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09章 原来如此

第609章 原来如此

  一抹光亮从云层中透出,天开始亮了。

  军士们陆续回来。

  厮杀了一夜,以三千精锐敌四千骑兵,人数上,吴军处于劣势,又是被动应战,连敌军的来路都不清楚,所处险境,可想而知。此时人人脸现疲色,不过一看鞍上挂的人头,又兴奋起来。

  麦芒到底还是包扎好伤口,他拿程墨没办法,又有大把的事等着他去做,不包扎,难道等血流光吗?他还想活下去呢。

  这一战,吴军损伤近半,歼来犯之敌两千五百余人,敌军丢下重伤无法行动的,能动的都逃了。程墨试图审问这些重伤之人,有的晕迷不醒,有的叫骂不止,就是不肯招供,只好全杀了。

  从袭营开始便躲在帐中不敢出来的翻译夏习,见外面厮杀声已停,才缩头缩脑走了出来,四条张望。刚出使时,他踌躇满志,可没想到厮杀真的来临,他却吓尿了,躲在床榻下簌簌发抖。

  受伤的军士由军医包扎后抬进帐中休息,没有受伤的军士大部分休息,小部分在打扫战场,掘了两尺深,挖出来的沙还是红的。

  一个千户见夏习脸色苍白,像是要呕,撇了撇嘴,道:“一晚上你跑哪去了?要找你翻译一句话,也找不到人。”

  “翻译什么话?”夏习惊,不是杀得天昏地暗吗,还有什么话需要他翻译?

  千户傲然道:“缴械不杀。”

  如果不是匆忙中找不到姓夏的家伙,定然能擒到活口。千户恨恨地想着,瞪了夏习一眼。

  夏习已风中凌乱了。

  陶平又被提了出来。昨晚辕门口喊杀声震天,他兴奋不已,只盼援军把把吴军全歼了,然后救他出来,至于少一只眼,对他来说,还真不是事。可是听了半夜,到最后推开他被囚那间小小营帐的门的,却是黑子。

  他记得被擒,带到那个俊朗青年的营帐时,这人就站在营帐门口,像是那俊朗青年的侍卫。如此说来,援军是战败了吗?

  黑子黑着一张脸,把陶平狠狠往地上掼去,他手上使了巧劲,这一摔,陶平只觉四肢百骸痛入骨髓,不由呻/吟出声。

  程墨坐在桌后,薄薄的唇吐出两个字:“用刑!”

  “诺。”黑子二话不说,双手连动,拍了陶玉几个关节,然后站在一旁。

  “啊!”陶平惨叫一声,哀嚎:“让我死了吧。”

  “想死?没那么容易。”程墨笑眯眯的,只是眼神越发冰冷,让人看了不寒而栗。

  陶平只觉似有千百只虫子在身体里不停地咬噬,又痛又痒,偏偏神志越发清醒,痒痛的地方无处不在,每一处却清晰无比,他双手不停抓挠,很快胸腹、大小腿都鲜血淋漓。

  陶平觉得连脚底板都痒痛了起来,抓破了皮的地方痒痛不仅没减少,好象越来越重了,杀头眼都不会眨一下的汉子,禁不住泪花洼洼。

  泪眼中,他向程墨望去,却见程墨冷眉冷眼地看他,好象这样还不够,远远不够。

  当然不够,一千五百精锐丧生在这些人手中,只小小折磨一下,怎么够?程墨向黑子示意了一下,黑子迈步上前。

  “我招,我招了,让我招!”陶平呜咽哀求,招完了,可不可以让他痛痛快快地死?

  程墨冷冷道:“说吧。”

  “我们在这一带讨生活,就没怕过谁来,不过,官府我们还是不敢招惹的。”陶平说了这一句,只剩一只的绿豆眼可怜兮兮看程墨:“我全招了。可不可把帮我解除那又痛又痒的刑罚?”

  他们所谓的没怕过谁,不包括官府,他也早就知道,官府不好惹,这不,一招惹上官府,自己就少了一只眼睛,现在还生不如死。陶平恨死万凯了。

  程墨不说话,黑子冷笑一声:“你说呢?”他扳了扳手关节,似乎随时准备上前多加两道刑罚。

  “当我什么都没说。”陶平是一个识时务的人,赶紧道。

  可是黑子的手又扬了起来,陶平吓得惨叫一声。

  程墨挥手示意黑子退下,道:“三息内说清楚,要不然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  我现在就生不如死了好吗。陶平泪奔,他不敢再耽搁,赶紧道:“让我们打头阵的是乌孙昆莫的弟弟盖滋縻,他说,只要我们袭击你们,无论成败,就把昆莫的可敦,吴朝的解忧公主送给我。我一向喜欢女色,哪天没有女人睡,就浑身不舒服。据说那位解忧公主美若天仙,我当然垂涎,于是就答应他了。”

  盖滋縻,那个不满解忧染指兵权的人。

  “他为什么让你们袭击我们?”

  “这个倒没说,只说看到吴朝人就生气,最近三天内经过这一带的吴朝商旅都不要放过,只要袭击最近三天内经过这一带的商旅,半个月后他就把解忧公主送来。”

  “袭击最近三天内经过的商旅?你把我们当成经过这一带的商旅?”

  这得多眼瞎啊,军队的行军方式和商旅的看家护院大不相同,从行列上一眼就看出来了,何况三千精锐?不要说队列整齐,精气神不同,那冲天杀气可是装也装不来的。

  陶平有些难为情,讪讪道:“我看着不像,可万凯那杀千刀的说,万一放过你们,跟盖滋縻的约定就不成立了,怕是到时他会赖帐。”

  赖什么帐?当然是送解忧公主的约定了。

  这货,为了女人,真是连命都不要了。黑子啐了他一口。

  程墨仰头望了会儿帐顶,道:“你凭什么认为,你手下三百多乌合之众能击败我们?”

  就算陶平见识浅薄,瞧不出那是精锐之师,可十倍于已的力量,这么简单的算术总该会算吧?难道他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?

  陶平不以为意地道:“这一带来往商旅极多,想掳一些护院落草并不难。我和万凯、何五早就商议好了,兄弟们往前冲,我们在后掠阵,冲杀一阵,能逃则逃,能逃多少算多少,不过几百人,哪比得上解忧公主一根手指头?”

  说到最后,他色迷迷的。

  为了女人,兄弟也可以葬送,这是陶平的原则。

  程墨冷笑道:“看来,该把你另一只眼睛也挖了才对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85452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