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95章 杀使者

第595章 杀使者

  秋天的草原劲风袭面,已是寒意袭人。

  王帐四角各有一盆硕大的炭盆,炭火烧得旺旺的,帐中温暖如春。

  胖王坐于帐中,脸上深有忧色,看着身旁的解忧公主,道:“真的要战吗?”

  他刚接待了吴朝使者苏宁,收到吴朝皇帝的国书,国书中说,吴朝将和匈奴开战,让他出兵。这份国书此时就放在他身旁的矮几上。

  吴朝要对匈奴用兵,解忧公主提前几天已经得到消息。几天前,那位叫雷昆的司隶校尉一身牧民装束,夜入她的营帐,呈上丞相程墨写给她的亲笔信,和她长谈了一个时辰。

  胖王在木那塔的威逼下,渐有向匈奴屈服之意,解忧公主哪敢把这事告诉他?只是按照信中所示,找个借口,让雷昆以及另外两人混入她的侍卫队伍。此时,雷昆和其他侍卫就在帐外候着呢。

  “昆莫的意思是?”解忧公主秀眉微蹙,两人夫妻多年,共育三子,枕边人的心思,她如何不懂?

  胖王长叹一声,道:“只怕匈奴不可战胜。”

  乌孙和匈奴的渊源极深,对匈奴的依赖和亲近远比吴朝多得多,提到向匈奴用兵,他心里先就没有底气信心。以后,只能依附吴朝,可吴朝距离乌孙真的太远了,信息传达已是不易,何况其他?再说,武帝以举国之力攻匈奴三十年,不也没能把匈奴怎么样吗?匈奴依然是这片广阔草原最强大的存在,乌孙依然只能依附他们生存。

  解忧公主正色道:“昆莫怎会如此想?匈奴曾在吴朝的追击下溃逃进沙漠……”

  胖王挥了挥手,打断她道:“都是老黄历了,现在新皇帝乳臭未干,又命同样乳臭未干的少年为相,看着就不像话,哪有武帝是的威风?”

  解忧公主张嘴欲待再劝,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:“你不能进去。”

  接着是砰的一声响,像是重物落地的声音,几个愤怒的声音响起:“住手!你们要干什么?”

  帐外,凸着肚子,壮得像牛的木那塔挺着大肚子双眼望天,丝毫不理会几个围着他又叫又瞪的侍卫。那个出声阻止的侍卫被他一推便倒,已让他鄙视得不能再鄙视了,乌孙现在的国力怎么差成这样?这样渣的身手,也能被挑为侍卫,看来吞并乌孙只是时间问题了。

  侍卫是要优中选优的,就这样一个货色,也能当侍卫?一旦有事,难道还要主人去保护他吗?

  木那塔这么想着,本来愠怒的脸上露出愉快的笑容,他身边的侍卫已经笑出了声。

  就在这时,一个长着东方人面孔,又粗又壮的侍卫扶起那个被推倒在地的同伴,在众同伴怒视的木那塔时,一副谦卑的神色,向木那塔中走了过来,木那塔的侍卫发觉时,他已距木那塔只有两步之遥了。

  木那塔还在望天呢,突然胸口剧痛,低头一看,惊呆了,一柄平时用来切鲜嫩羊肉的小刀齐柄没入他的胸口。

  “你……”他要说什么,可只说了一个字,望后便倒,如山般的身躯狠狠摔在枯黄的草地上,压得在秋风中簌簌发抖的劲草匍匐在地。

  他的四个侍卫,这会儿正用笑谑的眼神看着雷昆等人,满脸的瞧不起,待听到地动山摇的巨响,回头一看,懵了,眼前一幕让他们深深怀疑他们的眼睛。

  雷昆一击得手,迅雷不及掩耳般拨出腰间佩刀,割下木那塔斗大的脑袋,鲜血喷了他一头一脸,他伸袖抹了抹,手提木那塔的头颅,喝道:“都给我捆了。”

  那些做怒视状的同伴二话不说,冲上便把木那塔四个侍卫制服了。其实四个侍卫也没怎么反抗,在人家地盘,杀人的是人家侍卫,你让他们怎么想?难道真能遁地逃回匈奴不成?

  木那塔此次带了两千人,营地驻扎在东边,要处理这些人,雷昆可就没有办法了,只能向解忧公主求助。他拎着木那塔的头颅掀帘而入。

  这一切,说来话长,其实不到十息,胖王和解忧公主听到异响,并没立即帐察看,而是一个更加地担忧,胖脸上的肌肉颤了几下,另一个眉头深深锁起。解忧公主埋怨道:“木那塔太骄横了。”

  还不是因为你。木那塔的心思,胖王不是瞎子,如何看不出来?只是让他把自己的可敦送去陪匈奴使者睡觉这种话,是个男人就说不出来,他也是。

  可木那塔却因为他没有交出解忧公主,越来越嚣张,威逼更甚,天天喊打喊杀,又威胁匈奴将调兵遣将,一举灭了乌孙,又威胁凭他带来的两千人,能够战胜乌孙十万大兵。

  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。胖王叹息,可在匈奴淫威下,他又生不起反抗之心,或者说,反抗的决心并不坚决。

  帐帘掀起,他们还以为进来的是木那塔,虽然不情愿,也只得勉强起身。可刚挪了一下身子,却看到一个侍卫手拎一颗斗大头颅走进来,不由讶然。

  解忧公主更认出此人正是雷昆,不由心头怦的一跳,漂亮的眼睛瞪得老大。

  雷昆行了一礼,道:“昆莫、可敦,木那塔那厮无礼,已被小的杀了。”

  “哗当”一声,胖王如小山般的身子向后便仰,双腿无意识地向前一蹬,碰翻了面前的矮几。

  解忧怔了一下,听到响声,见他倒地,赶紧抢过来看,只见他双眼大瞪,人还活着,忙扶他起来,手抚他如棉被般厚实的后背,帮他顺气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胖王顺了气,胖肥如小萝卜的胖手指着雷昆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  还是解忧公主冷静下来,沉声道:“你把他杀了?”

  “是,他要杀唐平,小的看不过,失手杀了他。”雷昆一点没侍卫该有的样子,气定神闲扬了扬手里还淌着血的头颅,更像在扬威。

  唐平是他的同伴,和他一起在解忧公主的解助下,混入侍卫队伍,要说此事不是他们设计好的,解忧公主断然不信,只是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,何况,此事也不是坏事,起码能让胖王下定决心,站到吴朝这边。

  解忧公主望向胖王,只见胖王正惊恐地瞪着雷昆手里的头颅,感觉到她的目光,茫然道:“现在怎么办?把这个侍卫交出去吗?”

  这人忒没种。雷昆撇了撇嘴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77337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