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45章 交换

第645章 交换

  感谢洪九公2投月票。

  大捷消息传开,京城如过年般热闹,很多人呼朋唤友相约上酒馆吃酒庆祝,街头巷尾到处在谈论大捷,谈论程墨,仙人下凡历劫说也渐渐传开了,以前那些嫉妒他相助刘询,才走上权力巅峰的人,现在再不敢生起嫉妒之心,反而觉得他确实有本领有勇气,换作他们,哪敢冒风顶雪跑去偷袭右谷蠡王?

  刘询下诏嘉奖,着把复珠、可稚等壶衍缇的家眷共两百多人,以及右谷蠡王及其家眷一并押送回京。

  离开丞相公庑的信使,去了程墨府上,送来程墨的家信。

  程墨出征,霍书涵、赵雨菲、顾盼儿日夜担心,这时接到他的家书,赵雨菲眼眶立即就红了,道:“五郎怎么没说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对她来说,只要程墨平平安安的就行,建功立业啥的,不过是锦上添花,完全没必要。

  顾盼儿少了些出尘的仙气,多了些少妇的风韵,她把信放在几案上,道:“五郎立下奇功,想必很快就会回来了。”

  连单于的可敦都被捉了,可见单于也蹦哒不了多久。

  赵雨菲点头道:“希望如此。天气寒冷,再捎几件皮裘过去吧?”说着,她眼望霍书涵,她和顾盼儿都对霍书函极是服气,程墨不在京中,家中一切井井有条,全靠霍书涵打理。

  霍书涵道:“只怕草原辽阔,难以找到他。”

  其实是担心派人送衣服东西去,反而会成为壶衍缇跟踪的目标,如今双方激战正酣,壶衍缇被打得落荒而逃,可以说到了生死关头,得防他临死反扑,草原是他的大本营,他熟门熟路,可不要因此把夫君坑了。任何会危及程墨的事,霍书涵都不愿意尝试。

  赵雨菲虽然担心程墨,连京城都下雪了,草原一定更冷,怕他着凉,可也识大体,知道轻重,放弃了送皮裘的行动,只由霍书涵写一封家书报平安,请信使捎去。

  信使不能久留,也不可能为他们捎衣物,不过捎一封家书倒是可以。

  这个时候,程墨已经回到营帐,乔洁把战利品的清单呈上。这一次袭击王庭,匈奴贵族家眷族人可谓被连锅端,一共掳了一千多人,牛羊等牲畜五十多万头。乔洁愁得不行,这么多牛羊,吃,一时吃不掉,养,又没有那么多青草,这可怎么力?

  开始有牛羊供应,军士还很高兴很自傲,这是缴获,是他们英勇战斗得来的战利品,可连着吃了几天,他们不干了,总觉得自己身上、袍泽身上、营帐中、空气里,到处是羊臊味,这让人怎么忍受?

  军中开始有人抱怨,要求吃米饭。

  消息报到程墨这儿,他笑了,道:“那就把牛羊送回京城吧。”

  乔洁一副见鬼般的表情,道:“我们总共得到一百余万头牲畜,这几天吃了七八万头,还有差不多一百万头,全都送回京城?”

  这还是有十几万头给了华罗縻,连续几天全军大吃特吃呢,要不然更多。可是一百余万头牲畜,那得多么恐怖,不说离开大军,半路上有可能被壶衍缇夺回去,光是一百万头活物在路上乱跑就够乱的,再说,这一路的吃嚼屎粪,足够惊人。

  程墨道:“分批送,沿路敲锣打鼓,宣扬是缴获自匈奴的,有人要买,按市价卖掉,换成粮食。”

  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倒也可以。乔洁出去安排了,想到自己堂堂安东将军、征匈主帅,现在却为牛羊操心,只能摇头苦笑了。

  第一批三万头牛、十万头羊由两千军士护送驱赶,向京城方向而来,路经大宛时,大宛的贵族商贾派人接洽,要求把牛羊卖给他们。

  大宛是出汗血宝马的地方,程墨接报,回复:“牛不卖,可以用羊换汗血宝马。”

  传说若没有天山上的天马交配,汗血宝马传了几代后会渐渐趋于平凡,但这种马的名头实在是太大了,让人很想拥有一匹。

  带队的是六品和戎将军程荡,他接到程墨的命令,马上回复大宛贵族,只要汗血宝马,别的一概不要,以五千头羊换一匹汗血宝马。

  大宛贵族一听哗然,他们这儿出良马不假,可汗血宝马也不是那么容易寻到的,那可是良马和天马交配才生得出来,不是随随便便一匹良马生的幼崽都是啊。

  程荡和程墨同姓,并不是本家,不过他心思活泛,颇有几分做生意的天赋,要不然两千人的军队,何必派一个将军护送?虽是杂牌将军,也算大材小用了,派他过来,就是看中他的生意才能。

  一番讨价还价后,双方约定用四千头羊换一头汗血宝马的后代,确切地说,是汗血宝马的下一代。

  程墨坚决不干,他要的是汗血宝马,纯种的,弄一匹汗血宝马的后代岂不让人添绪?他道:“一万头羊换一匹汗血宝马,若大宛拿不出来,你们立即回去,别在路上耽搁。”

  十三万头牛羊的吃嚼实在惊人,程荡也耽搁不起,放出话去,给他们一个时辰商量,若是不接受,便带牛羊回大吴。

  大宛贵族派出口齿最伶俐之人,说得天花乱坠,毕竟真正的汗血宝马数量特别稀少,就是贵族们都能以得到一匹。

  程荡只是摇头,道:“不行。”

  程墨可说了,没得商量,你们只能接受我们的报价。

  眼看程荡的军士手持长鞭,驱赶牛羊起行,那位名叫阿图的贵族急了,道:“好,一万头羊换一匹汗血宝马,可是我们只有一匹汗血宝马,还是幼崽,只有一岁多。”

  阿图心痛,决定拿一匹小马搪塞,要不是几天前一场大雪冻死好些羊,他们怎么会动心呢?都是白灾闹的啊。

  程荡笑道:“这样我们很吃亏啊。”

  一岁多的汗血宝马也是宝马,想到把它献给程墨,定然能得到程墨的欢心,程荡笑得眼睛没了缝。不过他还是把消息报到程墨那里,并说明自己的想法。

  程墨觉得程荡是个人才,眼光不错。

  这时,黑子和十几个侍卫,在向导的带领下,骑了从右谷蠡王处缴获的骆驼,已进了沙漠,正在寻找壶衍缇。阿飞则带一千军士守在沙漠边缘,来个守株待兔,以防壶衍缇逃脱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722408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