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84章 胜算几何

第584章 胜算几何

  感谢风雨.阳光、北流之木投月票。

  解忧公主的信送到长安时,程墨刚刚走进宣室殿东殿,向刘询行礼参见,那封信,就放在御案上。

  程墨处理政务有一段时间了,对边关的情况有所了解,匈奴这两个字更是如雷贯耳,前世,那部风靡全国的电视剧,他也是看过的,印象中好象剧末匈奴的威胁不复存在了呀。

  程墨了解了一下,原来事情不是他想像的那样,不知是平行空间有所偏差,还是自己前世弄错了。

  事实上,武帝征和三年三月,贰师将军李广利率军七万出五原,御史大夫商丘厉率军二万出西河,重河侯马通率军四万出酒泉,夹击匈奴。匈奴单于闻大军至,将老弱妇孺迁至郅居水,自率主力南渡姑且水以待吴军。李广利出塞后,击败匈奴左大都尉卫律,乘胜追击至郅居水,匈奴败走。

  李广利以二万骑渡郅居水,击败左贤王,杀左大将。大军撤退时,匈奴单于以五万骑袭击吴军于燕然山,吴军大败,李广利降匈奴。燕然山之败后,武帝为再对匈奴用兵。

  昭帝在位时,霍光掌权,实行与民生息的政策,未曾对匈奴用兵。

  对这个放牧的恶邻,自高祖至今,列代皇帝实是操碎了心,真举国之力打吧,他逃得比兔子还快,不打吧,他又不停扰边,要是你国力弱了,它就冷不丁咬你一口,扯下你一块肉,让人无比恶心。

  司隶校尉成立后,程墨立即派遣一部分人员深入匈奴,只是时日尚短,还没有打进单于身边为内应,没想到这个时候,却传来匈奴觊觎乌孙的消息,看来要不惜一切代价,在单于身边安上几颗钉子了。

  程墨一边想着,一边把信还给刘询,道:“陛下的意思?”

  刘询道:“朕正要和大哥商议此事。”

  散朝后程墨去东殿和刘询商议政务已成习惯,刘询下朝回东殿,在御案后坐定,水还没喝一口,内侍便送来此信,好在这个时候才送来,要是提前送,以此信的重要性,定然直接送到殿中,在早朝上商议了,连缓冲的时间都没有。

  程墨沉吟道:“兵者,凶器,然,我吴朝公主受到威胁,匈奴又有南侵之意,不管出不出兵相助乌孙,这一仗,都避免不了,与其被动挨打,不如主动应战。”

  刘询沉默了一会儿,道:“朕继位不久,轻启战端,于民不利。”

  以武帝的威望,战到最后,人民疲惫,国力下隆,还不得不下罪已诏。刘询刚继位一年多,若是匈奴南侵,被迫应战还两说,这时让他冒险主动出兵,若是胜了还好说,若是败了,只怕会动摇皇位。

  皇帝这职业的性质特殊,若是被人撸下来,身家性命都没了。但凡当皇帝的,不管是什么原因当上,被人逼着当也好,自愿抢着当也好,只要坐上这把椅子,就没人愿意下来了。刘询也不例外。他生性谨慎,有风险的事,总得想了再想,再做决定。

  程墨了解他,也不多说,道:“陛下说得是。臣建议明天早朝,让群臣商议此事。”

  若是群臣都支持出兵,那便是大家达成一致意见,而不是皇帝一意孤行了。刘询明白程墨的意思,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
  程墨又把要请示的政务说了,两人商量了处理方法,然后告辞。回到公庑,他把地图铺开,定定地看了半晌。

  程墨走后,刘询让小陆子把武帝时期出兵匈奴的资料找来,翻阅了大半天,直到双眼酸痛,小陆子细声细气地道:“陛下,您都看两个时辰了,也该歇歇眼睛才是。”

  “好,歇一会儿。”刘询说着,把竹简放下。

  皇曾祖父打破了匈奴不可战胜的神话,若是再给他几年时间,让坐稳江山,乌孙之困他定然出兵,可现在……

  他的眉头皱得紧紧的。

  这天下午,程墨放下政务,出公庑上了自家马车,不久马车到大将军府,从角门进去。

  霍光坐在池塘边的石凳子上钓鱼。池塘里的荷叶不多,露出水面的也有些枯黄,颇有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的意境,别有一番情趣。

  “岳父。”程墨恭恭敬敬地行礼。

  霍光道:“五郎来了,坐吧。”

  长条形的石凳坐两人绰绰有余。程墨应了,在霍光身边坐下,抬头只见残荷在风中轻轻摇摆,有如闻风起舞的少女,不由道:“岳父好自在。”

  这一世的霍光,肯定不止活了六十岁,他死后,家族也不会因为谋反而被诛了。

  霍光平静无波的眼睛停在程墨脸上,道:“遇上麻烦了?”

  他等这一天很久了,本以为程墨是个毛头小子,不要说政务不熟悉,只怕不知从何处下手,定然有很多向他请教的地方。自己的女婿,自然要手把手地教,扶上马再送一程。可没想到程墨为相后,政务处理得似模似样,很多细节让人挑不出毛病,一些政策也利在当代,功在千秋,实是让他大跌眼镜。

  他以为,程墨没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了,他的余生也就享享清福,过过清闲日子而已,发挥不了余热咯,没想到今天程墨一反常态,会在这个时辰过来看他。这小子心机深沉着呢,表面上没看出来,只是一双眼眸如深谭,深不见底。

  霍光是什么人?那是和伊尹并列的人物,眼光何等犀利,被他看破心事,没什么好丢人的。程墨坦然道:“是。解忧公主写信求援,臣以为应该出兵相助,陛下却担心胜算不多,我想请教岳父,若联合乌孙,对匈奴用兵,胜算几何?”

  霍光眼望池塘边一株开始掉花瓣的红荷,那红荷开得迟,这时节才开,又不知开了几天,外围的花瓣掉了三四瓣,只余近花蕊处的嫩瓣包裹着花蕊,在风中嗦嗦发抖。

  鱼咬钩了,鱼杆向下一沉,霍光手一提,一尾一斤多重的鱼儿离开水面,鱼尾在空中有力地摆动。

  “哈哈,又钓一尾。”霍光像个孩子似的,喜笑颜开,一点看不出刚才沉思的模样。

  程墨上前捉住鱼,拨下鱼钩,把鱼放进石凳旁边的木桶里,木桶里面已有三尾鲜鱼,大小不一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70261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