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89章 谁为帅

第589章 谁为帅

  晋安侯当殿请战,刘询没有同意,他有些丧气,走出宣室殿,却被好几个列侯围住了,这些人拉起他就走:“一起喝两杯。”

  有请战的勇气,还是第一个请战的人,晋安侯让他们刮目相看的同时,也激起他们的血性,连晋安侯这个混日子的都想出战,何况他们?

  喝完酒,他们回府便写奏折,请战。

  奏折送到刘询御案前,刘询全都留中了。

  身为丞相,程墨也在考虑统帅的人选,都说商场如战场,可商场毕竟不是战场,驰骋商场他很自信,自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,他的商业天赋前世已经用他庞大的商业王国证明了。但是他从没上过战场,初次上战场当一个小兵还可以,当统帅,那就是把大军送入虎口了。

  程墨先把自己排除在外,可放眼满朝,还真找不出一个能力威望足以统领三军的人物。他的手指在书桌上无意识地划啊划,眉头拧在一起,眼眸半垂,思绪不知飘到哪里。

  华锦儿端一碟子热腾腾的玫瑰糕进来,一进门先怔了一下,小泥炉冒出的热气把程墨罩在里面,使他看起来如在仙境。

  “阿郎?”华锦儿又好气又好气,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呢,要是烫伤怎么办?她轻轻叫了一声,程墨却恍若未闻。

  华锦儿把碟子放在桌上,赶紧把小泥炉移开,驱散水汽,探头一看,程墨修长白哲的食指在桌上划圈圈,长长的眼睫毛在白哲的脸上投下半轮影子,薄唇紧抿。好帅啊。小姑娘眼睛亮晶晶的,很想上前捧起那张俊脸,啃一口。

  程墨在心里把朝中的武将过了一遍,就着他们的履历,以及他们的作为脾性,最后摇了摇头。他轻叹一声,抬眸……然后吓了一跳,一张可爱的俏脸不知什么时候贴了上来。

  “你做什么?”他身子飞快后仰,避开华锦儿粉嘟嘟的唇。

  华锦儿不知不觉越凑越近,完全没想到程墨突然回过神,她也吓了一跳,跳开一步,抚着胸口道:“吓死了,吓死了。”

  她胸前小小的两团随着她的拍动,轻轻晃了晃,隐约勾勒出滴水状的轮廊。

  谁吓谁啊。程墨很无语,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呢?”

  华锦儿怎好说想凑上去数阿郎的眼睫毛?她红了脸道:“我端玫瑰糕啊,呶,厨房新做的,还热着呢,你要不要吃点?”

  程墨还真有些饿了,道:“那就吃一点吧。”

  华锦儿递了温热的毛巾让他擦了手,又往瓷壶中添了水,把瓷壶移过去,乖巧地泡起茶。她学东西很快,这段时间跟在程墨身边,已学会泡茶,虽怕水太烫,总有些畏缩,手法不够熟练,但也似模似样了。

  程墨吃了两块温热绵软的玫瑰糕,水也就沸了,一杯热茶端到他面前。

  一杯茶喝了一半,榆树在门口道:“阿郎,陛下来了。”

  他话音刚落,刘询走了进来。狗子竟没有进来通报,就这样让他进来,程墨一边想着等会儿训狗子一顿,一边起身迎了出去。

  “大哥好清闲。”刘询笑看一眼华锦儿,再扫一眼大书桌,好大一张大书桌,上头没有奏折,只有茶具点心,这是什么情况,一目了然。

  “臣参见陛下。”程墨知他误会了,解释道:“臣处理完公务才回府。”

  他重活一世,最大的愿望是混吃等死享受生活,可不想当劳模累到死,以最高效率把奏折处理完,不把公务带回家处理。

  刘询有些意外,奏折何曾批得完?程墨批阅过的奏折,他看过很多封,措施并无不妥,没想到他效率这么高。

  两人在椅上坐了,重新换了茶,华锦儿上了点心退出,临出门回头瞥了程墨一眼,这一眼把刘询看笑了,待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,低声笑道:“这俏婢对大哥可真有心。”

  这哪是九五之尊?分别是一个猥琐男人。程墨失笑,道:“陛下说笑了,臣回府虽没有处理公务,却也没闲着。既已决定出战,这统帅人选,却是不能等闲视之。”

  “大哥说得是,朕今天来,便是想和大哥商量此事。”刘询深有忧色:“没想到不过短短二十年,我朝再没有霍云病,卫青了。”

  这一战,他志在必得,统帅尤其重要,可他挑来挑去,竟挑不出一个挂帅之人。

  程墨道:“百胜将军只能在战场上锤炼出来,纸上谈兵的是赵括。臣以为,可以兵分五路进军,只是这统帅……”

  他苦笑一声,突的现刘询灼热的目光盯着他看,太吓人了,同为男人,你这样看我干嘛?程墨不着痕迹把身子往外挪了挪,道:“陛下?”

  刘询道:“朕思来想去,唯有大哥合适。”

  “啥?”程墨下巴差点掉了,不怪他受惊,他刚才还觉得自己绝对不合适,这才不到一刻钟,就听最高统治者对他信心满满。

  “陛下,统兵作战不是儿戏,臣从没上过战场,也没领过兵,若要臣上战场也无不可,只是臣只能当一小兵,或是另有任务,这统任却是万万担任不来的。”程墨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开玩笑呢吧,那可是无数条鲜活的生命,难道他要把他们带到黄泉?

  刘询认真道:“朕以为,由大哥统兵最合适,大哥是丞相,素有威望,居中调停,定然能让将军听命,将士用心。”

  “陛下,昔日淮阴侯曾对高祖说,高祖只能率十万之众,而淮阴侯带兵却是多多益善。”程墨道:“带兵多寡考验为帅者的才能,并不是谁都能担此重任。臣不是这块料。”

  以十万人为例,统帅者要让十万人只有一个想法,只听一人号召,没有威望,如何办得到?要是十万人有十万种想法,这支军队迟早完蛋。

  刘询脸色黯淡下来。他最信任的人是程墨,自然想把军队交给程墨最为放心,可程墨言之有理,他也无法辩驳。

  “大哥以为,谁为帅最合适?”

  你既不愿为帅,那就为朕举荐一人吧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73613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