  “什么?”苏妙华眼睛瞪得铜铃大,难道这木头懂得自己的心思,竟主动了么?

  房中只有他们两人,程墨也不瞒她,道:“涵儿劝我来着,我今晚就歇在这里,你睡床上,我睡地上,打雪晴回房睡,不用她侍候。”

  只要他歇在这里,府里的奴仆便不会因为她不受宠而轻视她了。

  苏妙华怔了怔,心里五味杂陈,吩咐雪晴回自己的房间去歇了,这里不用她侍候,然后取了被褥,笨拙地铺在地上。

  程墨过来帮忙,两人一牵被头一牵被尾,心有灵犀地同时一抖,相视一笑。

  收拾好躺下,苏妙华掀开锦帷一角,偷窥他,见他平躺,双眼望着屋顶承尘,不知想什么,便道:“怎么还不睡?”

  程墨侧头看她,道:“明天你让雪晴到处嚷嚷,就说我歇在你这里。”

  苏妙华明白他的意思,俏脸一红,道:“你不必这样。”

  这个时代的男人没有处子情结,妇人再嫁平常得紧,苏妙华和程墨的婚姻在一定程度上有政治联姻的意思,只要苏执在世一天,她便一天不可能改嫁,程墨这么做,为的是她在丞相府过得好,至于以后会怎么样,那就以后再说咯。

  苏妙华不好说自己被他感动,愿意以身相许,只好随他了。

  阿郎歇在这里,雪晴等贴身婢女高兴得不得了,特地叮嘱粗使仆妇们不要粗声大气,扰了阿郎和娘子的好事。仆妇们听说程墨歇在这里,顿时对苏妙华改观,顺带着对雪晴也客气起来。

  院里静悄悄的,好象风吹落树叶的声音也听得清清楚楚,苏妙华又翻了个身,再次掀开锦帷,偷窥一眼双眼紧闭的俊俏人儿,只见他双手放在胸前,双眼紧闭,已经入睡了。

  屋角放了一盏油灯,昏暗的光线下,她的目光在他脸上逡巡,慢慢的,她抬起身子,掀被下床,蹑手蹑脚来到他身边,在他脸颊吻了一下。

  程墨睡不着,地上铺了两床褥子,还是**的,硌得他后背很不舒服,可苏妙华时不时掀开锦帷偷看,每次都大眼瞪小眼,如是几次,他只好装睡了。

  脸颊被亲,程墨吓了一跳,猛地睁开眼睛。那双好看的眼睛突然张开,苏妙华猝不及防,就像做错事的孩子,被大人抓了现行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
  程墨下意识睁开眼,见了她的窘态,只好翻个身,再次装睡。

  要是霍书涵,定然会给自己找台阶下;要是赵雨菲,会温柔地给他盖被子,要是顾盼儿,会挑逗得他扑上来,可是苏妙华跟三女实在大为不同,她缓了缓,缓过窘态,用力推了推程墨后背:“别装了,我知道你醒着。”

  这姑娘到底多缺心眼?程墨心里嘀咕,只好翻身坐起来,道:“你不去睡,这是要干什么?”

  苏妙华道:“地上太硬了,到床上睡吧。”

  “?”程墨不解,你是说,你睡地上,我睡床上吗?

  夜静更深,正是做坏事的良机,昏暗的灯光,又让苏妙华觉得,哪怕脸红,程墨也瞧不清,于是她挺了挺波涛汹涌的胸膛,理直气壮地道:“一起睡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70260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