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32章 约定

第632章 约定

  清晨,雪停了,天空阴沉沉的,像是随时会飘雪的样子。下了半夜的雪融入草地中,消失不见,地上有些湿意,雪停后,也被北风吹干了。

  一夜的胡天胡地并没有让程墨晚起,天刚蒙蒙亮,他便准时睁开眼睛,从苏妙华身下抽出手臂,穿衣起床。

  苏妙华睡得沉,只含糊嘟囔一声,翻身又睡。自从随军后她便不再睡到日上三竿,也没条件让她赖床,辰时集结的号声响起,营帐拆掉装车,大军开拨,不起床哪行?

  可是昨晚恩爱多次,她身软如酥,真心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。

  程墨穿戴好,果断推她,道:“醒醒。”

  “唔。”苏妙华蒙头继续睡。

  “再不起床,我们可就走啦,你在乌孙跟解忧公主一起过日子吧。”程墨威胁道。不是他狠心,已决定突袭右谷蠡王,便得立即行动,以防消息漏露,再说,此地距右谷蠡王王庭只有六百多里,大军再往前走,难保右谷蠡王不会有防备。

  “什么?”苏妙华一听解忧公主四字,一下子清醒了,快速无比睁开眼睛,猛盯程墨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  程墨道:“赶紧起床,我们该赶去右谷蠡王的王庭了。”

  这是昨天商量好的。程墨率军士们奔袭,华罗縻分兵两路,亲率两万骑兵接应,留下三万骑兵携带辎重在后跟随。程墨昨晚问苏妙华,要随他一起去还是留在辎重营中,等他回来。苏妙华坚决要跟他一起去。

  她会武,骑术也不错,一直以来的志向是当游侠儿,可惜出身世家,颇受约束,无法随心所欲。因而程墨让她自己抉择,尊重她的意见。若是霍书涵在他身边,他要么妥善安置好她,要么不做出这样危险的选择。苏妙华毕竟不同。

  苏妙华听说要拨营,一挺腰坐了起来,被褥落下,露出雪白饱满的胸膛,又赶紧拉上被子挡住,道:“我换衣服,你出去一会儿。”

  程墨坏笑:“又不是没瞧过。”说是这样说,还是站了起来。

  苏妙华听他调笑,被中光洁溜溜的大长腿踹了过去,好在程墨行动快,避开了。

  两人坐下吃早餐时,乔洁的信使来了。

  信使冒雪赶路,来得迟了些,昨晚乔洁写给程墨的信直到此时才送到。程黑验看火漆无误,拆开看了,微微皱眉,道:“乔将军距这里多远?”

  信使道:“约三百里。”

  草原上传递消息太不方便了,用信鸽的话,又有成为牧民盘中餐的危险,草原上神射手太多了。

  这个时候,乔洁应该接到让他接应的信了,待他回信,再出发,还得一天。下雪天,误事啊。

  程墨道:“这个时候,乔将军应该接到我的信了,他自然明白我的意思。你在这里等等,待他的回信来了再和来人一起回去吧。”

  这样来回乱跑,也没什么用。

  信使应了,阿飞带下去,到一旁的营帐歇息吃饭。

  乔洁早一个时辰接到程墨的信。他心事重重,直到天快亮时才朦胧睡去,可刚浅睡一会儿,便被叫醒,看了程墨的信,马上回信,约定中午拨营。有了准消息,他睡踏实了。

  程墨这边,华罗縻借口问什么时候拨营,顺便蹭饭,见程墨两夫妻已经吃上了,也不以为意,坐下伸手取过牛肉,便大嚼起来。

  想到很快可以摆脱这个讨厌的人,苏妙华忍了,没再对他露鄙视眼神,其实华罗縻的注意力全在食物上,哪有空去看苏妙华什么表情?尽管放开肚皮吃就是了。

  吃完,华罗縻擦了擦油腻腻的腮帮子,道:“侯爷什么时候出发?”

  眼看就到辰时了,那是大军开拨的时辰,看你这不慌不忙的样子,莫不是昨晚说得豪迈,其实还是被雪吓怕了?

  程墨早吃完了,先让厨子把托盘收拾下去,让苏妙华上茶具,然后慢条斯理道:“再看看吧,或者下午,或者明天,定然出发。右将军迟一天出发即可。”

  华罗縻不停点头,道:“好,若是侯爷中午出发,我明天中午带两万军士接应,若是侯爷明天出发,我后天开动。”

  看他特意说明,苏妙华忍不住又狠狠鄙视一把,心里嘀咕:“瞧你们这个熊样,难怪一代代的被匈奴欺负也不敢吱声。”

  程墨哈哈大笑道:“不错不错,就是这个意思,右将烟很聪明嘛。”

  华罗縻有些得意地道:“我脑子是不错。”

  草原上的汉子,生性率直,有一说一,他既这么想,便这么说了,可不像吴人,满肚子的弯弯绕。华罗縻也在心里鄙视程墨,觉得他很奸诈。不对这个奸诈的人还是被自己算计了,他真心觉得自己很聪明。

  很快水沸,程墨提壶泡茶,也就在等乔洁的信时,才能偷得浮生半日闲了,军令早就传下去,随时准备出发。

  看着碧绿的卷条状茶叶在沸水中舒展,茶香扑鼻,华罗縻眼睛都直了。他身为乌孙贵族,平素有喝茶的条件,可那是一坨坨的茶饼,不说没这么香,就是光看外形,也是高下立判啊。

  乌孙贵族的茶从吴朝商贾手里购买,贵如赤金,在乌孙,有茶喝就不错了,哪能跟程墨带来的茶比?茶还没泡好,他已咽了好几口口水,搓着手道:“能让我喝一杯吗?”

  他自己都没察觉,语气有几分央求。

  苏妙华又在心里鄙视了他一通。

  程墨笑道:“当然能啊,这不是三个杯子么?你我、拙荆各一个。”

  “哦哦。”华罗縻不停点头,眼珠子沾在茶杯上,拿都拿不开。

  程墨把一杯热茶放在他面前,他不顾烫,端起来一骨碌倒进嘴里,砸巴砸巴嘴,道:“香,太香了,我长这么大,没喝过这么香的茶。”

  苏妙华不客气道:“你没喝过吃过的东西多了去了。”

  华罗縻被她抢白,只是嘻嘻地笑,眼睛又看向程墨面前的茶。

  程墨道:“茶呢,得慢慢品,你那样叫牛饮。”说着,端起茶杯,放在鼻端闻了闻,轻轻呷一口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70007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