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41章 血流成河

第641章 血流成河

  “杀!”

  喊杀声震天,朝越过小山的壶衍缇所部包抄而去。

  说壶衍缇身经百战有点过,但从小大架小架打过无数,是匈奴中公认的英雄,要不然老单于也不会把位子传给他。若不是他怒气填膺,失去敏锐,如今大战一触即发,怎么也会有所警觉。

  听到喊杀声,他气得面皮发紫,传下令下去,列阵迎敌。可是迟了,吴军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至,当先一人一骑更是如离弦之箭,朝他扑去。

  黑子主动请樱杀壶衍缇,一马当先奔他而来。

  双方很快厮杀在一起,苏妙华手抡一柄大刀,不停向敌人砍去,她有武功,身手灵活,不一会儿砍倒两人,自己没有受伤,反而是敌人的血溅在身上,让她皱眉,一柄大刀抡得更加快了。

  程墨也在杀敌,他穿过来后,成为羽林卫,那也是天天训练的,身手比普通军士还要好些,这会儿正跟一个壮战在一起,那人坐在马上跟铁塔似的,一只手臂比成年人的大腿还粗,一柄弯刀抡圆了,带着呼呼风声,直朝程墨头顶劈来。

  苏妙华和阿飞想抢过来帮忙,却被敌军缠住,气得苏妙华不顾淑女形象,破口大骂,阿飞发力,一刀把敌军砍成两段,在马背上一跃,纵了过来。

  程墨力气确实没有对手大,这一刀硬顶是顶不住的,他刚想提缰,踏雪已感觉到危险,快如闪电朝旁边迈了两步。弯刀带着呼呼风声直劈下去,把地面劈出一道深深的刀痕。

  程墨手中剑回身刺去。这人用力过猛,身子前倾,一时收不回身,被程墨刺中,虽只伤到手臂皮肤,也气得哇哇大叫。

  阿飞跃到,道:“阿郎,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,这人只有一身蛮力,不用担心。”程墨道,刚在鬼门关走了一趟,还淡定得很。

  两军捉对厮杀,也不讲究以一对一,阿飞确定程墨没事,遂放心,和程墨联手对付这个铁塔般的壮汉。

  壮汉刚才吃了亏,又被两人压制,气得哇哇大叫,不停恶毒地诅咒。

  这边杀声震天,后面的匈奴军如何还不知道壶衍缇中了埋伏?他们一来救壶衍缇心切,二来自恃有九万大军,有碾压的资本,倒也不惧,不仅没有放慢马速,反而加速来援,把程墨军围了。

  十万人前后夹攻,程墨军压力陡增。

  乔洁在小山右侧看得真切,匈奴军全在这里,哪还有什么客气。他让旗手打出旗号,全军围杀,然后率军扑了过去,从右侧围攻匈奴军。康成等人埋伏在不远处,分别率军加入战团,华罗縻有些不忿分到的牛羊太少,动作有些慢,所部最后一队加入。

  一时间,这片草原血流成河,血肉横飞,杀得天昏地暗。

  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,苏妙华浑身都是敌人的血,她对衣服上的污血已经麻木了,只是觉得手臂有些酸痛,不过动作还是一如既往地迅速。她到哪,敌军便退后一些,那些壮汉看她的眼神都有些畏惧,对这个砍人如切菜的女子深深忌惮。

  程墨也浑身是血,都是敌人的,阿飞一直在身边保护他,他说了几次,阿飞只是不听,他只好随他去了。几个时辰下来,他杀了十几个敌军,战绩算是不错了。

  壶衍缇同样浑身是血,有些是自己的,有些是吴军的,要不是赫连勃勃拼死救他,他早就死在黑子手下了。他小腹那一刀就是黑子砍的,到现在还流血不止。

  赫连勃勃带着到吴朝抢赤金首饰给心上人的梦想,死在黑子的刀下,死不瞑目。他身子被斜劈成两半,摔落马下时,被双方的战马踩踏,早成肉泥血水了。

  这一晚,草原上喊杀声不断,惊得远处的的狼群嗦嗦发抖,不敢嚎叫。

  黎明前的黑暗过去,一轮红日喷薄而出,阳光洒在草原上,照亮了这一处如人间地狱般的区域。

  壶衍缇悲愤不已,自已有十万精兵哪,本来要去找程墨这南蛮子算帐,一报掳妻掳父之仇,没想到在这里遭遇伏击,程墨竟然打了他个措手不及,害他损失惨重,要是两军堂堂对阵,凭他来去如飞的精兵,会输得这么惨吗?

  他身受重伤,不停咒骂,可是眼前的情景实在不容乐观,吴军不知中了什么邪,杀了这么长时间,居然不见秃颓,反而是他们这些草原上的英雄,早就没有锐气了,而且放眼望去,都是吴军,自己的部众快被屠杀光了。

  “向东突围。”他看出东面的敌军没有那么凶残,下令从那里突围,先保住性命,以后再和程墨算帐不迟,就算杀不了程墨,也能不停打草谷,屠杀吴朝百姓,这个仇,他不怕报不了。

  匈奴军早就疲累不堪,主要是敌人漫山遍野地杀过来,他们被围在中间,早就有些怯了,再加上吴军人数远胜他们,战力比他们略强,马术也跟他们平分秋色,他们占不到一点便宜,哪有不败之理?眼看身边的同伴一个个倒下去,被战马踏成肉泥,人人心惊,战力锐减,幸存下来的人早就想逃了。

  壶衍缇一声令下,他们可真是拼了老命,战力爆棚,朝东面猛攻。

  东面是华罗縻所部,他还在闹情绪呢,有些出工不出力,没想到匈奴军突然跟吃了十全大补药似的,跟他拼命,吓得他一声怪叫,道:“程墨在西面,你们朝西攻啊。”

  程墨见剩下的匈奴军主力猛攻华罗縻部,道:“他们要逃,传令下去,康将军所部及时救援,别让壶衍缇跑了。”

  康成在西北侧,离华罗縻最近。他接到命令,刚要追过去,那边华罗縻见已方伤亡太大,大叫:“别打了,让你们过去。”他竟然吩咐让开一条路,放壶衍缇的残军出包围圈。

  自程墨以下的吴军将军着实惊着了,程墨大叫:“追!”

  旗手打出旗号,康成所部率先追了下去,其余各部分别追击,黑子更是纵跃而起,要斩下壶衍缇的头颅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720604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