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15章 调查开始

第615章 调查开始

  三天时间真的很紧,乌孙诸人都觉得,胖王这个承诺,不一定能做到。不过,三天又三天,倒是可以无限期地拖延下去,反正程墨没死,再大的事,也不是事。

  程墨会答应吗?盖滋縻盯着程墨,似乎要看穿他的五脏六肺,可惜,看了半晌,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。

  程墨脸上的微笑一点没变,唇角向上翘,道:“如果昆莫两个时辰内能调查出结果,此事交给昆莫也未为不可,若是两个时辰内无法调查出结果,就不用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时间了。”说完,不待胖王回答,抬手示意了一下。

  天气已冷,人人身着皮裘,胖王额头却微有汗渍,这个年轻人不好惹啊。

  盖滋縻道:“如果程侯爷信得过我,就由我调查此事,怎么样?”

  “交给你?”程墨澄澈的目光落在他脸上,道:“我不放心。”

  两句话中间停顿了一下,盖滋縻本来以为他会说很放心,没想到他直白得让人发指,耳边又有笑声传来。盖滋縻脸色大变。

  苏妙华嗤的一声笑,无情地揭穿盖滋縻伪善的面目。起码盖滋縻是这么想的。

  一个人从程墨的侍卫队伍中策马出来,这人长相清秀,身形瘦削,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。他向程墨行了一礼,然后低声说了两句话。

  盖滋縻有重大嫌疑,刚打照面,已有司隶校尉盯着他。这个人,就是云可。他的任务是隐藏在人群中,不动声色地盯紧这位杀死一千五百名精锐的凶手,以图找到光明正大的理由,置他于死地,为一千五百精锐报仇。

  至落勃策马近前,和他说话的时间很短,当时人人对程墨注目,按理说应该没什么人注意他才对,可场上有一双眼睛却是不管发生什么事,只管盯紧盖滋縻。

  云可悄悄拍马退下,隐入人群中。

  程墨对身边的黑子交待了几句什么,黑子立即拍马离开。

  这是开始调查了吗?胖王狐疑。

  会被查出来吗?盖滋縻不安。

  程墨不再理会胖王,只是面无表情坐在马背上,风把他的披风吹得猎猎作响,他的身姿却纹丝不动。

  胖王向解忧公主投去求助的目光。现在他不想逃避,想把事情揽到身上,人家却不给他机会,这可怎么好?

  解忧公主略一踌躇,很快有了主意,向苏妙华露出笑容,道:“男人们的事,我们就不掺和了。外面风大,刮得脸颊生疼,入帐坐会儿吧。”

  苏妙华鄙视地道:“公主,俗话说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我既嫁了他,自然随他。他要在帐外等结果,我自然在帐外陪他。”

  解忧公主何曾没有听出苏妙华话里的讥讽,俏脸微红,道:“只怕一时半会的,查不出来。”又转头对程墨道:“这件事,乌孙定然会给侯爷一个交待,侯爷尽管放心。”

  她的保证,比胖王要可靠得多,也暗示若是胖王敷衍了事,她会督促胖王调查此事。话已至此,照理程墨应该给她面子,毕竟她是吴朝的公主,程墨算是她的娘家人。

  可程墨并没有如她所愿,只是面无表情地道:“些些小事,不劳公主费心。”

  翻脸比翻书还快啊,她倒成里外不是人了。解忧公主苦笑。原先得知程墨以弱冠之身为相,她和胖王还以为少年天子重感情,把这么重要的官职当成报酬,给了自己的恩人兼好友,没想到程墨光是这份心智,已是人所难能。一般人,总会再三衡量,多少有些犹豫吧?哪像他这样,该坚持的原则,一点不让?

  她向胖王摇了摇头。

  胖王苦笑,道:“既然程侯爷要在这里等,请下马,你我一起等结果便是。”

  甫一交锋,自己便败得很彻底啊,居然把调查刺客这么重要的事交给吴朝使者去做,传出去,可要让大宛、车师等国笑掉大牙了。

  程墨依然面无表情道:“不用,不过匹匹两个时辰,我等得。”

  你等得,我等不得啊。胖王哪怕是站,如柱子般粗壮的腿也无法支撑身体的重量。

  解忧公主明白夫君的难处,道:“昆莫不耐久站。”

  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倒可以通融,程墨吩咐:“下马。”

  他的侍卫纷纷下马,手握缰绳,站在原地。麦芒一声令下,一千五百精锐啪的一声,整齐划一的从马上下来,同样手握缰绳,随时准备上马厮杀的姿态。

  盖滋縻再次色变,他没想到程墨带来的军士军纪竟如此整齐,这样的士兵,若是上阵厮杀,该是何等的凶悍?想到只逃回几百人的亲军,他的心口隐隐作痛,要是知道这支军队如此强悍,他就该想办法再派几千人过去。

  他却忘了,调兵的令牌一直没拿到手,他能调动的,横竖只有四千亲军。

  眼前的情景让胖王有点发怔,乌孙的士兵,可从来没有这么整齐划一的动作。

  阿飞不知从哪搬来一张矮几,就当是椅子了,程墨坐了下去。

  胖王看他坐下,也让人去抬他日常坐的矮榻过来。那就是一张特制的床,足以承担他的重量,又方便他不太费力地站起。

  双方的首脑都露天坐着,其余人等只好下马,站在空地上相陪。

  苏妙华站在程墨身边,以便一有险情,随时救护。

  解忧公主先去吩咐婢女抬矮几,上酒食,再回来坐在胖王的矮榻上。

  很快,青稞酒、烤羊肉端上来了。胖王道:“酒食简陋,还请程侯爷勿怪。”

  晚上本来准备好篝火,跳舞的侍女也安排好了,现在看来,这些都用不上了吧?胖王隐隐觉得,和吴朝的联盟,好象不是他能逃避,也不是他能拿主意的了。眼前这看似弱冠的青年,忒也厉害。

  盖滋縻同样下马,丢下马匹,悄悄往外退。而云可同样不动声色地蹑着他,直到他退进乌孙王室的人群中。

  就在这时,程墨道:“右将军哪里去?”

  这句话,他是用乌孙语说的。他刚学会。

  盖滋縻突然发现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到他身上,他抬起的一只脚,再也落不下去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88889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