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12章 杀了他

第612章 杀了他

  胖王身子肥胖,骏马难以长时间承受他的体重,可迎接吴朝天使,又不能不表示恭敬,又不能坠了乌孙的威风,只好勉为其难,在众多侍从的搀扶下,上了马背。那马被他一压,后蹄发软,差点跪下。

  见远处,解忧公主陪同一个俊朗青年徐徐驰来,胖王眼角跳了跳,这样的美男子,难道解忧公主不动心么?

  程墨眼望前方,见旗帜林立,队列倒还整齐,只是最前方一个男子,简直像一坨肥肉,哪有人样子?这人想必就是胖王了。

  解忧公主轻勒马绳,落后程墨一个马身。

  双方的距离不断缩短,直至程墨来到胖王面前。

  程墨微笑坐于马背,并没有下马的意思。

  胖王一双小眼睛隐没在肉里,不仔细看还真看不见,他脸上的肥肉向两边分开,肥厚的嘴唇咧了咧,以手抚胸,行礼道:“这位想必就是吴朝程侯爷了?”

  程墨出塞前请辞丞相之位,胖王身为一国之主,自然不能再以丞相相称了。

  夏习把胖王的话翻译了。

  “正是,这位想必就是昆莫了。”程墨在马上微微欠了欠身,道:“某见过昆莫。”

  乌孙不是吴朝的藩国,胖王见了刘询不用行臣子礼。程墨是钦使,代表吴朝皇帝,因而微微欠身已经足够。

  胖王听过翻译的话,满脸堆笑,更瞧不见眼睛了,道:“程侯爷远道而来,本王有失远迎。这边请。”

  说着,艰难地拨转马头,当先向远处一座帐蓬驰去。

  胖王墙一般宽厚的身躯离开,他身后一个约莫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显露出身形,男子长相粗犷,一双眼睛精光闪闪,见程墨望过来,便和气地笑了笑,用吴语道:“程侯爷。”

  这人会说吴语。程墨道:“不知阁下是哪位?”

  “在下盖滋縻,昆莫的兄弟。”

  这人就是盖滋縻了,他不仅没有胖王的痴胖,长得还很不错,从程墨在远处出现,他就一直在打量程墨,眼前这个青年,就是几乎尽灭他四千亲军的敌人了,亲军被灭后,他也曾派人哨探,又加紧向解忧公主施加压力,想拿到腰牌,只是一直没有探到程墨的所在,好象那晚之后,程墨便从草原上消失一样。

  直到昨晚,他的哨探才发现程墨的队伍,已在乌孙境内,距离胖王的王帐不过一天路程。这个时候,伏击已经来不及了,而他也没能拿到腰牌,调不动军队,只好眼睁睁看着程墨大摇大摆来到面前。

  程墨听他自报姓名,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同样欠了欠身,道:“右将军。”

  胖王封盖滋縻为右将军,如果解忧公主不横插一手,或者胖王不那么乐于当鸵鸟,乌孙的兵权他掌握一半,现在却是在解忧公主的运作下,他只能调动亲军。

  程墨的笑容一闪而没。盖滋縻若有所思,但很快恢复常态,道:“程侯爷。”

  两人对视一眼,各怀鬼胎放声大笑起来。

  我就喜欢看你恨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,怎样?长笑声中,程墨一夹马腹,当先而行,追上胖王。

  盖滋縻望着程墨的背影,笑容敛去,眼神很凌厉,他身后一个年约二十四五岁的青年凑了过来,低声道:“将军?”

  这青年名叫至落勃,是一个部落首领,同时还是一个亲匈派。他崇尚武力,觉得没必要讲废话,有什么恩怨大可以武力一决高下。他这么处理部落中的纠纷,在匈奴和吴朝之间,也喜欢以草原勇士匈奴。至于吴朝?那不过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,济得什么事?

  盖滋縻正是得到他的支持,才能如此肆无忌惮。

  至落勃的意思再明显不过,此时程墨的后背对着他们,身边又只有一千多人,只要杀了程墨,吴朝必然和乌孙反目,再提了程墨的头颅向匈奴示好,投靠匈奴指日可待,然后联合匈奴大军共击吴朝。到时,这水草肥美的草原,可就尽归他们所有了。

  盖滋縻沉吟不语。

  至落勃眼见程墨的背影越来越小,焦急起来,再叫一声:“将军!”同时拍了拍腰间的箭壶。崇尚武勇的人,身手一般都不错,至落勃以勇士自居,又射得一手好箭,有箭神之称。

  盖滋縻轻轻摇了摇头,低声道:“你不知道,吴朝是一头猛虎,一旦唤醒这头猛虎,后果十分可怕。二十年前,善战的匈奴人还不是被撬得逃进沙漠?”

  吴朝以文治国,不擅动武力,可这个国家一旦动用武力,将会所向披縻。

  吴朝和匈奴持续三十年的战争打完,至落勃还没出世呢,何曾见过?在他想来,定然是吴朝人夸大其词。他道:“只要杀了这人,昆莫只能唯匈奴之命是从。”

  解忧公主的侍卫不就是杀了匈奴的使者,乌孙和匈奴才反目成仇吗?现在匈奴磨刀霍霍,全拜这个恶毒女人所赠。至落勃望向前方解忧公主后背的目光很是不善,道:“再把那个女人杀了,有这两颗头颅,匈奴定然会平息怒火。”

  “不,这个女人,匈奴要活的。”盖滋縻嘴边露出一抹邪笑,他也想尝尝这个女人的滋味。按照乌孙的习俗,只要成为昆莫,解忧公主再不情愿,也得嫁了他。嗯,这主意似乎不错啊。

  程墨似乎一点不知道凶险在逼近,也似乎不知道他和胖王同行,苏妙华便拍马上前,追上解忧公主,身下的马只落后解忧公主一个马头。

  苏妙华和解忧公主寒喧两句,便转入正题:“昆莫有几个兄弟,兄弟之间感情如何?”

  如果我把盖滋縻宰了,你家胖王不会跟我家夫君翻脸吧?

  解忧公主似乎不知苏妙华打的什么主意,微笑道:“生在帝王家,何曾有什么亲情?乌孙也好,吴朝也罢,都是一样的。”

  权力是毒酒,只要饮了这杯酒,何曾有亲情可言?

  “说得是呢。”苏妙华笑眯眯的,道:“妾在京城听说公主美貌无双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  解忧公主脸颊一热,妙目微转,道:“你怎不说程侯爷貌胜潘安?你好福气呀,嫁了这么一个英俊夫婿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86921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