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25章 继位人选

第625章 继位人选

  苏妙华匆匆穿好衣服追出来时,被阿飞拦住,只好退回帐蓬,焦急地等待,直到程墨安然无恙归来。

  “五郎。”她扑进程墨怀里,紧紧搂住,喜极而泣。乌孙的局势太乱了,一言不发便射箭,一言不发便出兵,程墨大半夜的到处跑,担心死她了。

  程墨轻拍她的后背,道:“没事了,接下来我们只须等就行了。”

  这是说大局将定吗?苏妙华一向相信程墨,也不多问,挽着程墨的手臂坐下。

  程墨柔声问:“饿吗?”

  下午的欢迎仪式上,程墨还没下马,至落勃差点把程墨射死,吓得上自胖王,下至婢女,哪个不惊叫连连?至落勃被杀后,程墨和胖王刚坐下,大盘的牛羊肉刚端上来,手快的还能吃一两口,手慢的可一口也没吃,都哈便带领五千骑兵杀来,这时,又有谁能淡定?

  折腾了一天,哪有时间吃饭?

  苏妙华一直担心程墨,哪顾得上这个,程墨一问,她还真觉得有点饿了。

  “现在吃,没事吗?”她道:“其实我也不是很饿,不如等事情定下来再说。”

  最怕最后功亏一篑了,所以,还是等大局已定吧。苏妙华不知程墨去干什么,只是自小陪在苏执身边养成的习惯,先把重要的事处理完毕,再办小事。吃饭是小事,哪怕两三天不吃饭,也不要紧吧?

  她一片苦心,程墨哪会不理解,特别是她一惯任性,难得这么温柔乖巧,更是难能可贵。程墨亲亲她的额头,道:“不要紧。我们在场,反而要坏事。”

  昆莫被杀,乌孙另立新王这种事,做为大吴的使者,程墨要避嫌,嗯,要大大避嫌。为避免激起乌孙王室诸人的反感,致使元贵縻继位阻力重重,余下的,程墨放手让解忧公主去做,自己回帐陪老婆了。

  他吩咐下去,不一会儿香喷喷的烤羊肉端上来,两人开始吃晚餐。

  相比起程墨和苏妙华坐在暖暖的帐中吃着烤羊肉酥油茶,温馨无限,王帐中吵得厉害,乌孙王室诸人大多无法接受胖王被刺身亡,于是有人指责解忧公主派人刺杀,有人指责盖滋縻是幕后主使,也有人主张先立新王,再查凶手。

  解忧公主泪水涟涟,只是诉说和胖王的恩爱,美人梨花带泪,谁还指责得下去?那些指责她的声音渐渐低了,反而说盖滋縻是主谋的声音渐渐高了起来,可是盖滋縻并不在场,说了一会儿,也就无趣了。

  最后,主张立新王的声音占了上风,有人主张立泥縻,解忧公主抛出盖滋縻和泥縻的供词,他们俩招认派凶行刺胖王。

  众人顿时恍然,原来凶手是这两人,泥縻狼心狗肺,为了王位,竟连亲生父亲都不放过,盖滋縻为了王位,也对亲兄长下手,这两人,是再没资格继位了。

  王室中亲吴的人也有一些,不过都是些弱势群体,这时在解忧公主的暗示下,弱弱地道:“昆莫在世时,曾说过要立元贵縻为太子,如今昆莫过世,来不及留下遗言,不如依以前所议,请元贵縻继位。”

  元贵縻有一半吴人血统,吴人尚文,草原上的汉子,只认英雄,会吟两句诗,写一篇锦绣文章,可得不到乌孙人的尊敬。不少人担心,元贵縻会像吴人一样软弱,守不住他们的草原,迟早会被匈奴吞并。

  解忧公主见众人不表态,一抹眼泪,站了起来,道:“元贵縻是昆莫亲子,继承王位理所应当。他只有十三岁,却能拉二石弓,诸位十三岁的时候,可都拉得动二石弓?”

  元贵縻没有乌孙汉子该有的强壮身躯,更像吴朝的读书人一些,可就这样瘦弱的孩子,还是继承了乌孙人的血脉,十三岁便能拉二石弓。

  这个消息,他们是今年过年时得知的,没想到应在这儿。

  一阵沉默后,四弟华罗縻率先表态:“兄王曾说过,他百年之后,立元贵縻为王。兄王已死,自该遵照兄王遗愿。”

  胖王的二弟早逝,四弟华罗縻也是昆莫强有力的竞争者,在乌孙,继位者不仅可以是王子,也可以是王弟,现在华罗縻支持元贵縻,解忧公主这边实力大增,除了盖滋縻外,已无人能与之抗衡。而盖滋縻沦为程墨的阶下囚,能活命就不错了,王位是想也不用想啦。

  帐外的云可送回消息,大局已定。

  程墨和苏妙华吃完饭,对坐喝着自己带来的茶,帐外呼呼风响,帐中温馨宁静,帐里帐外,两个世界。

  接到云可传回的消息,程墨微微颌首。云可行礼退下。

  苏妙华道:“今晚,发生什么事?”

  既是大局已定,想必问一问也是无妨的,苏妙华再任性,在大事面前一向懂分寸。

  程墨轻声道:“胖王死了,被妮亚刺死。”

  “什么?”苏妙华眼睛瞪得大大的,下午那个胖得不像话的男子死了?

  程墨把一杯热茶放在她面前,道:“没想到吧?胖王的兄弟儿子们也没想到,所以解忧公主的机会来了。”

  以乌孙王室亲匈派占大多数来看,若不抢占先机,元贵縻哪有继位的可能?最多也就是划地而治,和泥縻把乌孙一分为二,为大小昆莫,哪能像现在这样,由元贵縻继位,一统乌孙?

  能影响到乌孙的走向,程墨还是很高兴的,这是他穿越以来,第一次影响未来的走向。官帽椅和供暖设备,在他的努力下提前影响到国人的生活,却于政局无关,真没想到他没有影响到吴朝政局的走向,反而影响到乌孙。

  苏妙华妙目骨碌碌转了转,道:“所谓的大局已定,就是元贵縻继位?”

  程墨是吴朝使者,此次出使的目的,是促使吴朝和乌孙联盟共击匈奴,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结果了。

  果然,程墨点了点头。

  “解忧公主那么年轻,她的孩子多大?”

  解忧公主那样风情万种的气度,苏妙华是学不来的,她对解忧公主有些佩服,见她望向程墨的眼神时,心里又酸溜溜的,恨不得拦在程墨身前。

  “十三岁。”程墨见她腮帮子圆鼓鼓的,不由点点她的鼻尖,笑道:“怎么了?”

  “这么大了。”苏妙华惊叹,那身材好得,一点也看不出来呢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96272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