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90章 街头

第590章 街头

  安东将军乔洁带两个侍卫骑着马,边放辔徐行,边想着心事。他少年时曾随霍去病征匈奴,因功积到平虏将军,霍去病去世后,他守了几年边关,积功升到安东将军,为四安将军之首,只是自此吴朝再无战事,他只好马放南山。昭帝在位时,他几次上奏折请求出征匈奴,奏折都如石沉大海。

  此次得知朝廷要对匈奴用兵,可把他高兴坏了,可惜他没有资格上朝,要不然第一个请战之人就不是晋安侯,而是他了。

  他的奏折上了三天,一直没有消息,他担心会像昭帝时期一样,等啊等,最后不了了之,因而决定去向程墨陈情一番,起码让程墨了解他与匈奴一战的决心。

  路上人很多,前面一个骑驴的老汉胯下的驴发了狂,撒开四蹄斜刺里跑去,撞翻一个躲闪不及的妇人。

  那妇人约莫三十四、五岁,细细的眉,眉尾往上吊着,细长的眼睛精光闪闪,她一屁股墩在地上,扯开喉咙便喊:“踩死人啦!踩死人啦!”

  老汉使出吃奶的劲儿,才把驴勒住,驴蹄只差半尺,就踩在这妇人肚子上了。

  妇人见一张瘦长的驴脸对着自己的脸,驴鼻上喷出的热气直喷到自己脸上,顿时发出一阵惊心魄的惨啊:“啊!!!”

  这惨叫声有够渗人的,路两侧的人都望过去,见一个老汉骑在驴上,驴脸和妇人亲密接触,呼啦啦人全围过来。

  老汉惊魂未定,刚要下驴把驴牵开,没想到驴被这一声惨叫,吓得往前窜,四只蹄子有一只踩过妇人的胸腹,在妇人尤如被强了八百遍的惨叫声中向前窜去,围过来的人群赶紧闪开。

  乔洁骑着高头大马跟在老汉身后,把这一幕全看在眼里,驴发狂也会伤人,他吆喝一声,拍马过去,抢过驴的缰绳,勒住了驴。

  老汉吓得面无人色,哆嗦半天,才从驴背上下来,不停向乔活道谢。

  乔活正逊谢的当口,妇人的惨叫声再次传来。乔活不耐烦道:“叫什么叫?你要不叫,也不会惊吓了驴。”

  这是哪来的妇人啊,这惊叫声也太恐怖了。

  妇人躺在地上,啕号道:“踩死我啦!我要死了,呜呜。”

  凭良心说,驴的力度不大,本身也不重,又不是在狂奔的当口,伤得并不重,要是真的伤着了,妇人哪还能这么中气十足的啕号?

  可是围观的人很多,老汉看看身边的驴,再看看躺地上撒泼的妇人,一张满是褶皱的脸揪成了包子。

  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指责妇人道:“要不是你乱嚷嚷,驴哪会踩你?”

  这话就像捅了马蜂窝,妇人从地上蹦起来,十指如钩,朝那青年脸上挠去,前一刻她还在地上滚来滚去,啕号说自己要死了,话尤在耳,人却像箭似的从地上蹦起来,青年完全没料到,哪避得开?一张清秀的脸顿时出现五道带血指迹。

  围观众人纷纷指责妇人,不过鉴于青年被挠在先,指责之前大多退后两步,留神戒备。

  妇人更怒,不停扑向一个个说话之人。她披头散发,一脸凶狠,像极了地狱里来的恶鬼。

  乔活看实在闹得不像话,喝道:“你再这样当众伤人,本将军便将你送到京兆府。”

  一听他自称将军,众人都道:“请这位将军治治这恶妇吧。”那脸上被挠的青年更是朝他长揖到地:“有劳将军主持公道。”

  妇人见眼前是位将军,那可是大官,当下也不敢再行伤人,可也没闲着,换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扁了扁薄薄的唇道:“妾身被驴踩伤,如今肚子伤痛难忍,肠子都快流出来了,求将军为妾身主持公道。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“肠子都快流出来了,还能这么精神,你当自己是神仙吗?”

  “休想虚言掩盖你伤人的事实!”

  有放声大笑的,有捧腹大笑的,也有伤者愤怒已极,如那位青年。

  乔洁摆了摆手,笑声渐歇。乔洁坐在马背上,居高临下道:“老丈的毛驴失蹄踩了你,是你惊吓在先,但毛驴冲过来把你撞倒,倒也应该赔偿,只是你一连伤了几人,也应该赔偿才是。”

  当下分别说了赔偿的数目。青年道:“将军所言极是,某听将军的,只要这妇人赔某银两,此事就此作罢。”

  妇人大怒,道:“哪里来的狗屁将军,如此偏袒,老娘不服。”

  “来人,送京兆府。”乔洁也怒了,喝令两个侍卫上前拿人。

  众人欢呼叫好,大觉畅快,跟随两个侍卫去京兆府看热闹了。

  乔洁目送一条长龙逶迤而去,摇了摇头,打马直奔丞相公庑。

  程墨听说他求见,从奏折中抬起头,道:“可曾说来做什么?”

  “说是为出征匈奴之事而来。”

  “叫他进来吧。”

  乔洁大步进来,向程墨行礼,对这位少年得志的丞相,他从心底佩服,见识了少年英雄霍去病的英姿,程墨这位年纪轻轻便得封列侯,坐上丞相宝座的青年被他归到天才的行列,跟霍去病同样了不起的人物。

  朝中无战事,武将渐渐被边缘化,淡出权力中心,乔洁虽位列四安将军之首,但没有爵位,霍去病去世后,又没人提携,早就不参与政事了,要不然为何每次上奏折,都没有下文?

  程墨前几天看过他请战的奏折,写得很一般,要不是程墨记性好,哪能记住这人的名字?正因为他曾请战,才肯见他。

  “见过丞相。”

  他身高约九尺五寸,站在地上如铁塔一般,年纪有四十开外了,颌下短须根根如铁,倒是一个汉子。

  乔洁也在打量程墨,眼前的青年,面如冠玉,目如朗星,端坐在大书桌后,如沉渊岳峙,气场强大得很。

  “乔将军免礼,坐吧。”两人眼神交锋一息,程墨开口道。

  乔洁松了口气,肯请他坐就好,要是让他站着说话,那是不打算和他长谈了,只要给他机会,他定能打动这位年轻的丞相。

  “谢丞相。”他道谢,在对面的椅上坐了。

  程墨身材修长,可同样坐在椅上,还是比乔洁矮了半个头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7361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