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34章 可敦复珠

第634章 可敦复珠

  感谢我是安静投月票。

  夏习初上战场时怕得要命,不过随军这段时间,胆子大了不少。他是程墨带来的人,这时也在随军奔袭。

  黑子拖着伊稚寻找到他,道:“问问这老头是谁。”

  哪里还用问,伊稚早就叫得惊天动地,生怕吴军不知道他是单于父亲了。匈奴语和乌孙语只有少许差别,两种语言夏习都熟悉。

  “什么?单于的父亲?真的假的,不会是骗子吧?”黑子惊叫。单于怎么还会有活着的父亲呢?难道不是老单于死了,儿子继位吗?不怪黑子不了解,实在是这种事出现地机率万中无一。

  夏习没空跟他解释,叫道:“别杀他。”然后扭身就跑,得赶紧通知丞相啊,这里有大鱼,比右谷蠡王这条大鱼还大得多。

  程墨一点不给右谷蠡王面子,就让他光着站,然后开始问话。右谷蠡王快哭了,谁能告诉他,这些吴人从哪里冒出来,有没有人去通知他的亲卫?

  夏习风风火火跑进来,喊:“丞相,抓到单于的父亲了。”

  程墨跟黑子的见识不可同日而语,同就清楚壶衍缇继承伯父的王位。一听夏习这么说,眼睛瞪得滚圆,转头问右谷蠡王:“伊稚在这里?”

  右谷蠡王想死的心都有了,他刚才想隐瞒来着,没想到伊稚自己先暴露了。

  程墨一看右谷蠡的脸色哪还有不明白的,手上的剑指向他的下体,喝道:“还有谁在这里?”

  看这样子,要不说实话,兄弟难保啊。右谷蠡王心里哀嚎,事到临头,当然是先保兄弟了,他哭丧着脸把黄昏刚到的客人全招了出来。

  “壶衍缇的可敦也在这里?”饶是程墨遇事一向镇定,这时也有些小激动了,权力这东西有如毒药,拿住壶衍缇的父亲,说不定反而帮了壶衍缇的大忙,为他解决后顾之忧,可拿住壶衍缇的可敦那就大大不同了,老婆成了敌军的俘虏,是个男人都不能忍。

  程墨对苏妙华道:“别让他穿衣服,绑住他的双手,守紧他。”

  右谷蠡身手不错,程墨担心苏妙华打不过他,让他光着,比捆住他还管用,先把他看守起来再说。

  苏妙华见不得三人光溜溜的丑态,早让两个年轻女子穿上小衣纨裤,蹲到地上去,对这个肚子凸起,胸部也挺壮硕的男子,苏妙华只觉得恶心,本就不愿多看,现在程墨让她守着,她不敢不应,满脸嫌弃在让两个女子过来绑住他的双手,然后让他坐下,站在他背后守着。

  程墨出帐,传令把壶衍缇的可敦、嫂子找来。

  可敦复珠长相秀美,个性温柔,一路上照顾公爹,来到右谷蠡王王庭时,也累得不行。她在右谷蠡王帐中吃过晚饭,回到自己的营帐,倒下便睡,婢女听到外面杀声震天,惊醒过来,跑来叫她逃跑时,已经来不及了,吴军杀进来了。

  起初,她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份,程墨把抓到的女子集中起来,让她们互相指认,有右谷蠡王这边的婢女指出她就是单于的可敦。

  复珠脸色苍白,双眼含泪,沉默不语。她没有想到,本为逃避吴军,才迁徙到这儿,却反而进了虎口。

  “要杀要剐随便你们。”她说了这么一句,便闭上眼睛,再不开口。

  匈奴人抓到吴朝女子,大多会强上,有些人白天要干活,晚上还得供男主人乐,可谓惨不堪言。这是匈奴的习风,壶衍缇也不例外。如今她被俘,想来也逃不过这条路,和壶衍缇再遇怕是难了,与其如此,还不如求死。

  其实匈奴女子把生存放在第一位,努力挣扎只盼能活下去,以求速死的几乎没有。不过复珠和壶衍缇自幼青梅竹马,感情深厚,是独例。

  程墨见眼前的女子约莫三旬左右,一脸决然,只求速死,笑了,道:“你不想再见壶衍缇一面吗?”

  复珠闭目不理。

  “唉,可惜啊,本来我还想送你回去呢。”程墨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示意夏习别发呆,赶紧翻译。

  夏习不知程墨葫芦里卖什么药,低声把他的话翻译了,又眼巴巴地看程墨,一脸不解。

  复珠依然不理。

  程墨大声道:“好,我把你剥光了,丢给我的军士蹂躏。”

  夏习吓了一跳,劝道:“丞相,使不得啊,我们天朝上国,可不能干这种事,这样干,您会被弹劾的。”

  这段时间接触下来,他对程墨特别佩服,今晚突袭,不仅端了右谷蠡王的老窝,连单于的可敦都抓住了,这么大的功劳,足以震动京城,现在程墨要干傻事,他得劝着点,要不然再大的功劳也要付诸流水了。

  程墨嗤之以鼻,道:“你照实翻译就行。”

  就是一直以天朝上国自居,习惯优待俘虏,才对那些侵略者没有威摄力,人家侵略你,杀光你的亲人,抢光你的财物,最后打不过,说一声投降,你便感激涕零,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?

  夏习苦着脸把这句话翻译了,又劝道:“可熟,我家丞相不像说笑,你还是好女不吃眼前亏吧。”

  复珠感觉到他语气异样,慢慢睁开眼睛看他。

  夏习道:“丞相一向说话算话,要是他真这么做……”

  你被轮也没什么,可别害我家丞相天大的功劳没了啊。夏习不停揪颌下的山羊胡子,苦逼得不行。

  复珠相信程墨会这么做。如果壶衍缇捉住吴朝皇室女子,大概会把这女子占为已有,若这女子不从,也会丢给军士,而且还会兴致勃勃在旁边看这女子挣扎。

  她脸色惨白,抬头望向程墨,见是一个英俊的青年,比自己小了十余岁的样子,不由苦笑,道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  夏习把她的话译给程墨听。

  程墨道:“壶衍缇在哪里?”

  复珠傲然道:“单于还在王庭,他会为我报仇。”

  程墨笑眯眯道:“想不想活下去,看我怎么把你的丈夫抓住,和你关在一起?”

  复珠气愤极了,脸孔涨得通红,背脊挺得笔直,自有一股威严,道:“他不会被俘。”

  还嘴硬。程墨大手一挥,道:“都捆了。”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706469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