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96章 一定要战

第596章 一定要战

  木那塔铜铃大的眼睛瞪着,像凹出来的鱼目,哦,不,鱼目没这么大,应该说像南珠。这双往日闪着狼光在自己身上到处逡巡,目光有如实质,像是随时要撕破她的衣服,把她压在身上,任意蹂躏的眼睛,已经黯淡没有一点光泽了。

  解忧公主和雷昆手里木那塔的头颅大眼瞪小眼,瞪了一会儿,才转头答胖王的话:“把他交出去,能平息匈奴的怒火吗?”

  胖王没说话,可是一脸沮丧已经回答了解忧公主的问题。

  显然不能,随便交出一个人,就能把匈奴糊弄过去,匈奴是这么好糊弄的吗?

  解忧公主当机立断道:“事已至此,还请昆莫传令下去,围歼木那塔的随从。”

  出使乌孙,原本不用带两千骑兵,可木那塔为了逼使胖王服从,自然兵越多越好。

  胖王脸上的肥肉抖了两下,道:“解决这两千人容易,可匈奴陈兵三万于边境,如若得知木那塔的死讯,大军奔驰而入,如何是何?”

  那可是三万精锐骑兵!他会在木那塔咄咄逼人中一反常态地隐忍,这三万骑兵起的作用占了一半,匈奴陈兵于境的用意再明白不过,一个应对不善,可就糟糕透顶了。

  解忧公主忍了再忍,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道:“吴朝大军将至,匈奴总得分兵对抗,三万骑兵还能一直对我们虎视眈眈?再说,我们又不是全无准备,所有青壮全都召集起来了,他们也不是吃素的,难道对抗不了匈奴骑兵?我们也是骑兵。”

  大家都是游牧民族,同样自小生长在马背上,匈奴的骑术优势对乌孙并不存在,反而是吴朝必须硬扛,人家都没退缩,你怕什么?

  雷昆听到这里,不禁在心里为解忧公主点一百个赞,一介女流,有这个么高的胆识见识,不愧是吴朝的公主。

  解忧公主感觉到他钦佩的目光,微微向他一笑,道:“你胆子不小。”

  雷昆咧了咧嘴,道:“小的这就去传令。”

  要调兵,自然需要令牌,解忧公主把纤手伸向胖王。胖王长长叹了口气,眼一闭,从腰上扯下一块铜牌,咚的一声扔在解忧公主面前的地上。

  雷昆拿到令牌,马上传令,带领胖王的六千亲信精锐,围歼那两千毫无防备的匈奴骑兵去了。人数多了三倍,以有备对无备,不到两个时辰,木那塔带来的人全军覆没,一个都不曾逃出去。

  雷昆一不作二不休,赶到匈奴公主的营帐,把这位压在解忧公主头上的女子一并宰了。胖王得知,也无可奈何,人死不能复生,再说,已经要和匈奴翻脸,多杀一个女子也算不了什么。

  苏宁得知先他一个月赶来的木那塔被杀,惊愕至极,不过竟能为使者,心里素质自然不低,马上去见胖王,再次要求出兵协助吴朝共击匈奴。

  胖王颇有些鸵鸟心态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他干脆当起甩手掌柜,交给解忧公主去处理,自己全然不管了。

  解忧公主先是放出吴朝将出兵匈奴的消息,接着调兵遣将,加强防备,又抽调五万骑兵,按照吴朝的要求,准备随时出兵支援吴朝北征大军。

  她忙得不可开交时,苏宁把雷昆邀进营帐,向他兜头一礼,道:“全凭雷校尉机智,一举击杀木那塔,才使事情有了转机。”

  他代表吴朝泱泱大国前来颁诏,胖王一副敷衍了事的行径。安顿下来后,他才得知匈奴使者还在催讨解忧公主,并没有离去,他顿时觉得此事极是棘手,没想到不过半天功夫,突然山明水复,事情一边倒。

  他对雷昆另眼相看,雷昆却没有半色骄傲之色,而是诚挚地道:“苏大人客气了,同为朝廷做事,何分你我?某幸不辱命而已。”

  雷昆人看着糙,心着实不糙,要不然程墨也不会派他和解忧公主接触,打入乌孙高层了。成功混进解忧公主的侍卫队后,他便开始动心思,如何收拾木那塔这个匈奴使者。他没读过多少书,大道理不懂,想法简单直接,俗话说,两国交战不斩来往,可见斩来使是招人恨,让人翻脸成仇,仇上加仇的事。如果在乌孙,以解忧公主侍卫的名义,把木那塔宰了,会有什么后果?

  他和一同成为侍卫的同伴商量了几次,制订了几个行动计划,同时几人飞快的和解忧公主的其他侍卫打成一片。

  乌孙人是粗犷的汉子,平素最重英雄,雷昆几人身手都不错,几次比武,都略占上风,很快得到他们的友谊。

  雷昆开始找机会激怒木那塔,然后趁他不备,把他杀了。今天吴朝使者苏宁前来宣诏,胖王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,欢迎这位天朝使者,没敢邀木那塔出席。木那塔得知,随即气势汹汹过来兴师问罪。

  雷昆觉得机会来了,和同伴商议了一下,计划便开始了,果然一击成功。

  苏宁对雷畏敬佩得不行,道:“幸亏程丞相重启司隶校尉,才成此功。”

  不管以前司隶校尉制造出多少血腥的案件,杀了多少人,此时此刻,他总归因为隶校尉而得以圆满完成任务。

  匈奴单于壶衍缇的大帐中,坚固的矮几被一脚踢裂,壶衍缇暴怒的声音传出老远,立在秋风中的营帐好象听到他暴怒的声音如在秋风中簌簌发抖。

  “欺人太甚!立即发兵,不灭乌孙,誓不为人!”

  乌孙的开国之君猎骄縻是冒顿单于抚养长大的,又在老上单于的帮助下才得以报杀父之仇,立国,现在羽翼丰满了,就杀匈奴使者。反了他了。

  帐中婢女惶惶退后,只恨不能立即逃出帐去。

  壶衍缇发了一通脾气,吩咐召左贤王商议。左贤王还没来,第二道消息送来,吴朝要对匈奴用兵,壶衍缇接到消息,更怒,拨出腰间佩刀,一刀把那张可怜的矮几劈成两半,一个婢女吓得腿一软,坐倒在地。

  他怒吼的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,帐外的马听到这一声吼,都不安地噪动起来。

  “一定要战,啊——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77337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