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31章 乐趣

第631章 乐趣

  感谢流浪的树妖打赏。

  乔洁刚刚带领五千精锐奔袭回营,这一次的军事行动,端了匈奴一个一万多人的部落,只是为求速度,除了部落头领等重要人物掳走外,其他牛羊等物都丢下了。

  真是可惜,如果能把所有牛羊带走,起码能起到更多震摄作用。他想着,眉头皱成川字。

  每一支军队五万人,其中骑兵步兵混杂,而有条件挑选最好的骏马,一人配双骑的,只能是优中选优的五千人,虽然他们来去如飞,到底深入匈奴腹地,不能久留。

  像这一次,左贤王闻知吴军骑兵突袭,率三万人追赶,双方在草原上追逐一天一夜,他才脱身,要是掳了牛羊,已方五千人再如何强悍,和三万匈奴人对敌,也无法做到全身而退。

  他明白这五千人有多珍贵。临出征前,刘询谆谆叮嘱,让他不要恋战,务必保全这五千精锐中的精锐,一路上,程墨又常说以人命为重。刘询只重视五千人,其余的军士放到次要位置,而程墨却是把所有军士的性命放在心上,

  他又叹了口气,一边心疼丢下的牛羊,一边心疼来回疾奔的军士。

  外面有人喊起来:“下雪了。”

  帐外的侍卫见下雪,有些心慌,又有些庆幸,好在及时赶回来,大雪中难辨方向,要是迟半天,只怕会被左贤王追上,那就不是对匈奴部落的屠杀,而是一场恶战了。

  “下雪了?”乔洁出帐,雪花扑面。他站了一会儿,回帐写信,一封写给程墨,一封写给刘询,都是请示接下来的行军动向。

  一路上,他曾向程墨请示过,如果下雪,要怎么办,程墨道:“按原作战计划。”

  当时他心里是有些犹豫的,又想侥幸一次,如果能快速平定匈奴,或者能赶在下雪前回师,毕竟当年跟随冠军侯,曾一日飞驰八百里,既有此先例,想来未必不能在下雪前结束战事。没想到刚打了几场仗,还没动摇匈奴的根本,却下雪了。

  这一晚,乔洁心事重重,和衣而睡。

  同一时间,程墨帐中烧了四个大炭盆,最近的炭盆上几枝铁钎子,铁钎子上串着鲜嫩的牛肉。

  程墨和苏妙华的宵夜时光开始了。苏妙华本欲叫厨子去烤牛肉,程墨道:“自己动手才有趣味。”

  厨子是好厨子,解忧公主成为胖王的右可敦后,这人便成为她的厨子,据说烤牛羊肉的手艺,他称第一,赤谷城无人称第二。大概这是胖王宠爱解忧公主的方式了。程墨到乌孙后,解忧公主把这厨子借给程墨,随程墨一同西行。

  再好吃的东西,天天吃,餐餐吃,也会厌的。程墨已到一闻这味儿就想吐的地步,可他不想拂苏妙华的好意,大雪天腹中没有东西也撑不下去,晚膳那几口烤羊排,只够垫垫肚,根本吃不饱。

  那就只好自己烤了,增加一些乐趣。

  铁钎在他修长白哲的手中转动,牛肉上的油脂滴落炭中,发出嗤嗤声,香气在帐中弥漫。

  苏妙华只要能陪在程墨身边就很高兴,她一边翻动铁钎,一边道:“真的要继续走吗?”

  越往西,天气越冷吧?如果和乌孙一起行军也就算了,还要离开乌孙军,只带一千五百军士搞突袭,这样的天气,很难走啊。

  程墨把铁钎拿回来,从铁钎上撕下一块带血的牛肉,放嘴里慢慢嚼,道:“嗯,乌孙军不成阵法,拖慢行军进度,跟他们一起走,不仅不能发挥作用,反而会被匈奴细作探到。如今两国交战,我军大兵深入草原,不能不小心。”

  苏妙华也从程墨铁钎上撕下一点牛肉放嘴里,道:“你想让华罗縻吸引匈奴单于的注意,我们跟乔将军一样,搞突袭?”

  十五万吴军,其中大部分和匈奴军队对峙,真正起尖刀作用的,只有乔洁手里的五千人。程墨的用意,苏妙华秒懂。

  程墨道:“有右谷蠡王的牛羊为饵,华罗縻会积极配合我们,他答应挑选一千五百匹骏马送我,我们一人双骑。”

  若是这样,胜算大些。苏妙华不说话了。

  程墨把铁钎上的牛肉吃了,道:“五成熟的牛肉嫩点,你跟厨子说一声,别什么都烤得金黄,牛肉烤成那样,太老了。”

  苏妙华扑哧一声笑,道:“谁吃带血的牛肉啊。当然要烤熟了吃,烤熟了,就成金黄色了。”

  谁说没有呢,三成熟,血淋淋的更好吃。程墨心里默默地道,回不去的前世,在这一刻,好象离他很近,那时的他,每次吃牛排,都要三成熟。

  程墨脸上现出沉思的神色,苏妙华以为他在思考奔袭的事,不敢打扰他,拿了小酒壶,把两人面前的酒杯倒满了。

  军中不能饮酒,程墨本来不许她喝酒,但她央求道:“就喝一小杯,保证不碍事。”

  苏妙华酒量很好,如果不喝程墨改良过的高度白酒,两坛下去也跟没事人似的。今天这酒,不是高度白酒,只是很普通的浊酒。浊酒的度数,跟啤酒差不多,程墨同意了,喝两口啤酒,确实不会醉。

  鼻中闻到淡淡的酒味,程墨从回忆中回过神,见苏妙华跟偷酒喝的孩子似的,端起杯子,小心翼翼往唇边凑,轻轻呷一口,砸巴砸巴嘴,一脸享受的样子。

  “你到底有多馋酒啊。”程墨轻笑出声,也只有在床上,苏妙华脸上才会有这种表情。

  苏妙华把酒杯递到他唇边,道:“你尝尝。”

  程墨喝了一口,不就是浊酒嘛,有什么不同?

  “酒是京城的酒,嘻嘻。”苏妙华傻笑两声,道:“以前,我还到你府上偷过酒呢,不过你不知道罢了。”

  所谓的以前,当然是她没事老跑来翻墙上屋那段时光了,当时觉得程墨特讨厌,现在想来,却是别有一番情趣。

  “我知道啊,你偷的是白酒,浊酒你还不要呢。”程墨淡然道。当时,他觉得这姑娘特别不可理喻,没想到最后却成了他的妻。

  两人暗自感概,最后相视一笑,继而哈哈大笑。大笑声中,程墨道:“烤焦了。”

  苏妙华手里的铁钎,牛肉烤成焦炭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700073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