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博娱乐官网 > 权臣风流 > 第647章 见鬼了

第647章 见鬼了

  匈奴的大部落位于何处,部众有多少,领是谁,已经由司隶校尉调查清楚,报了上来。这些并不难查,和普通的牧民交谈,便能得到。

  五千尖刀精锐由乔洁带领,由王庭附近的部落开始清理,再由康成等四位将军各率二万军士在后接应,把该部落的妇孺、物资装车带回来,程墨率军坐镇大本营。

  这种做法极有效率,乔洁率五千精锐一日奔袭三个部落,稍作休整后,再进行扫荡。

  大本营中,牛哞羊叫马嘶人喊,热闹得不得了,很多步兵见掳了很多年轻女子,都暗流口水,程墨看在眼里,只做不知。

  又一封奏折送往京城。程墨打算把掳来的牧民就近送到河北走廊安置,分给他们耕地,教他们耕种,让他们成为大吴的良民。

  匈奴地方很大,人口却不多,很多地方荒无人烟,如果把部众掳到河北走廊成为大吴的顺民,壶衍缇空守一片草原,又能做什么?当光杆单于吗?

  风沙太大了,就算壶衍缇自小在草原长大,也两次走错方向,遇到一次海市蜃楼,好在有从黑子那里抢来的帐蓬衣物御寒,要不然非冻死不可,就这样,他还是走了两天才回到王庭。

  他的王帐还在,只是破损得厉害,大片破裂的帐角随风飘起老高,其余的帐蓬也有一些破损,不过不严重,但是帐中稍微值钱的东西都没了,只有矮几倒在地上。

  “程墨,你个天杀的,我一定要屠尽吴朝百姓。”壶衍缇像受伤的狼般嚎叫,实在是太憋屈了,现在他真是孤家寡人一个了,不要说可敦,就是别的女人也被吴军掳去。

  他还有七八千军士,大多数带伤,一部分断肢,都守在王帐四周,听王庭这边有动静,互相搀扶出来看,见是他回来,那些平素以草原英雄自居的汉子眼泪差点下来了,实在是太惨了,当年被武帝追到逃进沙漠,也没这么惨过,现在这个程墨,比当年的霍去病还狠啊,还让不让人活了?

  壶衍缇双眼喷火,道:“做饭,待我吃一顿饱饭,然后集结部队,和程墨决一死战。”

  欺人太甚啊,他的威望在这一役中是半点不剩了,军士损失更加惨重,若他不能杀了程墨,喝程墨的血,吃程墨的肉,枉为男人。

  顺利从沙漠逃回来后,壶衍缇还在想,程墨大概走了,只能屠杀吴朝百姓泄愤了,可现在一看王庭成这样子,他又想杀了程墨,再屠吴朝百姓了。

  可不管怎么样,总得吃饱饭再说,逃亡这几天,他就没吃过一顿熟食,睡过一个好觉。

  战败逃散,确定吴军退走才回来的亲卫统领平昌也受了伤,听壶衍缇吩咐上吃的,一张没有血色的脸皱成一团,道:“牛羊都被掳了,这个冬天,还不知怎么过呢。”

  也就是说,现在拿不出吃的来。

  壶衍缇眼前阵阵黑,他堂堂单于居然连鲜嫩的羊肉都吃不上?气愤之下,他一脚狠狠朝地上倒塌的矮几踢去,咬牙切齿道:“程墨,我要吃你的肉!”

  平昌陪着小心道:“单于息怒,我这就去阿连部落借些羊,待单于重振雄风,从吴军手里抢回牛羊,再加倍还他们就是。”

  壶衍缇没说话。

  平昌一道刀伤自胸腹斜斜而下,再深一寸肠子便流出来了,只养几天,伤口哪能愈合?可单于不能没有吃的,他只好拖着伤躯,勉强上马,慢慢朝最近的一个部落驰去。

  平时一个时辰就到的路,这次他走了大半天,到了阿连部落放牧的地方,不禁大吃一惊。这里除了呼啸的风,什么也没有了,没有如朵朵白云般的帐蓬,也没有人。

  他四处寻找,真的是什么也没有。

  吴军准许俘虏带走自己所有的东西,他们收拾得非常仔细,有用的东西都带走了,丢下一些没用地垃圾,早被风刮得不知去向,哪里还有人生活过的痕迹?

  平昌不明所以,只好到相邻的部落寻找,接收走了三个部落,都是这样。他不禁茫然,这是怎么了?

  深夜他才回到王庭,壶衍缇已经过几次脾气,这时刚刚睡着,王帐已补过,要不然真没办法住人。

  “什么?三个部落消失了?”壶衍缇惊疑不定,一口气堵在胸口作不得,化作一口血喷出来,洒在胸前的衣襟上。

  难道听说他战败,三个部落不约而同远走吗?牧民常迁徙,逐水草而居,可在这关键时刻,这是要他的命啊。

  “别的部落呢?”他急问。

  平昌道:“我这就去看看。”

  不是他不继续找下去,而是他身上的伤实在太重了,奔波了几个时辰,伤口破裂,肠子都要流出来了。

  壶衍缇也现他胸腹间有大片的血迹,摆了摆手,道:“你去休息,让别人去吧。”

  这个时候,要收拢人心啊。壶衍缇不得不强忍怒气,要是以往,他早火了,闹了一整天,连一只羊也没带来,这也配做他的统领?

  平昌答应了,他早支持不住,行礼后退下。

  这一晚,壶衍缇再也睡不着了,天亮后,他派几个从沙漠中逃出来的侍卫去王庭附近的部落,把他们的领叫过来。黄昏时,几个侍卫回来了,人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,因为,这些部落都不见了。

  距王庭一天路程的部落共有九个,可现在这些部落都从草原上消失了。

  壶衍缇不解,人到哪里去了?难道他们见他战败,约好一起逃跑,连水草肥美的草原也不要了?

  和王庭周围没有人烟相比,吴军营地周围却是热闹非凡。

  这时,刘询嘉奖的奏折到了,程墨一听要把复珠、依稚、右谷蠡王等人送去京城,二话不说,立即点齐五千人马护送,当天就走。

  临走前,复珠神色复杂,她存了必死之心,可竟没有爱受辱,也没有受刑,反而要被送去京城,见高高在上的吴朝皇帝。

  刚率军送俘虏回来的乔洁凑到程墨跟前,道:“丞相,我等立下如此大功,陛下会不会封侯?”

  程墨道:“某早就封侯了。”

  还是列侯。

  “丞相自然是要封王的。”乔洁赶紧把马屁奉上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/quanchenfengliu/7233900.html