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13章 实施起来有点难

第613章 实施起来有点难

  解忧公主和一个吴朝美貌女子并辔而过。至落勃急了,再犹豫,挡在头前的人太多,可就失去目标了。他不待盖滋縻答应,拍马便走。盖滋縻明白他的意思,却只“哎”了一声,没有任何表示。

  至落勃的部落人数众多,胖王对他忌惮三分,若吴朝皇帝真的怪罪下来,自有胖王顶着,怕什么?

  盖滋縻故作犹豫,不过是不想承担责任罢了,他怎会帮至落勃分担?他才不会像解忧那个蠢女人一样,放任侍卫杀了匈奴使者,还为这侍卫求情,到时若有必要,他自会把至落勃交出去,再接管至落勃的部落。

  盖滋縻唇边浮起一抹笑容,待再过几拨人后,才一夹马腹,慢吞吞朝王帐赶去。

  胖王的体重没把马压垮已是奇迹,那马负荷而行,哪里快得了,比乌龟也快不了多少。程墨很快驰到他身边,又不得不控制马,以防越过他,看着马背上一坨胖肉颤啊颤的,实在替他难受。

  如此俊朗的青年在身边,胖王自惭得紧,再一想到解忧公主和他并辔而来的情景,心里更是不舒服。

  两人同行,竟是未交谈一言。

  两人马后不远处,解忧公主和苏妙华按辔徐行,边走边交谈,聊得热闹。再往后,便是乌孙的王族了,这些人后面,是程墨的侍卫、军士以及胖王带来欢迎程墨的军士。整个场面看起来并无不妥。

  就在这时,利箭破空之前响起,被乌孙众多王室隔开的黑子、阿飞等侍卫见一个身着乌孙服饰的汉子突然弯弓如满月,箭出似流星,这一箭,似要把天穹洞穿。众人不由大惊,在这里,只有来自吴朝的他们不是乌孙人,只有和胖王走在最前的程墨是这一箭的目标,说这箭不是针对程墨,谁信?

  黑子和阿飞不约而同纵身而起,身形快如奔马,追着飞箭而去。

  乌孙王室见出了变故,人人惊疑不定,有的抽出腰间弯刀挡在胸前,有的取出大弓防备着,一时间人人慌乱。

  程墨听到身后破空之声,下意识回头望,只见铁铸的箭头在阳光下着光,直奔自己而来。那箭簇在他眼中飞放大,眼看就要把他的胸膛射穿。程墨下意识矮身伏在马背上。

  踏雪颇通人性,感觉到冲天杀气扑面而来,四踏力,如飞般向前冲去。

  这时人人已看出,这箭是冲程墨来的,不少乌孙王族惊叫出声,无论是亲近匈奴的,还是亲近吴朝的,都深知若众目睽睽之下射杀程墨有多么严重的后果,谁也不愿意引起匈奴和吴朝两大强国共同的的怒火。

  箭到,黑子和阿飞人也到,黑子伸出两指,如铁钳般钳住箭杆,可箭只是缓了缓,稍微偏点方向,射出两丈多远,插在地下。

  黑子食中两指鲜血直流。

  静,无比的静,除了呼呼的风声,再也没有别的声音。

  这是程墨穿越后,第一次离死亡这么近,可曾死过一次的他,何惧之有?他扫了一眼尤自在地上颤个不停的利箭,道:“呈上来。”

  阿飞应声上前,弯腰拨出利箭,圈转马头,双手呈上。

  这时,一声尖锐的女声冲破苍穹,冲击所有人的耳膜:“是谁?赶紧抓起来!”

  惊得没了魂的苏妙华,一旦回魂,马上飙,敢暗杀她的夫君,那是活得不耐烦了吧。

  至落勃自信满满的一箭,先被程墨伏身失了准头,再被踏雪跑开彻底避过,接着后先至的黑子又以两根手指去挟利箭,生生改变了箭的方向,这么一来,他纵然百百中,素有神箭手之名,这一箭又如何能中?

  他满面怒容,为自己的失手,也为程墨的反应敏捷,这人,怎能千钧一之际避开,连一根毫气都没伤到?

  苏妙华的惊叫声让人惊悚,可更让乌孙王室心惊胆战的是,第二箭又射出了。这一次,很多人看到至落勃弯弓射箭。

  至落勃怒气填膺,他就不信,程墨运气这么好,一直能避开,所以他射了第二箭,如果这一箭不中,他还会箭如珠,非把程墨射死不可。

  苏妙华看得清楚,立即纵跃而起,朝至落勃冲来,人跃在空中,腰间剑已出鞘,森森剑气似遮住了阳光,只余点点森寒。

  至落勃已抽出第三箭,刚搭在弓上,全身被这剑气笼罩,竟是呼吸困难,连箭都拿不稳,吧哒一声,箭掉在地上,他的头,也在此时掉落地上,血从胸腔喷射而出。

  苏妙华一急之下,竟一剑砍下至落勃的头颅。

  挡在程墨身前的黑子和阿飞松了口气。

  程墨只见到满天光华,看不清苏妙华的身影,光华散去,就见苏妙华曼妙的身姿翩翩落地,吹了吹手中宝剑,一滴血从剑身上滴落,落入枯草中不见。

  静,让人窒息的静。乌孙诸人的眼睛不约而同投向胖王,他们的昆莫,乌孙最高的统治者,可胖王好象吓傻了,只是坐在马上呆。

  苏妙华吹落剑身的血,还剑入鞘,漂亮的大眼睛扫了乌孙诸人一眼,厉声道:“昆莫向我陛下求援,程丞相奉诏而来,何以一到乌孙,便派人暗杀?”

  夜袭的帐还没理清楚,现在当面射箭,还一射再射,你当我们好欺负是吧?苏妙华气势如虹,质问得胖王哑口无言。

  “昆莫!”苏妙华可不是得理会饶人的主,她一拍腰间宝剑,厉声道:“难道昆莫的箭射得我家侯爷,我的剑就杀不得昆莫么?”

  哗当一声,重物坠地。

  不知是胖王的马实在承受不住胖王的重量,还是胖王心惊胆战之下,在马背上坐不稳,总之他从马背上摔下来了。

  静,依然是静,让人窒息的静。

  乌孙诸人看看地上的胖王,再看看英姿勃勃挺拨立于马上的程墨,别过脸的别过脸,捂脸的捂脸。倒是吴朝诸人人人怒目而视,大有决一死战的样子。

  事情展到这地步,盖滋縻觉得,水搅混了,可以摸鱼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87131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