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03章 夜袭

第603章 夜袭

  风在沙漠中旋转着,带起黄沙,形成一股股混浊的气流,让人无法看清十丈内的一切。

  一队约三千人的队伍艰难地行走在气流中,他们脸上蒙着面纱,以挡风沙,风沙却往他们的衣领里钻。

  队伍中有一辆马车,车帘低垂,里面静悄悄的。

  这队人,便是程墨和他的护卫军士了。

  单独行走在沙漠中,跟送死没有什么差别,来往商旅都是结伴而行,从没人单独行走。程墨虽然想隐藏身份,也不可能只带几个侍卫便踏上这片沙漠,只能多带人手。三千人,是他坚持的结果,要照乔洁的意思,那是非一万人不可的。

  三千军士全是骑兵精锐,后面装载毡帐粮食的车子由骆驼拉着。

  这支队伍走了几天,苏妙华从最初见到沙漠戈壁的惊喜,到现在看惯了一成不变的景色,而且骑在马上只不过一天,风沙就在她娇嫩的手刮出条条细细的口子,口子太细了,肉眼看不见,可摸上去,会疼,还会有粗糙的感觉,于是大小姐决定不骑马了,她要坐车。

  现在不是大军开拨,程墨也由着她,这会儿她正在车中睡大觉。

  沙漠的天,说变就变,刚才太阳还挂在天上,出暗淡的光,这会儿却只看到一个赤红的圆饼,程墨觉得不妙,向导于欢已拍马上前,道:“大人,看样子应该安营了。”

  找一背风处安营扎寨,以对抗可能到来的风暴,是十分有必要的。

  程墨也正这么想,点了点头道:“吩咐下去吧。”

  队伍停下,军士们下马,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。程墨走到马车前,敲了敲车壁。

  苏妙华哪能真的睡着,不过是担心风沙吹粗糙了皮肤,扎营的命令她听到了,想等营帐扎好才出来,听到车壁震动,拉起车窗帘一条缝,露出一只眼睛,道:“有事?”

  程墨忍笑道:“出来吧。”

  只要是女子都爱美,原没什么好说的,可这事放在苏妙华身上,怎么就让他总想笑呢。

  苏妙华把缝拉开点,马车停了,军士在竖营帐,也挡了不少风沙,风倒不大。她一掀车帘,跳下车,看着程墨,道:“怎么了?”

  程墨指了指天边赤红的太阳,道:“看过吗?”

  能这样直视太阳的机会真的不多。

  苏妙华明白,他让自己出来,是想让自己看看这戈壁的风光,可她抬眼望了一下,便道:“没有。”

  没有看过,也不想看。

  营帐竖好,太阳还挂在天边,将落未落,黑子已在安排巡逻的侍卫,这支队伍的统领麦芒安排好巡逻的军士,过来向程墨禀报一切安排妥当。

  麦芒是偏将军,出身商贾之家,少年时曾随父亲到乌孙做生意,算是对这一带的地形地貌有些熟悉,因而被乔洁派来护送程墨到乌孙。乔洁太清楚程墨在刘询心目中的份量,他是万万不能出任何意外的,偏偏他又不肯多要军士护送,只好尽可能减少意外的机会了。

  麦芒做事严谨,一丝不苟,很快获得程墨的好感。

  “辛苦麦将军了。”

  “岂敢当丞相辛苦两字?”麦芒赶紧道,他接到任务护送程墨时,着实吓了一跳,这位大人物原来一直在军中,要不是派自己护送,自己还不知道吧。这份责任沉甸甸的,让他好小心。

  程墨微微颌,麦芒没有多话,行礼退下。

  太阳终于没入沙漠之中,大地一片黑暗,只有呼呼的风声在帐外回荡。麦芒选择在背风处竖立营帐,可这背风也只是相对而言,沙漠中,风沙无孔不入。

  苏妙华已听惯了风声,镇定自若和程墨对坐用膳,营帐中很多军士已经用完膳睡下了,整座营帐隐没在黑暗之中。

  黑暗中,风沙扬起,马匹奔驰,由远及近,有如千军万马,奔腾而来。

  呜呜的号角声响起。

  麦芒还没有睡下,听到巡逻军士示警,第一时间布迎敌的命令。

  军士立即翻身而起,抄起武器,奔到后帐,飞快寻到自己的马匹,解开马缰,翻身上马,用最快的度集结阵型。

  程墨也听到示警声。他放下碗筷,走了出来,苏妙华紧跟其后,两人站在帐门口,望向黑蒙蒙的外围。

  外层已经厮杀起来了,呐喊声,兵器撞击声不断传来。

  麦芒匆匆赶来,道:“丞相,来犯者大约三四百人,看衣着应该是土匪,我已派一千人迎敌。”

  沙漠中商旅来往频繁,有一些走投无路的亡命之徙集结在一起,成为土匪,专门抢劫这些商旅,获利甚丰。不过商旅不仅抱团取暖,也养护院护送,只是护院大抵上难以抵挡这些亡命之徙罢了。若运气不好,被土匪盯上,死伤在所难免。

  只是土匪也不是不带眼睛,怎会有担子抢劫军队,还是人数十倍于已的军队?程墨料定这些人来历不简单,道:“再派一千人过去,除了几个匪,其余都杀了,不留一个活口。”

  若是两千人对阵三四百人,还让对方有漏网之鱼,这支军也不用去乌孙了,直接回师,进玉门关,回京城算了。

  “诺。”乔洁答应一声,匆匆传令下去。

  在他看来,再没有比程墨更重要的了,所以他派一个千人军杀敌,余下两个千人队布成两道防线,保护程墨,没想到程墨如此坚决,竟是要全歼这些土匪。

  战斗半个时辰便结束了,擒了三人,一人重伤晕迷,清醒的还有两人。

  军士押两人到程墨帐中,往地上重重一掼,行礼退下。

  这两人一个长相斯文,一个五大三粗,披散的头盖住了半边脸颊,一双眼睛骨碌碌地看了苏妙华几眼,突然出刺耳的笑声。

  苏妙华愠怒,拨出腰间佩剑,连剑带鞘狠狠击打在这人额头,血流了下来,这人却笑声不断,对另一人道:“没想到军中还有这么标致的娘们。”

  说的是吴语,每一个字程墨都听得懂,这两人的长相,也是东方人的面貌。乌孙、匈奴和吴朝在外貌上一眼分辨得出,假不来。

  苏妙华没想到他们竟说吴语,怔了怔,连剑带鞘又拍了上去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83026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