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27章 联盟

第627章 联盟

  胖王丧礼正在举行中,巫师祷告后,四个健壮的汉子抬着胖王的尸体,放到族人死后抬去的露台,上空有一群秃鹰盘旋,等着啄食死者尸体。

  胖王天葬的仪式结束,随即举行元贵縻继位大典,程墨站在人群中,看高高瘦瘦的元贵縻在巫师的祷告下拜长生天。

  元贵縻长相更像吴人一些,没有乌孙人的魁梧外形,也没有乌孙人粗犷深遂的五官,他长相秀气,确实不符合乌孙人的审美观。

  拜完长生天,他就是新一任昆莫了,解忧公主成为太后,而胖王的众多妾侍,除了解忧公主外,全都成为元贵縻的妾侍。这些人,有的是胖王的伯父上上任昆莫,军须縻的妾,如今已是四五十岁高龄了。

  程墨看看解忧公主身后那一群女人,眼睛在几个身材雍肿的女人身上转了转,再看看稚气未脱的元贵縻,打了个寒颤,太重口味了。

  苏妙华站在他身边,东张西望了一会儿,很是无趣的样子,最后顺着程墨的目光看向一群女人,这群女人老中青都有,人人面无表情,只是看着叩拜的元贵縻。她看了一会儿,转头疑惑地瞟向程墨,意示询问。

  这些女人什么来头?

  程墨轻轻摇头,朝元贵縻的方向呶了呶嘴。

  元贵縻叩拜完,仪止结束,各人上马回王帐。

  解忧公主和元贵縻并排而坐,看着帐下站着的一众人等,道:“诸位,先昆莫在世时和大吴商议联盟,共同攻打匈奴,如今先昆莫已逝,此事却不可断,我儿继位,自当承父遗志。来人啊,拟国书。”

  程墨做为贵宾,坐于王榻左下侧。解忧公主话声一落,所有人都看他,有人不满地道:“和吴人结盟,济得什么事?”

  更有人低声嘀咕:“他长得跟大姑娘似的,有什么用?”

  乌孙人最崇拜英雄,男人嘛,就得强壮,长得跟个娘们似的,看着就不顺眼。

  议论声四起,不过都是用乌孙语说的,程墨听不懂,但他们的眼睛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,脸上满是不屑,程墨自然猜到他们说的不是好话。他身姿笔直,拨剑,抬臂,咔的一声响,面前的几案被斫掉一角。

  随着一声响,议论声立刻停了,因为程墨长得俊而对吴朝没信心那人,只觉脖子凉嗖嗖的,要是刚才这一剑斫在自己脖子上,脑袋就没了。

  解忧公主满面春风地道:“吴军的武勇,昨天下午大家都见识过了,要不是他们抵挡至落勃的骑兵,我们哪能好端端坐在这里?大家应该对大吴有信心才对。再说,大吴皇帝陛下出兵十五万,已快到王庭了,如果我们再不出兵,这千里草原,可就没有我们的份啦。”

  匈奴的草原水草肥美,尤在乌孙之上。听到这句话,王室诸人眼睛一亮,如果跟在后面打落水狗捡便宜的话,貌似不错啊。

  不少人看看左右,希望别人先站出来表态支持,毕竟出兵不是小事,士兵们打仗,就是为了战利品嘛,再不济,抢几个奴婢帮着挤牛奶放牧也好啊。

  张望了一阵,所有人的眼睛都落在华罗縻身上。

  华罗縻果然不负众望,上前一步,以手抚胸,行礼道:“太后、昆莫,既然先昆莫决定和大吴联盟,那便照先昆莫的意思办理好了。”

  “对对对,那就这么办好了。”

  “照先昆莫的意思好了。”

 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,就差催促解忧公主赶紧签署国书了,生怕迟了程墨跑了似的。

  解忧公主笑吟吟道:“好,就依诸位所议。”

  苏妙华坐在程墨身边,看解忧公主笑得欢畅,心里很是不舒服,再怎么说,她也是刚死丈夫的,怎么能笑得这么开心呢?苏妙华却不知,为了生存,乌孙女人不得不在丈夫死后,嫁给另一个男人,昆莫的妻妾也不例外,要不然不是饿死冻死,就是被部落中的男人欺负死。她们不是冷血,只是没有资格悲伤。

  胖王死了,她们的生存就成了问题,别的女人如此,解忧公主也是。如果不是第一个得悉胖王被刺身亡,此时继位的就是泥縻了,而按照乌孙的习俗,草原上女人的生存法则,解忧公主不得不再嫁一次,嫁给只有十五岁的泥縻。

  如今她不用被迫再嫁,还成为乌孙的实际掌权人,心情大好那是一定的,至于和胖王的感情,只能夜深人静时怀念了。

  苏妙华开了小差的当口,国书已写好,程墨和元贵縻在上面签了字用了印,联盟之事就此达成。

  解忧公主见程墨放下笔,道:“酒宴齐备,还请侯爷赏光。”又对众人道:“大家一起饮酒吧。”

  最盛大的欢迎仪式当然是篝火晚会,但出了昨天那档子事,为保险起见,解忧公主可不敢再这么做了。

  她说完率先起身,和元贵縻走在前头,程墨、苏妙华随后,余人跟随,去了旁边一座大帐,帐上毡毯几案已经摆好,上面有酥油茶和青稞酒、各种吃食,待众人坐下后,冒着热气的烤乳羊端了上来。

  程墨和解忧公主、元贵縻举杯,庆祝联盟达成,然后用小刀切开烤得喷香的乳羊肉,刚切了一下,苏妙华凑过来道:“她是不是对你有意思?”

  她观察半天,总觉得解忧公主看程墨的眼神有点不同,难道这个女人死了丈夫,便觊觎她的丈夫?

  程墨一怔,小刀就停了,道:“胡说什么?”

  “我看她看你的时候总是笑眯眯的,你没看她今天穿的衣服吗?胸束得好大。”苏妙华说着,手中小刀狠狠朝面前的乳羊腿切去,好象切的是解忧公主的酥胸。

  程墨还真没注意,听苏妙华这么说,眼角飞快瞟了一下,嗯,确实很大,嘴上却道:“不该看的别看,会失礼的。”

  苏妙华一想也是,程墨要是色迷迷盯着解忧公主的胸看……她一阵恶寒,道:“我话先说在前头啊,家里不欢迎她。”

  别回京的时候带这么一个老女人。

  程墨把切下的乳羊肉送到她唇边,道:“人家在这里当王太后,不知多快活,何必回京?”

  “那倒也是。”苏妙华放心了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697518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