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07章 厮杀

第607章 厮杀

  感谢zook投月票。

  震耳欲聋的厮杀声直冲云霄,苏妙华起身走出来,只见程墨一身铠甲,站在帐前,黑子、阿飞等侍卫布成最后一道防线,挡在程墨身前。

  “五郎,又有敌军来袭?”苏妙华走到程墨身边,脸色略微苍白,却已把挖眼的事抛到脑后,再没有比程墨安危更重要的了,她随军,可是为了保护夫君呢。

  程墨伸手扶她,道:“好点了吗?”

  “我没事,刚才出奇不意,吓了我一跳。我是武者,哪有这么软弱?”苏妙华一副刚才作呕快晕倒的人不是我的表情,把程墨逗笑了,她眼望前方,很想去冲杀一番的样子,看来真的没事了。

  “来了四千人,穿的是匈奴人的服饰。”程墨握住她的手,有点凉,把她的手拢在掌心,道:“我们现在还能应付。”

  “匈奴骑兵?匈奴这么快就做出反应了?”苏妙华瞪圆了眼,他们可没打旗号,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是哪个商旅的护院保镖呢,怎么匈奴骑兵能这么快,这么准确地袭击他们?难道军队中有内奸?

  程墨道:“不见得是匈奴骑兵,或者是别的势力截杀我们,意欲嫁祸匈奴也不一定,我们不是要攻打匈奴嘛。不管是不是,既遇上,歼灭就是。”

  三千歼四千,可能吗?苏妙华道:“我去看看。”

  程墨道:“不用,现在还顶得住。他们摸不准我们的底细,来的不是精锐。”

  正因如此,内奸的猜疑被程墨否定了,若军队中真的有对方的密探,纵然不清楚他的身份,也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一支骑兵精锐,而随随便便派骑兵袭击。至于为什么派四千人,想必探听他们有三千人,认为多三成人手,把握更大。

  苏妙华听着阵阵厮杀声,心痒难搔,道:“难是有机会上阵杀敌,让我去杀几个过过瘾,回去也好和她们吹吹牛。”

  和霍书涵、顾盼儿,特别是连蚂蚁都不敢踏死的赵雨菲吹嘘一番,她一刀过去,大好的人头便骨碌碌滚落马下,想必她们会羡慕,会害怕吧?苏妙华想着,笑出了声。

  “挖一只眼睛就怕成那样,还要杀人?你知不知道这会儿阵前血肉横飞,连肠子都流了一地?”程墨道:“要是看了,晚上做噩梦怎么办?”

  “那倒也是。”苏妙华犹豫了。

  程墨道:“你可是口口声声说要保护我的,丢下我不管,怎么保护?”

  苏妙华这人吧,我行我素不在乎世俗眼光,却有一点好处,负责任,只有她答应的事,那是一定要完成的,用她常挂在嘴边的话套住她再好不过了。

  苏妙华原本还有些小纠结的样子,一听这话,立即果断道:“好,我留下来保护你。”

  不远处的黑子脸上不自禁露出笑容,他就说嘛,阿郎那是把四夫人吃得死死的,轻描淡写两句话,四夫人就乖得不像话。

  黄沙已染成鲜红,夜袭者不断有人倒下,领头一个汉子急急吼了两句什么,本来有些颓势的部下立刻振奋精神。

  麦芒感觉到对方士气大振,道:“多挑些灯笼来。”

  既然是夜袭,来犯者当然不可能敲锣打鼓、灯火通明,而程墨这边为麻痹敌人,也是熄了灯火,双方就在黑暗中厮杀。

  手下听说挑灯笼,不知麦将军要做什么,当然照办,很快几盏大灯笼挂在辕门处。这一处杀得最为激烈,双方军士被灯火一照,都精神大振。来犯头领冲在前头,刚到辕门处便被如潮水般的吴军挡住。他一柄弯刀如砍瓜切菜,刀下已死不少吴军军士,这会儿光线充足,更是一刀一个,无一落空。

  吴军纷纷避开,他得意大笑,这些人忒的没种,这么怕死,怎能不败?他正仰头大笑的当口,背后随从喊了一声:“主人当心。”

  当心什么?他有一刹那的迷茫,可很快就听到箭矢破空声,定睛一看,只见一支箭冲他而来,箭头在灯下发出蓝幽幽的光。

  来犯头领大怒,草原上的汉子,哪个不是骑术精湛,射得一手好箭?吴军居然敢在他面前卖弄,真是岂有此理。那箭来得实在太快,他怒意上涌,箭矢已到眼前,危急中他来不及从腰间箭壶抽箭,只好把马往旁边一带。

  “噗!”箭矢入肉的声音。

  没有避开,只是冲他胸膛而来的箭矢只射中他的右臂,他身前的吴军都觉得遗憾,有人喊了起来:“再射一箭。”

  只要再射一箭,定然能把这凶狠的土匪头子射落马下。

  麦芒却知不必,收起弓,拍马上前,道:“杀啊。”

  “杀啊!”的喊声冲霄而起,军士们在麦芒的带领下,人人奋勇向前。

  “来啊,看老子不把你们一个个砍成肉泥。”来犯头领狞笑着,举起了刀,却发现手臂完全不听使唤,他心下大惊,再催一遍力气,整条手臂都麻了,弯刀当啷一声掉落马下。

  前头的吴军发现了,大叫起来:“活捉土匪头子。”人人拍马上前,抢这到手的功劳。

  麦芒没有再射一箭,便是因为箭上有毒,他拍马上前,也是要割下这人的首级,吴朝可是按人头算军功的。没想到手下这些兔崽子比他还凶,争先恐后往前,离得最近,反应最快的军士已抢先到来犯首领马前,一刀过去,一颗大好头颅便飞了出去。

  “我的我的,谁也别抢。”那军士叫着,就要去接,可是迟了,早有人把头颅收入囊中。

  吴军不准士兵互相抢功劳,可这人中箭在前,要没有中箭,那军士哪有能力杀他?抢头颅这人也存了共分功劳的心思。

  “唉——”不少人叹气。

  这可是敌军头领啊,一颗头颅顶普通士兵十颗。

  来犯军士见头领被杀,怔了有那么一息,这一息便有不少人被吴军杀了,割下头颅。

  刚才提醒来犯头领的随从回过神,悲怒交集,吼道:“给主人报仇,杀啊!”

  主人死了,他也不想活了,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包赚。

  他挥舞弯刀,如猛虎下山,只一瞬间,便杀了十几个吴军,同伴本有退缩之意,见他这么武勇,也跟着奋力冲杀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84366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