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83章 灭国危机

第583章 灭国危机

  感谢Forevero8o8投月票。

  座座毡帐犹如朵朵白云,散落在草原上,中间那顶最大的帐蓬,是肥王的王帐。

  来自匈奴的使者木那塔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,恶色恶气地道:“一个月内不把吴朝公主送给单于,出兵共击吴朝,大单于会出兵,先把你们灭了。哼!”

  翁归靡一张肥脸扭曲半晌,没有吱声。

  木那塔丢下狠话,气呼呼地走了。帐门口,一个五官精致,肤白胜雪的美貌妇人不知站了多久,见他摔帐门而出,一脸寒霜,微微屈膝,算是行礼。

  木那塔一见那美貌妇人,一双狼眼猛地睁大,出绿油油的光。他早就听说吴朝的解忧公主貌美如花,没想到真人比传言还要美上很多,这样的美貌妇人若是搂在怀里,压在身下,不知如何地**呢。只要肥王默许,他定然要先享受这个妇人,待享受够了,再把她按照单于的吩咐,送回匈奴。

  木那塔想着,脸上便有了笑容,可惜没等他上前搭讪,解忧公主已昂进帐了。木那塔色迷迷的转身,只见帐门遮住解忧公主婀娜多姿的美妙身段,只好悻悻离去。

  解忧公主一见木那塔嘴角流涎的样子,便觉恶心。她强忍要呕吐的冲动,走到肥王身边,轻声道:“他的话,我都听见了。”

  肥王侧头看她,慢慢道:“这次逼迫更甚,怎么办好?”

  一起出兵击吴不过是借口,只要他们和吴朝交恶,匈奴定然会先灭了乌孙,占领乌孙的国土。这么浅显的道理,肥王如何不懂?可他祖上依靠匈奴才能立国,几代昆莫都仰匈奴鼻息,连他的左可敦也是匈奴公主。乌孙以左为尊。

  解忧公主在肥王对面坐了,不说已写信派使者送往长安,而是试探地道:“我来自吴朝,自当写信向吴朝求援,昆莫也可送国书呈交吴朝皇帝,请吴朝皇帝出兵救援。”

  肥王摇头,随着他摇头的动作,满脸肥肉乱晃,道:“上次你也这么说,可吴朝不是没有理会么?只怕……”

  只怕吴朝把你这个公主给忘到脑后了,要不然怎么没有回应,没有派使者周旋?

  解忧公主道:“信使不是说了么,吴朝的皇帝驾崩了。昆莫,不如让人家再写一封信吧?若汉朝的皇帝再没有理会,我再和肥王一起共同防御就是。”

  两年前匈奴开始觊觎乌孙的草原,解忧公主写信向吴朝求援,信送到长安时,昭帝刚驾崩,霍光好不容易扶立刘贺为帝,没想到刘贺实在闹得不像话,当了二十七天皇帝时,霍光痛定思痛,咬牙借外孙女上官皇太后之口,废了刘贺,再扶立刘询。当时,立谁为帝就够霍光愁的了,哪顾得上为外嫁番邦的公主主持正义?

  刘询继位,吸取刘贺自以为是的教训,下诏国事由霍光处理,把所有奏折送到大将军府,由霍光批阅,再由霍光拣可以送到他这里的,送过来让他看看。他坐在龙椅上,对国事却只有部分知情权,根本不可能知道乌孙快被匈奴灭了的事。

  好在肥王还算有骨气,不甘心乌孙被匈奴吞并,又有解忧公主辅助,两人一起防御,总算撑到现在。

  今次,匈奴再派木那塔为使,再行逼迫之事。这几天,木那塔步步紧逼,肥王愁得不行。

  “可敦说得是,你再写信向吴朝皇帝求援,我再和木那塔周旋。”肥王握着解忧公主柔若无骨的纤手道,一旦沦为忘国之君,连眼前的美人儿都保不住了。

  “是。”解忧公主反握肥王的手,道:“我这就写信,莫昆切莫太忧心。”

  肥王长叹一声,道:“怎能不忧?”

  长安下了一场秋雨,天气又凉了很许,程墨坐在窗边看书,道:“锦儿,把窗关了。”

  华锦儿垂手站在屋角,隔一会儿便偷偷用眼角打量程墨一眼,然后飞快垂下眼睑,装作什么都没生。听到程墨的话,她欢快地应了一声,像燕子似的,飞过去把窗页拉下,道:“阿郎,可要让人烧暖气?”

  听说暖气一烧起来,整间屋子都暖烘烘的,她还从没体会过呢,不知是怎么个暖法,好期待啊。

  程墨翻了一页书,道:“不用。”

  印书局送了几本样书过来,他看了,排版合理,印得很不错。

  “哦。”华锦儿应了一声,又偷偷瞟程墨一眼,他斜倚在大迎枕上,乌黑的盘了个髻,修长的脖颈优雅如天鹅。

  “怎么了?太冷是吧?”程墨放下书本,抬头看她。这一晚,她走前走后,过一会儿看他一眼,目光一会儿落在他脸上,一会儿落在他胸膛上,一会儿落在他头顶,这会儿又落在他喉结,这丫头不会一到月圆之夜,就变身吸血魔女,要吸干他的血吧?

  感受到程墨澄澈的目光,华锦儿脸红了红,低头道:“没有,就是听说那个供暖很神奇。”

  听说供暖很神奇你老看我做什么?程墨干脆把书放几案上,吩咐她端茶具过来,道:“没什么神奇的,这东西也叫地龙,管道可以装在墙上,也可以埋在地下。”

  “哦。”华锦儿把茶具放在他面前的几案上,道:“这样已经很神奇啦。阿郎懂得真多。”

  两人离得近了,程墨仔细看她的眼睛,乌黑亮,眼眸中倒映着自己的身影,一点不像吸血魔女,于是放心,道:“习惯就好。”

  不过是供暖,习惯了,也就没什么了。

  一人喝茶无趣,若是程墨有闲,又想喝茶,也会让华锦儿陪着喝两杯,程墨本就没有把她当婢女看待,待她更像故人之女。

  既是煮水烹茶,锦锦儿便搬张小杌子在几案旁坐了,道:“我跟春儿姐姐学了捶腿的手法,闲着没事,不如帮阿郎捶一捶腿?”

  春儿自小在松竹馆长大,学了一身服侍人的本事。

  “好。”

  程墨应了一声,华锦儿便把小杌子移到程墨脚边,伸出一双粉拳,为他捶起腿,还别说,挺舒服的。他是一家之主,怎么春儿从不为他捶腿呢?程墨决定问问顾盼儿,可曾享受过春儿的服务。

  华锦儿睃了他一眼,见他俊目微闭,一脸享受的样子,抿着嘴儿笑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70261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