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26章 大局已定

第626章 大局已定

  苏妙华感概完,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腹部,瞟了程墨一眼,这一眼,欲说还休。

  程墨端起茶杯喝茶,突然接收到她递过来的信号,差点呛了,好不容易把茶咽下去,道:“你不用这么看我,就算你生了双胞胎,也跟王位无缘。别想着人家当太后,你就意重。”

  “说什么呢!”苏妙华白了他一眼,道:“你这人,怎么总抓不住重点?”

  重点不在当太后,而在生儿子好不好。没有儿子,什么都是空的。苏妙华活了二十年,从没如这一刻感触这么深。

  局面在解忧公主掌握中,元贵縻继位后想坐稳王位,只能依靠吴朝。程墨心情很轻松,调笑道:“不就生儿子吗?求我啊。”

  前世他接受了十六年现代教育,认为生男生女都一样,并不一定生儿子不可。

  苏妙华面若桃花,又瞟了他一眼。

  程墨哈哈大笑,起身走到苏妙华身边,捞起她的腿弯,把她抱起。苏妙华柔若无骨的手臂环住他的脖子。

  就在这时,帐门口有人低声说了句什么,随即黑子朗声道:“阿郎,公主有请。”

  程墨低头,苏妙华抬头,四目相对。苏妙华随即嘀咕:“真不让人省心,大半夜的还有什么事啊。”

  程墨笑了,道:“我去瞧瞧。你先睡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苏妙华吹气如兰在程墨耳边道:“快点回来。”

  程墨应了,把她放在床上,拉过被子盖上,然后才走出去。

  雷昆站在门口,见程墨出来,行了一礼,低声把王帐中的情形禀报了。云可只说结果,并没说细节。

  程墨边迈步朝王帐走去,边道:“得到华罗縻支持?”

  华罗縻有六千亲军,胖王两万亲军又不奉解忧公主之命,若他有意昆莫之位,解忧公主争不过他。他不会看不清这一点,那他如何会站出来支持解忧公主呢?程墨眉头微蹙。

  雷昆道:“是,正是有他支持,公主才能顺利把元贵縻扶上王位。”

  说话间,到了第一道哨卡,雷昆出示腰牌得以通过。

  胖王停灵王帐,解忧公主在旁边的帐蓬歇息,忙到这会儿,她才有空喝杯酥油茶,喘口气,得报程墨来了,赶紧放下杯子迎出来。

  程墨拱了拱手,笑吟吟道:“恭喜公主。”

  解忧公主疲惫的脸上浮起笑容,道:“多亏侯爷相助,妾才有今日。请入帐叙话。”

  两人入帐分宾主坐下,解忧公主望着面前这张俊朗的脸,觉得自己有底气多了,笑容也灿烂几分,道:“已经议定由元贵縻继位,我刚才翻了黄历,三日后是吉日。请侯爷过来,是想跟侯爷知会一声。以后,乌孙吴朝,还须要多多亲近。”

  天朝上国政变政争的历史实在多不胜数,解忧公主哪会不知道关键时刻拳头说话的道理,如今吴朝十五万大军正向匈奴行军,最近一支军队五万人可离乌孙不远,急行军的话,两天内能到,有这五万人为后援,谁敢起异心?

  元贵縻太年轻了,继位后须由她掌权,而她急需吴朝支持,也只能靠吴朝支持。代表吴朝来到乌孙的程墨,便是她的强援了。

  这一番话,既是场面话,更是表态。

  程墨微微一笑,道:“好说,陛下本就有意和乌孙结盟。待盟约成立,我们共击匈奴,为乌孙争取更多肥美的草原。”

  如果匈奴不打草谷,不一有白灾便跑到吴朝抢一把,吴朝对这个邻居的观感自然不会这么恶劣。大家相安过日子而已。而且吴朝有坚城固守,财物损失并不是很大,让吴朝历代皇帝放不下的是自尊,是面子,泱泱天朝大国,被人欺上门,成何体统?

  乌孙不同,和匈奴同为放牧民族,要放牧,便必须有草原,没有草原,牛羊吃什么?有时候为了一块水草肥美的草原,两个部落可以大打出手,甚至弱肉强食。乌孙并不是不觊觎匈奴的草原,只是不敢觊觎,如果在吴朝的帮助下,有了觊的资本呢?

  程墨的话无疑让解忧公主心情舒畅,她轻笑出声,疲惫一拉而光,道:“待元贵縻继位后,你我两国再行盟约。”

  “好。”程墨爽快地答应了,话锋一转,道:“只是三天时间有点长,公主应该知道有一个词叫做夜长梦多。”

  解忧公主神色一凛,行礼道:“多谢侯爷指教,妾立即准备。夜色已深,妾就不留侯爷了。”

  够果断,这就下逐客令了。程墨一点不介意,立即起身道:“某告辞,不劳公主远送。”

  他还没出帐,解忧公主已吩咐下去,列了一连串名字,派人去请这些人过来商议胖王的葬礼,以及元贵縻的继位仪式要如可安排。

  这一夜,于解忧公主而言,是一个不眠之夜。

  程墨回帐,苏妙华坐在榻上,背靠枕头,身上盖着被子,不知想什么想得出神,见程墨进来,便朝他甜甜地笑,道:“快来,被窝暖好了呢。”

  温软香甜的被窝让程墨醉迷,这一番胡天胡地,实是畅快淋漓。

  清晨第一缕阳光穿透云层,洒落人间时,解忧公主派人来请程墨和苏妙前去参加胖王的葬礼。

  昨晚苏妙华被折腾得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,这会儿沉睡正酣,程墨叫她时,她一条白嫩嫩的手臂搭在程墨的蜂腰上,呢喃道:“不要啦,吃不消了。”

  程墨失笑,她到底有多盼这事啊,做梦都想这个。

  “快起来,解忧公主邀请我们呢。先去参加胖王的葬礼,再回来睡。”程墨说着,一双手开始不安份。

  被他这么一折腾,苏妙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道:“还让不让人睡了?”

  这死人,怎么那么好的精力啊,她快散架了好吗。

  程墨亲了亲她的香唇,道:“快起来,去迟了对死者可是不敬的。”

  “啥?”苏妙华一下子清醒了。

  于是手忙脚乱起床穿衣洗漱,苏妙华一边梳头一边抱怨:“为什么要这么早?”

  就不能让人再睡会儿吗?

  程墨道:“因为元贵縻等着继位啊。”

  苏妙华不说话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96272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