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599章 眼泪攻势

第599章 眼泪攻势

  两人在帐中坐定,乔洁还在纠结,要不要问一声,怎么问才合适,程墨已开口道:“看来还得加更防务啊。”

  “啊?是啊是啊。”乔洁一惊,赶紧应道。他是一军主帅,防务的事当然由他负责,发生这种事,是他不称职啊。他立刻坐不住了,喊帐外的侍卫进来:“请诸位将军到帐中议事。”

  被人闯进中军大帐,十道防线没一道示警,如何让人安心?如果来的是居心叵测的强徒,他这主帅的脑袋早就搬家了。

  五路统帅已经睡下,或进入梦乡,或刚刚躺下,但接到命令,都以最快速度赶来,一进门见程墨在坐,不禁互相看了看,心里打个问号,上前参见。

  他们先前接到的命令是,程墨另有要事,不会参与军务,可大军开出第一天,离京第一次军事会议,程墨却赫然在座,难道上头改变安排?

  人到齐了,围着桌子坐下,乔洁严肃地把今晚上的事说了一遍。

  五路统帅脸色郑重,他们都明白情况有多严重,其中反应最快的东路军主帅沈冰飞快瞟了程墨一眼,道:“事情重大,不知丞相有何妙见?”

  众人顿时反应过来,这才是程墨在座的原因吗?是他觉得,十五万大军也不能保证他的安全,因而到来兴帅问题罪吗?其余四人的眼睛有如探照灯,全投在程墨脸上。

  程墨咳了一声,道:“说实话,某不擅长军事,无什么好建议。诸位尽管商议,某随便听听,不要因为某在这里,而有所顾虑。”

  他只是因为要惩罚苏妙华,才出帐的好吧。可是这些人并不问闯帐者的下落,倒也奇怪。其实是程墨不了解,游侠儿身手再好,到了军中也没有用武之地,个人武勇和列阵对敌完全是两回事,所以军队中防的,是敌军劫营。

  现在离京城只有三十里,哪里找敌军去?可就这样,乔洁安排巡逻那是一丝不苟的,并不因为在自己国土便有所松懈,而就这样,居然还有人闯进来,可见来者不简单。至于闯营者会有什么下场,那是问都不用问的。

  沈冰哪里肯信,眼前的人可是皇帝跟前的红人,他不用做什么,只需写一封密折送往京城,这一趟纵然得胜,功劳也会被抹杀很多。

  他脸上一闪而过的神色,落在程墨眼里,程墨干笑两声起身,道:“你们商议吧。”

  乔洁一怔,道:“五郎?”

  沈冰等人见乔洁以至亲好友的口吻称呼程墨,眼珠子顿时掉了一地。沈冰想,原来乔将军和程丞相私交如此之深,其他几人都是同样的念头,望向乔洁,不免带上几分畏惧。

  出征在外的大将,最怕的就是朝中无人,要是朝中有人,三分伤亡可以给你报成一分,再给你列上很多影响伤亡的因素,下大雨啦,刮大风啦等等,这样运作一番,使者带来的诏书可能不是训斥,而是嘉奖。至于平时,要军需粮食,就更加用得上了。

  没想到啊,乔将军的后台竟然是皇帝跟前这位红人,难怪人家能挂帅。几人目送程墨离开,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。

  程墨还是回去了。

  苏妙华没跑,也没想要跑,她饿坏了,让黑子找点东西垫了垫肚子,然后开始洗漱。黑子等人在帐门外候着,见程墨来了,赶紧悄声把刚才的事禀报。

  这人神经粗大条不是一天半天了,现在找到他,更加安心。程墨站在帐外,倒背双手,抬头望天,天上只有几颗星星,像在向他眨眼。

  良久,帐门一掀,苏妙华探出半边脸颊,吩咐黑子:“把沐桶抬出去吧。”

  这是没发现程墨了,黑子望了一眼不远处那个插拨的身影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,看样子两位主人是在冷战啊。他麻利叫两个侍卫把沐桶抬出来,把帐中水渍清理好,赶紧溜出来,忍着笑,到做望天状的程墨身边悄声禀报了,又飞快闪到帐门口的位置站好。

  程墨迈着四平八稳的方步进帐,见后帐床上躺着一人,被子裹得严实,他正要吩咐黑子再取一套被褥来,苏妙华借着帐中昏黄的灯光,看清是他,赶紧坐起来,往里挪了挪,道:“睡吧。”

  程墨没动。

  她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巴巴看他,慢慢的,眼中有了乞求的意味,低声道:“此行凶险,可再凶险,我也要跟你在一起,哪怕是死,我们也要死在一起。”

  “你这是咒我呢?就这么巴不得我死?”程墨不知不觉语气温和了些,在她挪出来的空位上坐下,道:“明天一早回去。”

  苏妙华叹了口气,道:“这样跟在你后边,挺累的。可是若你要我在后边悄悄跟着,我就跟着吧。我要累坏了,你心不心疼?”

  说来说去,就是不肯回府,

  两人对视良久,直到苏妙华眼中泪水滑落。

  好吧,只要是男人,都对老婆的眼泪没辙。程墨心里一软,叹了口气,道:“你既知道此举凶险,何必一定要去?在异国他乡,身负武力的个人,又能发挥什么作用?”

  这不是参加宴席,贴身保护就行,这是要去乌孙、匈奴,哪怕你有武功,能杀对方二十人、两百人,还能杀对方两千人、两万人不成?

  苏妙华如何不知程墨关心她?可她就想跟着程墨,别人都说她任性,说她不懂事,难道跟着自己夫君也有错吗?她扑进程墨怀里,紧紧抱住,呜呜咽咽地哭。

  “好了好了,别哭了。你要出寨,岳父怎么办?”程墨轻拍她的后背,语气却软了。

  苏妙华抱得更紧了,唇边绽开笑容,又飞快敛去,道:“我让堂弟照顾,再说,父亲自己能行动,身边又有忠仆,能有什么事?”

  只要苏执生活能自理,她离开一段时间没什么不放心。

  程墨道:“你这是处心积虑啊。”

  苏妙华难得费心把事情安排好,不免有些小得意,扬了扬眉,只是她还扑在程墨怀里,程墨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。

  “让我留下吧。”她可怜兮兮的央求。

  “唉!”程墨叹气,道:“磨墨吧。”

  军中不能有女人,苏妙华这情况,他得写奏折请示刘询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80391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